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听到这个声音,青衣小厮心中一震,顿时感觉有些不妥了,他在这里已经买了一年多,对于掌柜的声音再熟悉不过,眼前这声音,明显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店铺掌柜。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目光一瞥,扫过那只乌黑的手掌以及枯瘦的手指,青衣小厮心中一跳,立即感觉到一丝不对。

那店铺掌柜天天做米豆腐,一双手掌浸润在米浆和米渣中,看起来不但不粗糙,反而看起来非常的白皙细腻,至少和眼前的手中绝不相同。

“不对,你不是刘掌柜,你到底是谁!”

青衣小厮心中一凛,陡的抬起头来,然而回应他的是一只致命的手掌。几乎是在他说话的同时,“刘掌柜”陡的出手,一只手掌狠狠的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臭小子,一个小厮而已,反应还真快!”

那“刘掌柜”抬起头来,虽然一张脸孔和真正的刘掌柜一模一样,但是整个人恶行恶相,精神气质却完全不同。

咔嚓,还没等青衣小厮反应过来,那人五指一掐,立即折断了青衣小厮的脖子。

昨晚这一切,那人伸手在青衣小厮脸上一摸,下一刻,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一张人皮面具立即应声而起,被那人戴在自己脸上,情形说不出的诡异。

很快,那人又穿上青衣小厮的衣服,一切穿戴妥当,便从店铺中悄然离开,穿过重重街巷,依旧原路返回了章仇兼琼的府邸,整个过程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章仇兼琼府上也是一切如常,没有人发现其中一名小厮已经换了人。

……

章仇兼琼府邸的后花园,一座座花园水池罗列其中,配合上飞檐斗拱的游廊,给人的感觉宁静雅致,充满了古韵。

大唐朝廷的规矩,所有二品以上的官邸,其府邸都由朝廷按照一定的规格统一建造。

只是此时此刻,章仇兼琼的后花园中,却额外多了一排特制的木架子,木架子上摆放着一株株药勺牡丹,菊花,一盆盆长得枝叶茂盛,充满了生机。

而此时此刻,章仇兼琼就在木架前,一手拿着小药锄,一手提着一个水壶,正在给这些盆栽浇水松土。

章仇兼琼的神情宁静,托病在家这么多天,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章仇兼琼已经慢慢喜欢上这种平静的生活。

一个个盆栽章仇兼琼细心的松土,拔出了里面长出的杂草,又在表面洒了一些水,看着这些盆栽抖擞的样子,章仇兼琼心中也感觉轻松了许多。

“也该修一修枝叶了。”

看着那一株株花草枝叶茂盛的样子,章仇兼琼的心中闪过一道念头。纵横天下的兵部尚书,前任的西南大都护,金戈铁马,戎马一生,谁又能够想象的到他能够如此悠闲而细致的给这些花花草草浇水施肥,修建枝叶。

“拿剪刀过来!”

章仇兼琼突然开口道。

“是,大人!”

身后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名园丁走了过来,弯下腰身,双手捧着一把金铁打造的剪刀,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章仇兼琼也没回头,下意识的接过圆顶递过来的剪刀,不过就在接过的刹那,异变突起,嗤,一缕劲风突然从耳边传来,没有丝毫的征兆,那名“园丁”手指一弹,就在指尖位置生出两片锋利无比的利刃,刃尖泛出一股蓝色的光芒,显然淬了剧毒。

园丁神色诡异,接着递剪子的刹那,没有丝毫的犹豫,两片利刃向着章仇兼琼的手掌心陡的划了过去,这一下突如其来,就连章仇兼琼都没有预料得到,只见寒光一闪,下一刻,章仇兼琼的掌心立即划开一条血痕,而那名园丁一招得手,立即闪电般的倒退开来,拉开了和章仇兼琼之间的距离。

“你到底是什么人?”

章仇兼琼捂着手腕,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瞬间变了脸色。

这个园丁是本来就是章仇兼琼府上的人,原本是负责打理后花园,只是现在负责在章仇兼琼摆弄花花草草的时候打下手而已。因为是自己府上的人,所以章仇兼琼压根就没有戒心,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动手。

但是,从那人刚刚表露的那一手来看,这显然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园丁。

“嘿嘿,章仇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数丈外,园丁阴阴冷笑,他的手掌一伸,抓住脸庞的边缘,用力一撕,顿时露出一张截然不同的脸孔,阴鸷,凶狠,充满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是你!”

章仇兼琼脸色微变,一瞬间认了出来。之前那次遇刺,眼前这人正是其中之一。

“章仇大人,在等府上的侍卫吗?不用白费力气了,我已经把他们全部放倒!”

园丁得意笑道。

“你敢!”

一刹那,章仇兼琼的脸色变得冰冷无比。

“嘿嘿,此一时彼一时,你已经中了我的腐骨剧毒,这种剧毒极易扩散,专门克制帝国大将巅峰的高手,没有意外,毒性现在应该已经扩散到了膻中一带,再过几个呼吸,就能够渗透到你全身所有的鲜血之中,就算你有天大的能耐,也发挥不出来。”

黑衣人冷笑着,看章仇兼琼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他之所以抽身后退,和章仇兼琼说这些话并非没有原因的,时间拖得越长,毒性扩散的越厉害,发作的也就越凶猛。

章仇兼琼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上一次伏击,不但没有得手,让章仇兼琼从容逃脱,还死了一个高手,因此不得不出此下策。

“腐骨剧毒!”

听到这四个字,章仇兼琼也瞬间变了脸色,然而对面黑衣人伪装的园丁却再没有细说,他的身躯一纵,就在这一霎那,猛的朝着章仇兼琼扑了过来。嗡,只见光芒一闪,那人犹如幽灵一般,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虚空遁!

光芒一闪,那人再出现时,已经是在章仇兼琼身后的另一个方向。轰隆,虚空震动,一片黑色的烈焰滚滚如潮,迅速朝着章仇兼琼席卷而来。

黑焰过处,那些木架子上的药勺,牡丹,菊花,连同花盆在内,瞬息间全部化成灰烬,漫天飞撒。

轰!

而几乎是同时,慌乱间,章仇兼琼猛的一掌拍出,一股庞大的力量爆发开来,居然将那名黑衣人硬生生的震出十余丈外,狠狠的撞在一株碗口粗细的梅花树上,直接将那株梅花树干撞成粉碎。

而另一侧,章仇兼琼同样被滚滚的黑色烈焰吞没,然而只是一眨眼,呼的一声,漫天的黑焰立即云销雨霁,消失无踪。

章仇兼琼站在原地,居然毫发无伤!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黑衣人失声惊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都不敢相信,章仇兼琼居然有这样的实力,在身中腐骨剧毒的情况下,居然还能以压倒性的实力将他一掌震飞,甚至连毁灭性的摩罗之火都奈何不了他!

“哼,有什么不可能的?”

章仇兼琼冷声道。没有丝毫犹豫,他的身躯一纵,下一刻,一股狂暴的劲气,金光浩荡,铺天盖地,排山倒海,向着那名黑衣人扑去。

而金色的劲气飞出数丈,立即向着两侧一分,宛如两道数丈高的巨浪般,朝着中间狠狠拍去。劲气飞出的时候,还隐隐含着风雷之声,如果被击中,就算是钢铁,也会被碾成齑粉。

“啊!”

看到这一幕,就连那名黑衣人也不禁惊呼一声,神色微变,猛地朝着后方暴退,以毫厘之差,堪堪避过章仇兼琼的这一击。

两股巨浪般的金色劲气撞击,发出钢铁般的轰鸣,将周围的木架、花盆、水池、假山……,全部震成齑粉,向着四面八方纷纷洒洒的飞了出去。

“不对!你不是章仇兼琼!你到底是谁?”

十余丈外的另一处地方,黑衣人瞳孔收缩,看着花园中的章仇兼琼,神色凛冽无比。

不久之前,他们和章仇兼琼交过手,章仇兼琼根本不是这种罡气和战斗风格,两者有如天壤之别。

“哈哈,我当然不是章仇兼琼,你们这些只会暗杀的无胆匪类,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另一侧,后花园中满地狼藉,“章仇兼琼”站在一片芍药花的中央,冷笑一声道。他的脸上罡气变化,就在黑衣人错愕无比的目光中,那一张威严而刚毅的脸庞慢慢变化,迅速由章仇兼琼变化成了另一张脸孔。

“你!”

看到眼前那张截然不同的年轻脸孔,黑衣人神情震撼无比:

“毁灭之子!”

这次行动,他们准备很久,计划周密,不过打死他们都没有想到,当他们伪装身份,易容潜进兵部尚书府的时候,眼前的章仇兼琼居然也是由人伪装的。

这让他们根本始料不及!

“你们这些余孽,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王冲阵阵冷笑,放眼天下,会用“毁灭之子”这四个字来形容他的,也就只有那些来历成谜的黑衣人了。他们对付自己也就罢了,如今却将手掌伸入到了朝堂之中,这是王冲绝对无法容忍的!

“既来之则安之,到了兵部尚书府,就别想离开了!”

王冲眼中爆发出阵阵浓郁的杀机,没有丝毫犹豫,他的心念一动,轰,一股磅礴的气机立即锁定了不远处的那名黑衣人。

同一时间,气浪爆炸,就在王冲的左右双肩,两股强大的气旋转动,一金一红,化成两轮巨大的日月能量缩影。

既然已经暴露身份,王冲便再不隐瞒,迅速施展出了大阴阳天地造化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