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

第二十六章 借鸡生蛋

        “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找你有事,找个地方坐下说话。”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道。



        “好!在这里等我一下!”



        见王冲说得正式,魏皓也收了笑容。他和王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知道王冲从来轻易不会开口向人帮助。



        而且八神阁他向来不喜来,这次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



        “高飞!老子的彩头一毛都不许少。一会儿乖乖缴上来,要不然,以后别想在京城里混了!”



        魏皓抛过去一只袋子,拉着王冲转身就走。



        八神阁上的世家子弟都是有头有脸的,要是耍赖,谁也丢不起这个人。魏皓倒也不怕他们耍赖。



        “对了,王冲,跟你郑重说件事情?”魏皓突然道。



        “什么?”



        王冲回头,讶然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魏小年?”



        魏皓压低声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得王冲不由哈哈大笑:



        “臭小子!想都别想!——”



        “……”



        ……



        八神阁上,热闹非凡,魏皓拉着王冲,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你这家伙,早上哪里去了?听出你出关,我一大早去你家,结果你娘说你不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魏皓满头大汗,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八神阁上特供的西域石榴汁,一边大大咧咧道。



        “上午有事,出去了一趟。”



        王冲微微笑道。



        耳中听着魏皓的报怨声,王冲心中涌过一阵暖暖的感觉。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眼前这看似平凡的一幕,只有王冲才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弥足珍贵。



        魏皓永远都不会知道,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和他决裂了。



        上一世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有很生的陌生感。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当然也包括魏皓。



        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魏皓是王冲的好兄弟,好哥们,但却并不是自己的。特别是自己关禁闭的那七天。



        魏皓这个所谓的“好兄弟”,却连看都没来看自己一下。这算什么好兄弟?好朋友?好哥们?



        恐怕酒肉朋友都比这好一点吧?



        从那以后,王冲就和他彻底决裂了。再也没有和他见过。



        只有很久之后,王冲才知道,原来当自己关了七天禁闭的时候,魏皓却因为自己的关系,同样被家里关了七天的禁足。



        当时的自己,名声太差,魏皓的父亲严禁他和自己来往。但一向顺从的魏皓,这次却为了自己和他的父亲顶撞了。



        这彻底激怒了他的父亲,也为魏皓自己招来了一顿毒打!



        那七天,他其实是躺在床上的。



        但魏皓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连提都没的提过。直到过了很久之后,当那一场大崩乱来临,两个很久没见面的兄弟聚首,王冲才知道了这一切。



        王冲同时还知道的是,那个在王家蒙难之后,躲在幕后,一直偷偷帮助自己的神秘人,不是别人,就是魏皓。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王冲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只可惜,等到王冲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世界崩毁,神洲不存,这个时候又何况是一个魏皓?



        当魏皓最后在自己面前伤重死去的时候,王冲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辈子自己做的最错的一切事情,就是失去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兄弟!这是王冲心中的痛,也是王冲一辈子的遗憾!



        “好兄弟!放心吧,这一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王冲看着眼前大大咧咧,侃侃而谈,什么都不知道的魏皓,心中暗暗道。



        “……说起来,这次姚风的事情你可是闹的很大。可惜那家伙武功太厉害,我不是他对手,要不然,我非得和你一起去不可。说起来,姚风这家伙也太过份,居然利用马周来对付你。”



        魏皓砰的一砸桌子,愤愤道:



        “马周那王八旦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家伙就是个混蛋、地痞,他跟你混在一起肯定是有企图。现在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



        王冲微笑,看着自己兄弟抱怨的样子,心中涌过阵阵暖流。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翻抱怨,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特别不同。



        一世人两兄弟,这样平常的一幕,已经有太久太久没看到过了。



        “……兄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猫与老鼠不可能混到一块,鱼不可能离开它生少的水里,鸟不可能像虫豸一样在地底下打地洞。脱离了我们出身的环境,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马周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你以后就不要再和马周他们那些人混在一起了。”



        “听兄弟一句话,以后多来八神阁玩玩。在这里,我们的出身都一样,我们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继承家里产业的,大家多接触接触,玩一玩,对于以后总会有好处的。”



        魏皓絮絮叨叨,语重心长道。对于兄弟,魏皓从来就是那个可以两肋插刀的存在。



        王冲性格叛逆,和马周那伙人走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远,魏皓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此也是操碎了心。



        这并不是魏皓第一次和王冲说起马周的事情,在魏皓看来,王冲恐怕又不会听进去,然而王冲这一次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好!”



        王冲斩铁截铁的,只说了一个字。



        “好?”



        魏皓一下懵了,伸出的一根手指定在空中,舌头底下快翻出来的一大段长篇大论,顿时半句也吐不出来了。



        好?这就好了?



        魏皓睁大了眼晴,有点反应不过来。



        自己以前跟他说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用。这次一次,他就听了?



        这怎么可能?



        魏皓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以后不会再和马周那伙人去混?”



        “嗯.”



        “你以后跟我经常来八神阁?”



        “嗯。”



        王冲微笑着再次点了点头。



        魏皓眨了眨眼睛,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冲,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魏皓上下打量着王冲,一脸的惊奇。现在的王冲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的王冲是绝对不会到八神阁来的。



        更加不可能听从他的建议。



        而且现在的王冲,从容镇定,整个人的气质感觉和以前也完全不同,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要一样。



        “哈哈哈!好家伙你终想明白了!兄弟我真心替你高兴!”



        魏皓突然想到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一下王冲的肩膀,一脸高兴道。



        王冲被马周陷害,关了个七天禁闭。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魏皓看来,王冲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明显是因为马周的原因。



        王冲是真的醒悟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让魏皓高兴的了。



        “呵呵。”



        王冲只是一笑。他知道魏皓在想什么,不过真实的理由,王冲是不会去说的。王冲这次来还有另外的任务。



        “差不多了。”



        王冲心中微微笑道,看向人群的某处。就像回应着王冲的心声,人群沸沸扰扰,一阵喧闹。



        还没有看见人,却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提前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王冲王少爷?”



        声音充满了讥讽、冷嘲的味道。人群分开,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银冠少年,穿着白色云纹锦衣,披着轻裘,手里一把桃花扇子,昂首阔步,满脸鄙弃的从远处走来。



        在他身后,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紧步相随。



        “苏柏!你来做什么?”



        看到这个人,魏皓脸色大变,霍的站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敌意: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老子滚!”



        魏皓一个箭步横身挡在王冲前面,心中满是担心。苏柏是苏国公的儿子,苏国公和姚家走得很近。



        王冲刚刚才得罪姚家。这苏柏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哼,魏皓你装什么装,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来?而且,我有说了是来找你吗?王冲,你说是不是?”



        苏柏说着,眼神冷冷一扫,望向魏皓身后的王冲。



        王冲扫了一眼苏柏身后低着头的高飞,他心中肚明苏柏就是那高飞找来的。那高飞对付不了魏皓和自己,就把苏柏搬来当救兵。



        或者更直接一点,这高飞本来就是苏柏安排用来坑害魏皓的。苏柏的计划失败,当然忍不住出来找碴。



        不过,王冲却没有兴趣和他计较这个。



        “苏柏,你们来得正好。借点钱给我吧!”



        王冲抬头看着苏柏,淡淡道。



        此言一出,周围十丈之内突然一片安静。原本嘻嘻哈哈,一脸热闹的人群看着王冲满脸的错愕。



        就连站在王冲身前,一副老鹰护小鸡般的魏皓都呆住了。



        借钱?



        王冲要找苏柏借钱?这是什么情况?



        王冲难道不知道苏柏最讨厌的就是他吗?而且以苏家和姚家的关系,苏柏怎么可能会借钱给他?



        “哈哈哈!王冲,你疯了吗?你凭哪只眼睛觉得我会借钱给你?”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苏柏终于忍不住仰头爆笑起来。在他身后,众人也忍不住跟着轰笑起来。



        “这小子疯了吧!”



        “居然以为少爷会借钱给他!”



        “我看他是早上的瞌睡还没睡觉吧。净在这里说胡话!”



        ……



        一群人跟着起哄,满是满是嘲讽。



        王家的子嗣王冲居然向敌对的苏国公世子借钱?今天的八神阁再没有比这更可笑,更滑稽的事情了。



        这小子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听着四周的哄笑声,魏皓心中也是尴尬的要死。



        “王冲,你到底在干吗?”



        他到现在都不认为王冲是真正的。以苏柏和王冲的关系,王冲是绝对借不到钱的。



        “二分息!一个月!按天计算!到期,本息一起结算!”



        王冲哂然一笑,身体往后一仰,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出了这句话。刹那间,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就连其他桌的王公子弟,世家纨绔听到这句话,也被吸引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咝!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苏柏都瞪大了眼睛,就好像第一次见到王冲一样。



        王冲的话言简意赅,但京城里的世家纨绔谁都明白他的意思。二分的利息,按天计算,一个月后就是六十分的利息,十两的银子就会变成十六两!



        王冲这利息比高利贷都要疯狂的多!



        “王冲,你疯了!”



        魏皓陡然变了脸色,回过头猛的抓住王冲的手臂,手指紧张的都快扣到王冲的肉里了。



        “缺银子,你跟我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向他们借高利贷!”



        魏皓一直以为王冲是开玩笑,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