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34、寻人

34、寻人

        太平书肆。

        掌柜贾进打着呵欠从内屋走了出来,迷迷糊糊的将大门打开之后,扯着嗓子喊着店里的伙计。

        “来福,过来搭把手,把书架搬出去。”

        应声跑过来的伙计叫王来福,是贾进的同乡。家里原本是做小生意的,日子也还算过得去。

        但可惜前些年家里老爷子不小心在外面漏了白,好端端的惹来了一伙山匪,只是一晚的功夫,一家老小便死的干干净净。亏得来福那天有事出了趟远门,这才给老王家留了点香火。

        人虽然侥幸活下来了,但家里那点黄白之物却被山匪搜刮的干干净净。

        不得不说来福这个名字取得好,就在他走投无路、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回乡探亲的贾大掌柜。

        贾进见这个后生老实肯吃苦,又念及同乡之谊,便起了善意,有心拉他一把。正好自家书肆里缺伙计,便将他带到了京州。

        来福也很是争气,很快便摸清了京州人的脾性,书肆里的一概事宜打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来福应了一声,与贾进一左一右吃力的往外搬那红木书架。

        “掌柜的。”

        来福朝着门外努了努嘴。

        贾进皱了皱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却见不远处一个穿着绿色罗裙,怀里揣着一袋包子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朝着书肆跑来。

        “这小姑奶奶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贾进看清来人,长叹了一口气。

        来福见他心烦,忍不住说到:“掌柜的,这位姑奶奶这几日可把书肆里的伙计们折腾坏了,您说咱也不至于这么惯着她吧?”

        贾进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想惯着她么?还不是怕她身后的主子?行了,这些牢骚你们平日里在我面前发发也就算了,可不敢被她听见。”

        “都听您的。”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绿竹咬着包子小跑了过来。

        “掌柜的。”

        “绿竹姑娘今日怎么来的如此早?”贾进赶忙陪着笑脸迎了过去。

        “别提了,还不是为了那写书的人。”

        贾进小心翼翼的说到:“恕老朽直言,苏小姐与这写书之人非亲非故,为何要如此迫切的找到他?”

        绿竹想了想,说到:“小姐只是说那人书写得好,别的也没说啥了。”

        “唉,这京州如此之大,这叫我们如何去寻呐。”贾掌柜苦着脸,眼巴巴的看着她。

        绿竹哪里不知他的心思,撇了撇嘴:“掌柜的,我知道你们这些天辛苦了,但我家小姐既然说了要将此人寻到,那还得请你们尽心尽力,不然的话......”

        被这小丫头一番威胁,贾进却也不敢多言,只好唯唯诺诺的应承着。

        “来福,昨日我将那写书的后生的大概模样画了下来,应该有七八分相像。这样吧,你让书肆里的伙计们拿着画像都给我出去找人,什么时候找到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是,掌柜的。”

        “你小子也跟着一块去找。记住,是让你出去找人,不是让你去敲人家张寡妇的门。”

        贾进瞪了他一眼,来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

        “来福哥,你就把找人的事放心交给兄弟们吧,你这几天都没去见嫂子,可别把自己憋坏喽!”

        跟在来福身边的小伙计朝着他挤眉弄眼,一脸坏笑。

        来福摇了摇头:“去不得去不得,这要被掌柜的知道了,还不得打断我那条腿?”

        “你不说我不说,掌柜的能知道个屁!再说了,他老人家孙子都有了,当然不稀得去找女人。来福哥你就不一样了,这些年好不容易找到个看对眼的,可万万不能错过了!”

        来福沉思了片刻,忽的笑了起来:“张寡妇给了你多少好处?你小子竟然这般为她说话?”

        小伙计见被来福拆穿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来福哥,也不全是为了好处,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真心话。”

        来福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行吧,我去去就回。”

        这小伙计说的其实也有道理,自己在太平书肆辛辛苦苦干了好些年,什么苦活累活都干了个遍,虽说掌柜的为人也算厚道,但这终身大事却还是要靠他自己。

        只是京州这地界,没钱没势的外地人想娶个媳妇那是难如登天,来福也不愿去郊外的村子里倒插门,这一来二去就耽误到了现在。

        眼瞅着自己年纪大了,再也耽误不得了,来福便妥协了,花了些银钱找了个媒人。

        谁知这媒人在对他一顿挑挑拣拣之后,竟然给他介绍了一个寡妇。

        这寡妇姓张,与他差不多的年纪,生的也是一副好皮囊,只不过命硬了一些,这几年前前后后克死了不知道多少个相公。

        来福起先是拒绝的,但奈何这张寡妇人好又多金,伺候了他几晚上之后,来福竟然鬼使神差般的顺从了她。

        尝到了这么些甜头,来福除了对张寡妇的住处还有些膈应之外,也就越来越满意了。

        ......

        “你今儿怎的大白天的就来了?”

        张寡妇看着自己的情郎,媚眼如丝。

        “这不是好几天没见着你,心里想得慌么?”

        “油嘴滑舌!我问你,一连好几天没来可是嫌弃我了?”

        来福将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响,说到:“咱俩都是苦命的人,有什么嫌弃不嫌弃的?”

        “算你这死鬼还有些良心!”

        来福顺势搂住了她,说到:“等我再攒些钱,咱俩就去书肆附近寻个好住处,这鬼街我来一次心里就发毛一次。”

        张寡妇皱了皱眉:“这鬼街怎么了?我住了这么些年不还是活蹦乱跳的?你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

        来福捏了捏她的脸:“这鬼街出了名的吓人,你看看除了你还有几家住户的?”

        “怎么没有人住了?你看人家开棺材铺的林掌柜,年纪轻轻的不也住的好好的?”

        听她这么说,来福顿时来了兴趣:“还有人敢在这鬼街开棺材铺?这命是有多硬啊!哪天有空了我一定要上门去拜访一下。”

        张寡妇掩嘴一笑,指了指屋外:“你也别改天了,那林掌柜不就在那么?”

        来福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一个年轻的后生在街上伸着懒腰,一只毛色发黑的大狗正围着他撒欢。

        只是当来福看清楚他的脸,一时间却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