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35、与林公子做邻居

35、与林公子做邻居

        “小姐,您今日怎么亲自来了?”

        丫鬟绿竹坐在太平书肆门口,原本昏昏欲睡,点头如小鸡啄米,不料猛一抬头却看见苏眉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苏眉对这光明正大摸鱼的丫头也是无可奈何,只是伸手在她的头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记。

        “我吩咐你的事是不是都忘了?”

        绿竹缩了缩脑袋,躲到了贾进的身后。

        “小姐,找人的事归贾掌柜的管哩,你莫要找我,莫要找我...”

        苏眉知晓她的脾性,也懒得和她计较,只好转头看向贾进。

        “苏小姐,这找人一事万万急不得......”

        贾进陪着笑,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被自家伙计硬生生打断了。

        “掌柜的!掌柜的!”

        来福气喘吁吁的冲到三人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伸手比比划划。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瞧你这浑身的汗味,还不赶快站远一些?没看到苏小姐在这里吗?”

        贾进皱着眉头大声呵斥着,似乎是害怕苏眉生气会迁怒于他。

        苏眉却只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不用这么拘束,有什么话就说。”

        来福这才稍微缓了缓,将肚子里岔的那股气顺了过来。

        “苏小姐,掌柜的,我找到写书的那个人了!”

        “此话当真?”

        一直面色从容的苏眉终于是神色大变,从她的话语中都能听出一股惊喜之情。

        贾进也是顾不得来福满身的臭汗,上前紧紧拽着他的手臂:“你可曾看清楚了?当真是那人?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小子可千万别起什么鬼心思,否则我这书肆可是保你不得!”

        来福咽了口唾沫,将头摆的如同拨浪鼓:“掌柜的,真是他,和你给的画像差不离。你要不信我带你去看看就是了!”

        贾进见他不似说谎的样子,这才问道:“那人现在在哪?”

        来福指了指身后:“那人就住在鬼街上,好像是一家棺材铺的掌柜。”

        “鬼街?”苏眉挑了挑眉头,“可是那前些年死了不少人,如今又时常闹鬼的鬼街?”

        来福点了点头:“回小姐的话,正是那条街。”

        “这人倒也是胆大,我听说那鬼街可是邪门的很。”

        贾进赶忙说到:“要不苏小姐就在我这书肆歇息,我让来福去把他请过来?”

        苏眉摇了摇头:“我要亲自上门去见见他。绿竹,你跟我一起。”

        “可是小姐,我听说那条街骇人的很...要不咱还是听贾掌柜的吧?”

        “你要不敢去那我就一个人去。”

        说着,苏眉便不去理会她,只是让来福上前带路。

        “小姐,你等等我!”

        绿竹咬了咬牙,还是一跺脚追了上去。

        ......

        “你这狗东西就是不长记性,还想着吃那药?”

        林眠一巴掌将伸进自己怀里的狗嘴拍掉,伸手拎起了老黑的后脖颈。

        “啧啧啧,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你看你,都瘦了一圈了。”

        “也不知道那朱宁怎么样了。”林眠摸了摸胡茬,随手放开了老黑。

        正当他直起腰来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街口远远传来。

        “这位公子,老朽可算是把你找到了!”

        林眠下意识的侧头看过去,却发现来人是太平书肆的掌柜。另他好奇的是,这位贾掌柜身后还跟着两个陌生女人。

        贾进赶忙上前一步,说到:“这位是苏府的苏眉姑娘,她......”

        不等贾进说完,苏眉便接过了话头:“小女子苏眉,久闻公子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林眠看了她一眼:“久闻我的大名?那你说说我叫啥?”

        苏眉:“......”

        绿竹见自家小姐吃瘪,忍不住上前说到:“你这人好生无趣,怎么连这些场面话都听不懂?”

        苏眉摆了摆手,将这丫头拉倒身后:“丫鬟失礼,还请公子不要计较。”

        林眠说到:“公子不敢当,在下只是这小小棺材铺的一个掌柜罢了,姓林名眠。我看苏小姐衣着华贵,想必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不知今日为何费尽心思来这鬼街寻我?”

        “原来是林公子。小女子今日上门叨扰的确是有些唐突了,只是......”

        “只是我家小姐看上了你写的书,想来见一见写书的人。”被按在苏眉身后的小丫头还是很不安分。

        书?

        原来是冲那本书来的么?

        林眠皱了皱眉头,一时沉默了下来。

        自己前不久才经历过“枭”的袭杀,这女人这个时候找上门来似乎怎么看怎么都有些可疑。

        何况他写的那本书才堪堪只有一卷,又能看出个什么东西出来?至于费心费力在这偌大的京州把自己找出来么?

        “林公子?”

        苏眉清冷的声音将他从沉思里拽了出来。

        林眠暗自后退了两步,说到:“苏小姐可能是找错人了,我大字不识一个,又怎么会写书?”

        见林眠矢口否认,一旁的贾进顿时站不住了。

        从怀里掏出那本《道首千金爱上我》,神情激动的冲着林眠说到:“林公子可千万不要与老朽说笑,这本书我可是亲眼见你在我那书肆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

        林眠掏了掏耳朵:“掌柜的年纪大了,看花了眼也说不定。”

        听到热闹的张寡妇此时也是悄摸从家里走了出来,一眼便瞅见了贾进手里的话本。

        “哎呦,这不是学宫那位颜子玉颜学首写的书么?怎么今日又成了林掌柜写的了?”

        林眠乐呵呵的说到:“就是就是,我哪里是写书的那块料。”

        苏眉见他打死不承认,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林公子说笑了。以我对那颜子玉的了解,他可是万万写不出这本书的。”

        林眠翻了翻白眼:“爱谁写的谁写的,反正不关我的事。”

        绿竹见他这幅滚刀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人真真的不识好歹!我家小姐看中你的书可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这要是旁人,早就千恩万谢了,你怎么和那茅房里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

        “绿竹!不得无礼!”

        苏眉瞪了她一眼,小丫头这才缩着脖子悻悻的退到后面。

        “我看苏小姐还是早些回去吧,这鬼街阴气重,别伤了您的身子。”

        林眠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他们,而是转身回了自己的棺材铺。

        “小姐,这人不识好歹,对您好生无礼,要不要我找几个人教训教训他?”

        苏眉抬手在绿竹的脑袋上敲了一记:“你这是哪里学来的纨绔习性?人家只不过是恃才傲物罢了,写书人嘛,难免有那么几个脾气古怪的。”

        “那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苏眉思忖片刻,指了指棺材铺的隔壁:“把这间房子买下来,我要跟这位林公子做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