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43、土窑

43、土窑

        钟意听到林眠口中所言,下意识的就冲了过去。这姑娘心善,每每遇到这种事总是会不管不顾的冲在前头。

        林眠只好无可奈何的跟在她的身后,匆忙之余却也瞥了一眼那怪人。

        令他奇怪的是那怪人并未理会他们,一副既不帮忙却也不阻拦的样子。

        只是隐隐约约中,林眠听到他又在喃喃自语。

        似乎说的是:“埋到窑里,烧死你们。”

        林眠来不及多想,只是紧紧跟着钟意跑到了那颗槐树下。

        离得近了,林眠赶忙拉过钟意:“我来吧。”

        令他意外的是,一直抬头往上看的钟意却一动不动,良久这才说到:“等一等,好像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

        林眠好奇的朝着树上看去,身后戒嗔巫行两人也是及时赶了过来。

        “你看,树上那人怎么瘦的如同干柴一般?而且,他的脚去哪了?”

        戒嗔也是点了点头,说到:“林小兄弟,这树上吊着的人确实有些诡异,我看你就别上去了,让我来吧。”

        “那就劳烦大师了。”

        戒嗔摆了摆手,也不再言语,只是弯下腰伸出完好的左手,轻轻的贴在槐树的根部。

        “嘿!”

        只听这和尚沉声喊了一声,那颗粗壮的槐树竟然是被他连根拔了起来。

        随着槐树轰隆隆的倒地声,麻绳吊着的中年汉子终于是被放了下来。

        钟意赶忙走上前去,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怎么样?”林眠目光灼灼的问道。

        钟意摇了摇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让我看看。”

        巫行皱了皱眉头,上前掀开了汉子的上衣。

        “这...”

        林眠赶紧凑上前,却看到这汉子上衣里竟然是一副光秃秃的骨架,上面如同被野狗啃食了一般,看不见一丝一毫的肉。

        脚踝以下的骨头更是全部没有了,似乎是被人硬生生的扯去了一样。

        “他都成这样了怎么还能吊着一口气?”钟意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林眠想了想,说到:“或许这便是这个村子里的诡异所在。村里人都会不知不觉的失去自己身上的血肉,但同时却还能保持自身的意识。”

        巫行也是点点头:“就如同我们在村外发现的那两具骨头架子一样,他们都是这样活生生被折磨死的。”

        “这么说,那位前辈口中说的‘埋到窑里,烧死你们’其实是在帮他们解脱?”钟意忽的想到了一种可能。

        “除了那位前辈,谁知道呢?可惜他有些神志不清,恐怕连自己都不记得了。”

        远处的怪人似乎察觉到了四人是在谈论他,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钟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躲在了林眠的身后。

        草草将这人的尸身就地掩埋了之后,林眠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怪人面前:“前辈,我们继续赶路吧?”

        怪人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又率先朝着前方走去。

        ......

        林子很大,一路上随处可见如同那中年汉子一般的白骨。有死去多时的也有还在苟延残喘的。

        起初钟意还时不时的发出惊呼声,到了后来却也看的麻木了。

        等他们走出了林子之后,已然到了正午。

        从这压抑的槐树林中走出之后,四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到了。”走在前头的怪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林眠看了看前方,却见不远的荒野处矗立着十几座圆顶的土窑,每座土窑上都立着一个大大的烟囱。

        令人奇怪的是,其中一个土窑的烟囱却在往外冒着浓烟。

        “赵家村还有人在?”

        钟意忍不住问道。

        林眠皱了皱眉:“过去一看便知。”

        不过盏茶时分,众人便来到了冒着浓烟的地方。

        那座土窑比别的窑要小上许多,而且周身都堆满了上好的青砖,看样子似乎是赵家村人新搭的。

        巫行想了想,便走上前去,弯着身子通过土窑的观火口朝里面看去。

        一般来说,土窑都会有观火口,烧窑的老师傅们往往只需要看一看窑里火焰的颜色就能判断火候大小,及时添柴或者抽薪,确保烧制出来的瓷器都是上品。

        没曾想巫行只是看了一眼,就差点被火舌燎到眉毛。

        “火势太猛了,这不是在烧窑。”

        巫行十分笃定。

        “不是烧窑还能是烧什么?烧人么?”钟意忍不住问道。

        林眠深深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了看一旁颇为淡定的怪人。

        钟意也是反应了过来:“不会...真是在烧人吧?”

        “你们听!土窑里好像有声音!”

        林眠脸色大变,赶忙学着巫行的样子,凑过去贴着窑身。

        刹那间便被土窑灼热的温度烤的脸皮发烫,但在柴火燃烧的噼啪声中,似乎真的有人在呼救。

        “看来这土窑才被烧着不久,里面的人还留着一口气。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出手?”

        巫行看了一眼怪人,小声说到。

        “管不了许多了,戒嗔大师,你看着那疯子,我们救人!”林眠冲着戒嗔喊了一声,也不管他答不答应,便双手握拳,朝着土窑的入口砸去。

        那入口封闭的并不严实,只是几下便被林眠砸了个通透。

        而站在远处的怪人见林眠出手破坏了土窑,却只是朝他看了一眼,并未上前阻拦。

        林眠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卖力的破坏着土窑,不多时,便将它拆了个七七八八。

        “林兄,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巫行拍了拍林眠的肩膀,示意他退后。

        林眠点了点头,也没跟他客气。

        只见这巫行从怀中掏出了那本儒家典籍,伸手从上面随意扯了一页下来。

        “腾云似涌烟,密雨如散丝。”

        巫行口中喃喃自语,再一看这土窑中,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不多时,窑中大火便在“小雨”之中悄然熄灭。

        残留的灰烬之中,果然有着十几个人。

        不,此时已经不能称他们为人了,他们浑身的皮肤都是深红色的,冒着腾腾的热气,风一吹,还有着变黑的趋势。

        诡异的是,这些人明明都应该是死透了的,却还是存留着意识,和先前林中那些成为白骨的人并无两样。

        只不过埋在窑中被火烧会死的更快,至少不用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烂成白骨。

        林眠想了想,走到怪人身边,问道:“前辈,你说的‘埋到窑里,烧死你们’其实是在帮他们解脱对不对?”

        怪人脸上露出了一个丑陋的笑容,点了点头。

        “你们也会跟他们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