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40、骨桥的来历

40、骨桥的来历

        话音刚落,却见那两个黑影一个闪烁,便又忽的消失不见。

        林眠再仔细一看,前方原本空旷的荒野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片密林,那两人应是钻了进去,这才隐匿了行迹。

        “戒嗔大师!逢林莫入!”钟意眼瞅着戒嗔不管不顾的追了进去,忍不住在身后大声呼喊。

        但奈何为时已晚,那两人前脚刚入林,戒嗔便后脚跟了上去。

        林眠三人忍不住停下脚步,面面相觑:“怎么办?我们要一同跟上去吗?”

        巫行皱了皱眉头:“来不及了,你们看。”

        林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却见前方突兀出现的密林已然失去了踪影。

        那戒嗔和尚以及不明身份的两人也跟随着密林彻底没了痕迹。

        “这地方,还真他娘的诡异......”林眠倒吸了口凉气。

        钟意却有些忧心忡忡:“戒嗔大师不会有事吧?”

        巫行摆了摆手,很是淡定:“戒嗔大师修为高深,都快摸到中境的门槛了,应当不会有事。再说了,就算他真有事了,我们三个人到时候也是一个都跑不了。”

        林眠嘴角抽了抽:“巫兄倒是会宽慰人。”

        “我们还是接着往前走吧,说不定戒嗔大师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

        三人意见达成一致,紧赶慢赶的往前走去。

        ......

        一眼望去,这荒郊野岭杂草丛生,似乎怎么也看不到头,三人很快便从天亮走到了天黑。

        也幸而这几日天气很好,借着月色倒也能勉强看得见路。

        忽然,一直走在前头的巫行却停下了脚步。

        “你们看。”

        “我们这是遇到了鬼打墙么?”

        林眠看着前方又一次出现的白桥,身上不知不觉起了一些鸡皮疙瘩。

        巫行也没有接话,只是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桥身跟前,思忖片刻后,便弯腰捡了块石头,冲着桥身砸去。

        林眠二人也是好奇的走进观看,却见泥土烧制的桥身异常的坚硬,巫行手中的石头都裂成了碎块,而那桥身却只是堪堪有了一丝缺口。

        钟意看着有些不耐烦了,便抽出那柄制式长刀,以十成功力砍在了那丝缺口上。

        这一次,桥身终于是有了一个大窟窿。

        巫行伸手在那洞里掏了掏,不多时却从里面掏出一块骨头。

        看那骨头的模样,似乎有些年月了,而且看样子应是人的脊骨。

        巫行叹了口气,又从桥洞里掏出一些脊骨后,便停手了。

        “果然,这是一座骨桥。”

        钟意好奇的问道:“骨桥?”

        巫行淡淡的说到:“想必你们也认出来了,这些骨头都是死人的脊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整座桥里面都是这些玩意儿。”

        说着又指了指桥边的桥柱:“这上边的花纹和古字方才我一时没想起来,现在倒是记起来了。”

        “这些花纹便是传说中奈何桥边生长的彼岸花,而这几个字的意思正是奈何桥。”

        “这赵家村原来是在立骨桥。”

        钟意一头雾水,说到:“这骨桥又不是真的奈何桥,赵家村里的人立它作甚?”

        巫行沉吟片刻,说到:“这骨桥可不是给人走的,是给鬼走的。罢了,你们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相传在很久之前,有一个村子,村中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地痞。这厮整日游手好闲,最喜欢做的便是招惹那些有夫之妇。”

        “有一天,村外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借路人,这两人是夫妻。男的是一个野郎中,女的则怀有身孕。两人见天色已晚,就打算在村中借宿。可谁知却被这地痞暗中盯上了。”

        “这野郎中心善,见村中老人多有患疾,便让自家娘子在屋中带着,自己四处给人看病。不料地痞看准了那娘子独身一人,趁着天黑偷摸撬门进去,做了些肮脏下流之事。”

        “那野郎中回来后,恰好撞见自家娘子被这地痞祸害,怒火攻心之下,竟拿着桌上剪刀朝着那地痞刺去。”

        “但奈何这地痞身强力壮,反手夺过了剪刀,反倒是将这野郎中刺死了。”

        钟意皱了皱眉头:“这地痞做了这般畜生的事,想必那些村民们定不会放过他。”

        没想到巫行却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地痞将野郎中刺死之后,那怀着身孕的女子便冲出屋门,在村中四处呼喊,更是去那些受了郎中恩惠的人家门前哭诉良久。”

        “可是到最后,一村人却没一个肯为她站出来的。”

        钟意忍不住咬牙跺脚:“这都是一村什么心狠的白眼狼!”

        “不仅如此,村中还有几个平日里与那地痞走的近的后生,担心这女人会跑出去告官,便把她用麻绳绑了关进了柴房。一连关了几日,活活将她饿死后这才肯将这对苦命夫妻埋了。”

        钟意“噌”的一声拔出长刀,发泄一般的将这面前的骨桥砍得七零八落,这才稍稍舒了口气。

        巫行等她发泄完了,继续说到:“那村里人原本以为此事应当平息了,很快便没多少人提起。可谁知就在女人头七那天,村里却发生了怪事。”

        “可是那女人的鬼魂回来报仇了?”

        巫行点点头:“不错。头七一到,那个地痞和绑她的那些人就七窍流血而死,临死前都哀嚎不止,说是有人在活生生的啃食他们脸上的肉。一时间,村里人都惊慌不已,但想着恶有恶报,却也没当回事,只想着这女人报了仇赶紧离去。”

        “可谁知,这些人死了之后,村里其他的人却也跟着一个个的暴死,而且看这势头,似乎整村人不死干净这女人就不会罢休。”

        钟意听到这竟是忍不住叫了声好,猛地一拍林眠的肩头:“就该如此!一帮冷血的畜生活该一个个被咬死!”

        林眠疼得直咧嘴,却也不敢在这姑奶奶的兴头上打搅她。

        “后来呢?这一村人都死了吗?”

        巫行摇了摇头:“死了约莫还剩几十个人的时候,村里终于是来了一个道士。”

        “那道士见这剩下的人里大都是些稚童和老人,便起了善心,给他们出了个法子。”

        说着便指了指身前的骨桥:“他将村里死去的那些人的骨头全都扒了出来,造了一座这样的骨桥。”

        “再令村中一个十六上下,未经人事的姑娘从桥上走过,这才把那恶鬼引入地府,保全了村里剩下那些人的性命。”

        钟意瞪着眼睛看着面前已经七零八落的骨桥,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林眠说到:“所以这骨桥是那赵家村里的人用来驱走恶鬼的?”

        巫行点点头:“不错。”

        “那钟捕头将它毁了,应该不会有事吧?”

        巫行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说不定...会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