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41、疯子

41、疯子

        “会...会死?”

        钟意一时竟是愣在了原地,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便伸手一把揪住巫行的衣领:“那我刚刚拿刀砍桥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我?”

        见巫行白眼都快翻上了天,林眠赶忙劈手将他从钟意手里夺了下来。

        “我的姑奶奶,你就先别起内讧了,你快往前看,去赵家村的路出现了!”

        钟意这才放开巫行,依言看向前方。

        却见原本那一望无际的荒野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座村庄。

        借着月色远远看去,村中瓦砾房屋的轮廓在黑暗中高低起伏,像是一头头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只不过,这些房屋里都没有点灯,整个村落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人住一般。

        钟意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不会整村人都死干净了吧?”

        巫行扭了扭脖子:“难说。我们是进去还是回去?”

        “当然是进去!戒嗔和尚说不定就在里面呢!”

        林眠也是无所谓的点点头:“来都来了。”

        巫行见这两人心意已决,便也不再言语,只是从怀中摸出两本书籍,随手递了过去。

        “这是?”林眠下意识的接过,面带疑惑的问道。

        “这是学宫里先生们讲课的课本,我偷摸拿了几本出来。你们将它贴身收好,若是遇到了恶鬼,这上面的浩然正气可以护你们周全。”

        “走吧,老规矩,我在前面带路,你们跟在我身后。”

        说着,巫行便手中高举一本儒家典籍,口中喃喃低语,不知在念些什么。

        不多时,却见他手中书上忽的出现一阵白光,一股暖意随之袭来,须臾之间便将这村子里的阴冷一扫而光。

        钟意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你家先生要是知道你这么糟践他的浩然正气,怕不是要把你吊到树上活活抽死。”

        巫行并未理会她,权当没有听到。

        借着这浩然正气散发出的微弱白光,三人便小心翼翼的朝着村子深处走去。

        村子不大,三人很快便从村头走到了村尾,令人奇怪的是,他们这一路上既没有遇到活人,也没有遇到恶鬼。

        就连村里的屋子也都是大门紧闭,插着厚重的门锁。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竟有些乱了阵脚。

        林眠想了想,随手推开了一扇未上锁的大门:“太晚了,我们就这么找一时也是找不出什么来,不如先好好修整一下,养精蓄锐,顺便等一等戒嗔大师。”

        钟意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林眠率先走了进去,却看见里面是一个宽敞的院子。

        院中杂草生的几乎有一人之高,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地面。钟意皱着眉,将那把制式长刀抽了出来。

        一阵刀光四溢,三人这才得以进到里屋。

        里屋中也是同林眠料想的一般,地下灰尘约莫有半拃厚,到处都是蜘蛛网和窜来窜去的老鼠。

        这些老鼠也不知是吃什么长大,一只只的竟然都有猫儿般大小,夜色下,一双双眼睛就如同明灯一般,看上去十分骇人。

        林眠若有所思的走进厢房,掀开了房中红木床上的棉被。

        伴随着被子里一窝老鼠吱吱的叫声,几具白骨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们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

        林眠叹了一口气,随手赶走了床上的老鼠。

        “没有异味,应当死了很久了。”钟意缩了缩脖子,这夜晚似乎有些凉意沁人。

        林眠瞥了一眼她的单薄衣衫,便转身走回院中拾了一些柴火,拿火石点了起来。

        “都过来烤烤火吧。”

        ......

        夜色渐深,橘红色的火光炙烤着席地而坐的三人,钟意取了些干饼,放在火上烤了烤,递给了林眠二人。

        “按说立了骨桥,那这村子里就必然会有恶鬼。可这也不像有鬼的样子啊?”巫行将干饼细细掰成小块,喃喃自语。

        钟意白了他一眼,又扔了些枯木枝到火堆里:“怎么,你是打算不见着恶鬼就不回学宫么?你要找死可别带上我俩,对吧林眠?林眠?你发什么呆呢?”

        “你们看墙上。”

        钟意好奇的看向林眠手指的方向,却看见面前的高墙在火光的照射下,将三人的影子投射在了上面。

        “不就是我们三人的影子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林眠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墙角的位置:“那你告诉我这第四个人影是哪里来的?”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钟意瞬间便清醒了过来,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后脖颈处袭来。

        “这是...那恶鬼找上门来了?”

        钟意说话都有些发抖。

        “不是恶鬼...是我...戒嗔回来了。”

        正当三人神色紧张的时候,院中一处杂草堆旁边却忽然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林眠赶忙跑到那人身边,一看,果然是戒嗔和尚。

        这个白天还是生龙活虎的大和尚此时却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身上的黄色僧袍碎成了一缕一缕的布条,坚硬如金铁的右手手臂也是无力的垂在身旁。

        “戒嗔大师!”

        “大师,你这是遇到恶鬼了?”

        戒嗔在林眠的搀扶下,吃力的直起身子,坐到了火堆旁边。

        “不是恶鬼,是一个疯子。”

        “疯子?”

        戒嗔点点头:“我进入密林之后没过多久就跟丢了那俩人,但一时也找不到出来的路,便只好在林中四处搜寻,直到我发现了一处茅草屋。”

        “我仗着金身护体,也没多想就冲了进去。那茅草屋中到处都是瓷器花瓶,风一吹它们就会发出‘呜呜’的声音,好似有人在哭泣。我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顺手拿了一个,你们看。”

        说着,戒嗔左手伸入怀中,吃力的拿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瓷瓶。

        瓷瓶通体洁白,看上去和之前的骨桥似乎是用同一种土烧制而成。林眠将它拿在手中,却能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钟意鼓了鼓嘴,冲着瓶子吹了一口气,却见原本平静的瓷瓶顿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呜呜”声。

        “这不就是我们之前在村外听到的女人哭声吗?”钟意愣住了。

        林眠有些疑惑:“难道说这是村里人故意而为?”

        “那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吓退那些想进村子的外人?”

        巫行皱了皱眉,问道:“戒嗔大师,你所说的疯子是不是也在那茅草屋中?”

        戒嗔点了点头:“不错。此人行事疯疯癫癫,才一看见我就对着我出手。而且他修为远胜于我,我不是他的对手。”

        “在与他打斗的时候,我依稀能听见他在自言自语,好像说的是......”

        “埋到窑里,烧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