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虫屋在线阅读 - 第516章 醪糟牛奶

第516章 醪糟牛奶

        姜游放下手机,他将招才转了个身,让它的头对着他,然后双手拢住了它的头,再顺着毛,从脖子往下撸。

        招才渐渐眯起眼睛,喉咙里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安顿好曹明和翟小雷后,管诺在他的位置上坐下,喝了口水。

        姜游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招才好像苗条了不少。”

        他停下了手,招才歪着头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然后爬上扶手,再跳到地上,最后走到唐不甜脚边。

        管诺说:“可能是我最近一直在和它过招,是要多实战,多实践,还有我看到b站上有人训练了一直军猫,一抬腿,猫就知道跳过去,我想着招才……”

        听到管诺的话,曹明开口了,他问:“你一直和猫训练吗?”

        管诺说:“也有别的训练的。”

        曹明提议:“下次我们试试招吧?”

        管诺看向曹明,觉得从他眼里看到了些挑衅,于是他说:“行啊,等下我们就去好了。”

        “现在没有案子吗?”翟小雷问。

        管诺回答:“暂时没有,但是有研究所的任务。”

        唐不甜低头看了眼招才。

        她拿起木刀,往外一伸,接着招才就跳了过去。

        管诺的余光看到了,他问:“科长你怎么做到的?”

        唐不甜木刀一收,她说:“它是山上的猫。”

        管诺点点头。

        曹明和翟小雷交换了个眼神。

        “我也看过那个视频,”孙宇走到招才面前蹲下,他伸出手,“握手,来,招才,握手。”

        招才抬了一下爪子。

        孙宇伸手握住了,他很高兴地说:“它能听懂我说的话。”

        ……

        姜游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便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在家研究了一下罗镇的美食,徒步沙漠的攻略,用理论武装了一下自己,说服了一下唐不甜,然后下单了许多走沙漠的装备。

        周四下午三点,姜游姜末唐不甜和管清彤在机场集合了。

        下了飞机,再转大巴。

        到达罗镇,在酒店办理完入住,就已经九点多了。

        一路上,姜游就在飞机上吃了盒鸡肉饭,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做电梯去房间的时候,他说:“附近有家烤羊肉的,评价好像还可以,我们去吃吧。”

        “现在还开门吗?”管清彤问。

        “还没到十点,一般都开到十一二点的吧,我看下,”姜游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信息,“对,到十一点半。我们放了东西就去吧。”

        “好。”唐不甜同意了。

        姜推着坐在行李箱上的姜末,走进了房间。

        放下东西后,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视野一般,被几幢楼挡着,只能看到些小路。

        他洗了洗手,又给姜末洗了洗手,接着拿了挎包便下楼去了大厅,等唐不甜和管清彤二人。唐不甜到的很快。他们一起又等了十多分钟后,管清彤才下来。她解释说:“刚才接了个电话,耽搁了一会儿。”

        “走吧,我真的要饿晕了。”姜游抱起姜末,率先往外走去。

        从酒店出去,拐了个弯,走了不到百米,就到了姜游说的烤羊肉店。此时店里的人依然很多,服务员向他们确认了人数后,带着他们走进去,安排他们坐进一间刚收拾完的包间里,然后给他们上了八宝茶。

        姜游喝了一大口茶,开始看菜单,“你们要吃啥?”

        “你点吧,”管清彤神色有些疲惫,她说:“吃了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就出发。”

        唐不甜也说:“你点。”

        “我还想着睡个懒觉呢,”姜游翻着菜单,“弄个手抓羊肉,再来个烤羊排,手撕鸡,枸杞苗吧,小白菜炒豆腐,然后再加个饼,差不多了……这个醪糟牛奶没吃过,当饮料吧……”

        叫来服务员,点了菜。

        姜游把茶里的红枣挑出来吃了,他说:“我看这个茶,感觉不应该叫八宝茶,里面起码放了十几样的材料,应该叫十宝茶。”

        他看到姜末盯着茶看,却不喝。

        他说:“你喝不喝?不喝给我喝?”

        姜末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最先送上的菜是手抓羊肉。

        清炖的羊肉蘸上了酱料,送进口里,酥软嫩滑,不带一丝膻味。

        姜游连吃了几块,终于感觉肚子踏实了。

        这时,清炒枸杞苗被端上了桌,夹一筷子,很爽口。

        他听到管清彤问他,“你打算怎么查?”

        他抬起头,“跟着你走啊,你不是应该都算好了吗?”

        “我算了一卦。”

        “怎么样?”

        “坎陷当前,得助而成,”管清彤抿了口茶,“刚才是老庄的电话。”

        唐不甜咽下口中的羊肉,抬起头。

        “他查到了什么?”姜游夹了一块羊肉,放在姜末盘子里。

        “他说,十八年前,特科成立的第八年,秋天,谢老师在罗镇呆了大约一周的时间。”

        “还有呢?”

        “没有了,明早朱文会过来和我们汇合,进了沙漠后,我带路。”

        服务员推开门,把羊排和茴香饼送上了。

        一口羊排,一口饼。

        姜游一边咀嚼一边说:“等事办完了,我们带点羊肉回去吧,上次我买的那个什么羊肉,是好吃,但是和这里的,完全没法比。”

        唐不甜看向管清彤:“谢东和孟元白认识?”

        “认识,可是……”管清彤轻皱着眉,“老庄说他向谢老师汇报孟元白的事后,谢老师想了很久,才想起来,他只说元白道人参与过三十一年前的事,是个很低调与沉默的年轻道士,如果十八年前他们在罗镇见过面,谢老师不可能隐瞒的,更不可能是,不可能是他们相约在罗镇见面。”

        “总归会知道的,”姜游用湿毛巾擦了下手,“赶紧先吃饱了,再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体力,才好干活。”

        管清彤叹了口气,然后她又点了点头,“是我多想了。”

        服务员端着一大盆的醪糟牛奶汤走了进来。“慢用。”说完后服务员就离开了。

        姜游唐不甜和管清彤三人,看着盆的体积都有沉默了。

        姜末手支着头。

        雪白的液体里飘着红色的枸杞与墨绿色的葡萄干。很漂亮。

        “这个你爱吃的。”姜游说着,就给姜末盛了一碗,然后他给唐不甜管清彤和他自己都盛了一碗。

        他喝了一口,说:“诶,这个还真不错,甜甜的,好喝。”

        姜末碗里的汤水也见了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