天蓝小说 - 都市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没有机会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没有机会

        如此冰冷的眼神落入一旁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的狗皮眼里,自是让他小心脏狂哆嗦,几乎就要被吓尿了。

        看来这鬼面爷表面上看起来跟谁都和和气气的,实则内心正死死压抑着呢。

        若是给他寻得报复的机会,他将露出最为可怕的獠牙,一口咬断你的咽喉。

        地煞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猫爷,也是活生生的例子!谁能想到,猫爷会像是垃圾似的被狠狠的提了起来砸在那地上?

        况且,鬼面爷方才又被猫爷这样一刺激,此时怕是要爆了。

        狗皮实在后悔啊,早知道就不应该幻想着要抱什么大腿,赶紧早点逃得远远得了。

        李泽道那独眼落在狗皮身上。

        狗皮的身体干脆一绷紧,又一次一屁股坐在地上。

        现在,他对李泽道除了敬意就是畏惧了,浓郁的畏惧。之前还敢跟他实话实说几句,现在屁都不敢多放一个了。

        “狗皮爷,帮跑个腿。”李泽道阴森森的说。

        既然已经成为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甚至还对申公猫动手了,那索性更嚣张一些吧,至少得先收回一些利息吧?

        “鬼面爷,您说,您说。”狗皮赶紧点头。

        内心却是相当沮丧,客气就意味着对方压根就没将他当成自己的下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依旧是交易关系。

        鬼面给他精血丹,他将这小屋让给鬼面,偶尔帮他跑个腿,就这么简单。

        鬼面爷啊,你为什么要对小的如此客气呢?我狗皮是你忠诚的仆人啊,你骂我啊你羞辱我啊你往我脸上吐口水啊……

        你叫我狗皮爷是在侮辱我你知道吗?

        “我刚到这丹药部的时候所遇到的那狗熊爷,是猫爷身边的得力助手,对吧?”李泽道问。

        现在还没到请申公猫喝尿的时候,那就先请他的手下吧。

        “狗熊爷?”狗皮微楞,赶紧点头,“是的,猫爷。狗熊爷负责帮猫爷传递一些消息,也管理咱们丹药部各个分部的下人。”

        “去将狗熊爷请来吧,就说我有事找他。”李泽道走进那小屋。

        至于亥猪还在等他……那就让他等着!

        李泽道现在是戌亥峰最出风头的人物,大人物不耍大牌,那不是太对不起自己这身份了吗?

        两炷香功夫之后,狗熊内心忐忑不已,跟着狗皮来到了那小屋跟前。

        狗熊从来都没想过说,这个平时他都不屑来的地方,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时候。

        想起几个月前他曾经往鬼面脸上吐口水,用各种言语羞辱于他,他更是觉得这个地方太可怕了,小心脏都要从咽喉里蹦跳出来了。

        “狗熊爷,您稍等,小的去跟鬼面爷说下。”狗皮小声说,像是怕打扰到小屋里头的李泽道似的。

        狗熊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你当真不知道鬼面爷找我何事?”

        狗皮赶紧摇头,不过仔细一想,能有什么好事?鬼面爷才跟猫爷发生了几句言语上的冲突,甚至还动手打了猫爷,此时怕是要拿猫爷身边的狗熊开刀了。

        狗皮看着狗熊,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怜悯,这把狗熊给气的,差点一个没忍住挽起袖子打人。

        尼玛的你这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小屋的门被打开,李泽道出现在那里。

        狗熊的身体猛地一绷紧,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出来:“鬼……鬼面爷……”

        李泽道脸上露出莫名的笑容,一步步朝着狗熊走去。

        狗熊吓得脸上的肌肉紧绷成一团,大气都不敢出。

        几个呼吸之后,李泽道来到狗熊面前,却是一脸诡异的笑容,说道:“狗熊爷还记得之前我第一次来到丹药部见到你时候所发生的事吗?”

        狗熊身体一顿,双腿抖如筛糠,那张脸看起来快哭了。

        果然,这个无根废物这是秋后算账来了!

        尼玛的啊,做人怎么可以如此记仇呢?大不了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相当卑微的叫你一声大哥,结果你给我一个耳光子,骂我是卑贱无比的废物……”

        李泽道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一巴掌可这是疼啊!”

        狗熊膝盖一软,跪倒在地,吓得脸都绿了:“鬼面爷……您……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你就当小的是个屁,放过小的吧。”

        话音一落,更是左右开弓,狠狠的抽了自己好几个耳光子,甚至嘴角处都打出鲜血来了。

        李泽道笑笑道:“当初你怎么就没想说要放过我呢?”

        狗熊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怎么回这话。

        总不能说当初你就是废物一个,废物就是用来欺负的啊,不欺负一下你都会觉得相当的不好意思。

        “看在你当初如此羞辱我的份上,我请你喝一杯尿不过分吧?”李泽道又说。

        “……”

        “过分吗?”李泽道语气一冷。

        狗熊吓得胆子差点破了,赶紧回道:“不过分不过分,小的多谢鬼面爷赏赐。”

        “狗皮爷,麻烦你去取几桶尿来,越多越好,没有尿粪水也行。”李泽道回头看向正襟危坐的狗皮。

        狗皮赶紧点头:“小的这就去。”

        狗熊那张黑脸都吓白了,就觉得眼前黑得厉害,几乎都要晕死过去了。

        虽说开门的人各个茹毛饮血,吃东西前也没想过过要洗一下什么的,相当的没有讲卫生的意识。

        但是远没到吃屎喝尿的地步啊。

        “狗皮爷,到时你也来一杯吧。”李泽道笑容莫名。

        狗皮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接下来的大半天里,发生了一件让整个戌亥峰北面都陷入极度恐慌状态的事情。

        即将代表戌亥峰出战的李泽道,从丹药部走出,一路朝山下走去。

        狗皮跟狗熊皆一脸病态的跟在身后,与此同时,他们两人的手上各提着一桶臭气熏天的粪水。

        李泽道每遇到一个人,必请对方“喝”一杯粪水。

        对方若乖乖喝了,李泽道便鼓励几句,表示竟然有勇气喝下此杯粪水,我鬼面真不如你了,看你这么喜欢的份上再来一杯?

        稍有抗拒,便会被李泽道狠狠的修理一番,然后强行往嘴里灌粪水。

        有些人实在受不了此等人神共愤的耻辱,愤怒拔剑杀人,结果被李泽道直接要走了半条命,然后,灌粪水。

        兽殿。

        “猪爷,那无根废物正大闹咱们戌亥峰北面,您怎么也不管管?”申公猫质问道。

        有关之前被李泽道揍了一顿这种事情,申公猫自然没好意思说。

        想起之前鬼面说总有一天要请他喝尿,他便不由自主心惊肉跳起来,此等威胁当真让他崩溃。

        亥猪看了气急败坏的申公猫一眼,苦笑:“老子怎么管?”

        “制止他啊,实在不行……杀了他!”申公猫满脸杀气。

        “杀?”亥猪无奈,想要杀他谈何容易?

        先不说他现在成为了戌亥峰的代表,即将跟其他五峰的优秀后裔展开对决,他是戌亥峰的希望。

        况且以他那种可怕的速度,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将其一击击毙。

        若是彻底的将其惹怒,这戌亥峰北面怕是要尸堆成山血流成河了。

        更为关键的是,以什么理由杀他?

        鬼面违反了规定了?欺负他人,逼迫他人喝尿,这是错吗?这不是你申公猫经常干的事情吗?

        “当初他沦为一个废物的时候,大伙一下子就抹掉了他对咱们戌亥峰北面,对咱们女娲一族做出的巨大贡献,将他往死里羞辱……那时候老子充耳不闻,任凭他任人羞辱,现在他不过在找回场子罢了,老子也只能睁一只闭一眼,否则,老子可就要成为小人了。”

        亥猪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况且他也不见得会听老子的话,他要是还将老子放在眼里的话,就不会直到现在还不到老子这来。”

        这家伙当真越废越嚣张,就算之前他最风光的时候,也不敢如此无视自己的话。

        若非实在不能杀,没有理由杀,也没法杀,不用申公猫说,亥猪早就杀人了。

        申公猫面色阴了阴:“猪爷,这该死的无根废物也太嚣张了!若还放任不顾,让他继续往上爬的话,你就不担心未来有一天,他也请你喝粪水?”

        亥猪面色僵硬了下,眼睛已然眯成一条线了。

        “之前他可是跟我说了,他将来有机会一定请我喝尿。”申公猫看着亥猪说。

        想起鬼面掐着他的脖子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在那地上,申公猫就恨得牙齿嘎嘣响,恨不得将鬼面挫骨扬灰。

        “你觉得他有那样的机会?”亥猪问。

        “在他沦为废物的时候,谁能想到他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再次站起来?在他出现在那对战高台上的时候,谁又能想到,他能成为最后那个胜利者?”

        申公猫冷冷的说:“我曾经,也不觉得他有请我喝尿的机会。”

        亥猪的面色又阴了几分。

        直到现在,他依旧有了一种在做梦的感觉。

        “而且猪爷不觉得奇怪?鬼面既然具备如此可怕实力,为何之前一点都不表露出来?仅仅只是因为没必要?他可不是低调的人。”申公猫又说。

        “他不会有那样的机会的。”许久之后,亥猪开口。

        申公猫沉默,眸子深处有着一丝狰狞。他知道,亥猪已经下定决心要对那无根废物动手了,就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手段。

        当然,这跟自己无关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