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49、钟意的刀

49、钟意的刀

        说着,戒嗔和尚便光着膀子冲了过去。

        这和尚走的是外家的路子,全力跑动起来就宛如一头人形猛兽,许是一身功力催发到了极致,只见他满身虬结的腱子肉上青筋四起,气势惊人。林眠估摸着,自己要是被他这么撞上一下子,怕是要即刻归西了。

        那头旱魃见这和尚来势汹汹,顿时狂暴了起来。随着它头顶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魁梧的兽身四周顿时火焰四起,下一刻,这鬼物长啸一声,冲着戒嗔撞了过去。

        这一人一鬼很快便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起,两具厚实的肉体碰撞之下,发出了一阵沉闷的轰鸣声。

        单论力量,戒嗔和尚似乎并不输于这头旱魃,但,旱魃并不是以肉身而闻名。

        它更令人生畏的是它浑身上下的火焰。

        这火焰颇为诡异,通体呈暗红色,似乎有了灵智一般,戒嗔和尚只是沾上了一点,但却怎么也扑不灭。甚至还有着越扑越猛烈的势头。

        仅仅只是几息的功夫,戒嗔身上就出现了好几处的焦黑,看上去极为的骇人。

        “戒嗔和尚!”钟意看着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戒嗔回过头对着四人摆了摆手:“我还能撑得住,你们不用管我,先将那两只小鬼解决了再来助我。”

        说着,这和尚便又悍不畏死的冲了过去。

        这一冲,他身上又是多了几处焦黑,按照这个势头,这和尚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钟意自知不能再拖了,便将手中长刀直直的对准前面两人,说到:“我不管你们是什么鬼,速速受死!”

        “男的交给我。巫行你跟林眠对付那个女的!”

        “钟捕头小心!”

        不等巫行说完,钟意便提刀冲了过去。

        此时的“来福”只是淡漠的看着她,却不知从哪里也掏出了一把长刀。看它的样子,显然是灵智不低,懂得一些刀法。

        “你这女人好生的不讲道理,要比刀法也不是不可以,怎么不打声招呼就动手了?”占据来福身体的鬼物身形一闪而过,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钟意的一刀。

        “你这鬼物竟然会口吐人言?”钟意愣了一下,随即面色一紧,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长刀。

        那鬼物点了点头,负手而立。有那么一瞬间,钟意甚至觉得它是一位刀道大家,哪里有着一丝鬼气。

        鬼物手中的刀通体湛蓝,看着似乎不是凡铁所造。

        “刃从寒中生,翻云倾覆雨。狂莽东凌去,惊鹤风云唳。执此为何物?原是势龙来。”

        “刀名玉碎,取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意。”

        “你这女人既然也是用刀,那么我便成全你,让你安心死在我这刀下。”

        钟意也是神色严肃,手中制式长刀如出水游龙,隐隐能听到铮铮刀鸣。

        “你这鬼物好大的口气,想要我的性命便尽管出招!看我怎么用这一柄凡铁断了你那劳什子玉碎!”

        “那我便不客气了。”

        只见那鬼物长刀在手,迎面便是一股红尘缥缈,颠倒六心之意境,令钟意心中不免生出一阵叹世道无常之感慨。

        远处巫行也是神色凛然:“这鬼物刀法中红尘之意倒是颇为符合戒嗔大师的佛心。这这这,这还是地府出来的鬼物?”

        林眠见他不似玩笑话,便问道:“那钟捕头可能对付的了?”

        巫行摆了摆手:“这一刀意境倒是够了,但功力还是差了点,若接下来没有变招,钟捕头随手一刀便可破。”

        林眠皱了皱眉头:“变招来了。”

        话音刚落,却见那鬼物手中刀势一变,迎头一刀,让人心中生出诸般喜怒哀乐,不由得欲举头应对,很难再有敌对之心。

        “刀中有六欲,意境入红尘。”

        “女人,我这招名为六欲红尘刀。请指教!”

        林眠神色微变,以他的实力,面对这一刀是万万活不下去的。担心钟意之下,便向巫行问道:“这招如何?”

        巫行赞叹不已:“招式精妙,内含一往无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舍身之意。可这如此精妙的一招为何是出现在一个鬼物手中?想不通想不通。”

        “那这招钟捕头可能应付?”

        “看下去便是。”

        长刀来势汹汹,钟意却半步未退。

        此刀以六欲入刀意,以红尘为藩篱,若是佛门那种看破红尘的高僧,自然可以轻易避开。

        但钟意不脱红尘,六欲皆在,无论如何是逃不脱这招刀势笼罩的。

        “既然逃不掉,那我便不逃了。”

        你刀名为玉碎,不是凡物?

        你这一刀有舍身之意?

        那我便以手中这一凡铁斩之!

        钟意想也不想,手中制式长刀奋力斩出。

        她这一刀刀势磅礴,隐隐传来风雷之声,再看钟意,却是周身空门大开,似乎浑身都是破绽。

        “钟捕头这是作甚?若那鬼物招式再变,岂不是随意一刀便能直取她之软肋?”林眠似乎有些急了。

        巫行摇了摇头:“那鬼物这招舍身刀招式一出便再也不能变了,若不然,舍身之意反噬自身,先倒下的只会是他。钟捕头这一刀应对的好。”

        正如巫行所言,钟意手中长刀刀气纵横,刀尖以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点中了那鬼物的刀锋,刚猛锐利的刀气便瞬间直憾刀意最强的一处。

        两者须臾之间便在这方寸之地交拼了数次,只听“轰”的一声,两把刀瞬间分开,一时间满地尘土飞扬,而这一人一鬼似乎也胜负已分。

        待烟尘散去,林眠抬眼看去,却见钟意手中长刀早已入鞘,而那鬼物却也是直直的站在原地。

        “你手中的明明只是一柄凡铁,为何却能比得过我的玉碎?”

        鬼物看着钟意,眼中满是震惊。

        林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手中那柄湛蓝色的长刀,却见刀身处不知何时竟是布满了细密的裂纹,刀刃处更是有着数不清的细小缺口。

        随着一阵轻风刮过,那柄“玉碎”竟然真的碎了。

        钟意看了它一眼,轻轻咳嗽了几声,林眠赶忙跑了过去,伸手扶住了她。

        “你没事吧?”

        钟意摆了摆手:“我没事,只不过剩下那只女鬼要靠你们了。”

        说完又冲着那鬼物认真的说到:“你打不过我只有一个原因。”

        “你并不懂什么是刀。”

        鬼物闻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