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48、旱魃

48、旱魃

        戒嗔和尚瞪了他一眼,随手将身旁的小鬼拍成齑粉后,快步走到林眠身前。

        “你小子真不让人省心,突破境界这种事怎么跟闹着玩一样?也不看看咱这是在哪里?”

        一旁的巫行却是走过来拍了拍戒嗔的肩:“人家修的是左道,自然跟咱们不一样。说不定他就是要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呢?对吧,林兄?”

        林眠挠了挠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毕竟他这境界的突破现如今完全就是不可控的,什么时候情绪值收集满了,什么时候境界就“噌”的一下上去了,也没啥征兆可言。

        方才他由炼魄境一重突破到二重,想必就是自己给苏眉的那第二卷话本发挥了作用,给他收集到了足够的怒之情。

        巫行看了看林眠,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奇的问道:“我看林兄境界不高,想必是刚修行不久吧?”

        林眠想了想,说到:“的确,还不到一个月吧?”

        巫行点点头:“林兄也不必太急,这修行一事本来就不易,一个月能从炼魄境一重到.....等等,林兄你是说一个月?”

        “准确说应该是十几天吧......怎么了,有问题么?”

        巫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最快的时候,半年才突破一重。而在学宫里,我的资质虽然算不得什么上等,但也勉强凑合能看。”

        “林兄,实力固然重要,但也不能这么不要命啊,你境界提升的这么快,我都不敢想你修习的左道功法会有多霸道。”

        戒嗔也是点点头:“习左道旁门者,皆要付出大代价,你小子现在这么猛,回头可有你受的了。咱们交情归交情,你要是受不起那代价,最后成了邪修,到时候和尚我定饶你不得。”

        听这两人一唱一和,林眠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却又实在没办法跟他们解释,只好抱拳说到:“多谢两位好意,这修行一事先暂且不提,我们还是杀鬼吧,你们看钟捕头都快要顶不住了。”

        两人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言,又开始闷声杀了起来。

        突破之后的林眠此时也是神清气爽,尽管实力在众人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但只求自保的话还是绰绰有余。再加上其他三人都有意无意的把鬼物引到自己跟前,林眠的压力无形中小了不少。

        一时间,土窑外的四人逐渐开始掌控了局面,尽管后面的鬼物越来越厉害,在他们彼此照应之下,却还是能应付的过来。

        “再坚持坚持,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钟意一个闪身,来到林眠身前。

        林眠点点头,伸手将正准备偷袭钟意的一只鬼物拍飞。

        “你看什么呢?”

        有些发愣的钟意指了指林眠的身后:“这里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洞?”

        林眠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那九幽通道不知什么时候忽然跑出来了。

        自从上次这玩意发生异变之后,林眠就有些控制不住它了。说来也怪,今天这九幽通道也不知是不是心情好,竟然主动帮林眠对付起那些恶鬼了。

        “它怎么好像是在把这些鬼物吞进去?”钟意不确定的说到。

        “说不定是饿了吧?”林眠耸了耸肩,一副与他无关的样子。

        “......”

        两人说话之间,不远处的戒嗔却也忽然的停手了。

        巫行忍不住问道:“大师可是有什么发现?”

        戒嗔点了点头:“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里的鬼物好像变少了?”

        “你们看,方才的鬼群一眼望不到头,土窑都被它们遮住了,但现在好像能看清一些土窑的轮廓了。”

        巫行朝着远处扫了一眼,面生喜色:“大师所言甚是,看来我们四人今日命不该绝!”

        一旁的林眠却是皱了皱眉:“巫兄,戒嗔大师,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哦?哪里不对劲?”

        林眠指了指鬼群说到:“我们迄今为止遇到的鬼物虽说是越来越强,但它们中总归是没有什么离谱的东西,就好像......”

        钟意瞬间懂了他的意思,接过话头:“就好像它们只是鬼兵一般。”

        林眠点点头:“不错。但我想,既然有鬼兵,那么是不是就会有鬼将?”

        巫行与戒嗔面面相觑,可越想越觉得林眠说到的确有道理。

        正当两人想说话的时候,一直很平静的暗道却猛然发生了一声巨响。

        “你这乌鸦嘴!”钟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眠。

        伴随着那声巨响,暗道入口处倏然有着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周围一丈之内的鬼物便随之瞬间死伤殆尽。

        再看那幽深的入口,一只庞大的兽爪正由里向外胡乱扒拉着,仿佛下一刻便会有什么骇人的鬼物出现在四人面前。

        “嘶...这是什么鬼东西?”

        只见那东西一点一点的从暗道口爬出,冲着林眠四人一阵长啸。

        一时间,一阵灼热的气浪冲着四人扑面而来,林眠只觉得全身上下都要着火似的。

        从入口出来的鬼物生有人面,却是兽身,令人奇怪的是,它的眼睛不知怎的却长在头顶。

        方才那冲天的火光便是从它身上发出,而远处的荒野此时也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旱魃?”

        看呆了的巫行忍不住喃喃自语。

        “旱魃?”

        林眠皱了皱眉,他倒也听说过旱魃的传说,听说这东西行走如风,凡是它经过的地方都会大旱,寸草不生,有着“旱魃一出,赤地千里”这么一说。

        “你们看,那旱魃的身上好像有两个人!”钟意仔细看了看,吃惊的说到。

        “确实。只是,这两人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是来福和张寒香!”

        待旱魃从暗道里挣扎着爬出之后,四人终于是看清了它身上的人影。

        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旱魃背上的两人便驱赶着这鬼物来到了林眠四人面前。

        钟意忍受着迎面而来的灼热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两人。

        “不对,他们不是来福和张寒香!”

        林眠点了点头,他也看出了这两人眼眸里的陌生之感。

        “我想他们应当是被什么鬼物霸占了身子。”

        钟意咬了咬牙:“这些鬼物真可恨,明明人都死了还不放过他们!”

        戒嗔摸了摸光头,嘿嘿一笑:“钟捕头莫气,让和尚一并将它们超度了便是!”

        “这旱魃就交给和尚我了,那两个你们三人先对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