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25、枭

25、枭

        随着黑衣男子的尸身被林眠一股脑的塞进九幽通道里,一阵令人牙酸的“嘎嘣嘎嘣”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就好像通道那头有着什么东西在咀嚼一般。

        林眠想了想,便又拿起黑衣男子的长刀,也这么塞了进去。

        不曾想,只是一瞬间,那柄坚硬的长刀就被通道吐了出来,而且化成了一堆细小的铁屑。

        看这通道的样子,似乎对林眠的行为颇为不满。

        “嘿,你还挑食起来了?”

        林眠被它气乐了,抬眼往里瞅了瞅。

        通道里依旧是一片混沌,以及无尽的黑暗。

        “吃完了就没啦?一点反馈都没有的么?”

        似乎听懂了林眠的话,通道敷衍的向他传来了一道意念。

        翻译成人话就是:“就这?还不够爷塞牙缝的。”

        林眠脸都黑了,但还没等他破口大骂,那通道便很果断的开溜了。

        宛如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

        将满地狼藉的房间收拾好之后,林眠长舒了口气,瘫倒在床上。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开始在群里扣字。

        癸五:“请问遭到了行者的暗杀怎么办?急,在线等。”

        虽说现在已经是凌晨了,群里默默潜水的却还是不少,很快就有人回复了他。

        戊十六:“习惯了就好,这群里谁没被追杀过几次都不好意思说话的。”

        癸五:“可这未免也太快了吧?我这才进群多久?”

        甲一:“你有话不妨直说。”

        癸五:“我怀疑群里有内鬼,我的身份可能暴露了。”

        甲一:“不用怀疑,群里的确有内鬼。但很可惜,谁也不知道内鬼到底是谁。至于你的身份有没有暴露,恕我直言,你在这里说也没什么用,没人帮的上你。”

        癸五:“明白了,这群没啥用,我先退了。”

        甲一:“......”

        “癸五请求退群。”

        甲一果断的选择了拒绝:“你还是说说你今晚发生的事吧,能帮你的我们一定帮。”

        癸五:“我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只从他身上找到一块刻有阴阳鱼的铁片。群里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么?”

        说着,林眠将从黑衣男子身上搜出来的铁片拍了张照片发到了群里。

        壬八十二:“你遇到了‘枭’的人?”

        癸五:“枭?”

        壬八十二:“不错,这是一个行者组织,里面的人都是修习左道术法的,一般来说,他们就如同游荡在山野里的恶狼,一旦闻到了血腥味就不会轻易撒手。你被他们盯上了以后可真有的你头疼了。”

        壬八十二:“对了,今晚袭杀你的人用的是那种术法?”

        癸五:“一个玩虫子的,恶心死我了。”

        壬八十二:“你确定是玩虫子的?他现在在哪?”

        癸五:“被我反杀了,现在已经被他身上的虫子反噬,吃的啥也没了。你要说的早点,说不定还能给你剩一两块骨头啥的。怎么,你认识这人吗?”

        壬八十二:“不仅认识,我还和他交手过很多次。不过他那控虫的术法有些克我,我虽说实力比他强上许多,但却一直都杀不了他。既然你结果了他,那这事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癸五:“好说好说。听你这口气,你是和他有仇么?”

        壬八十二:“我和他没什么私仇,只不过这人该死罢了。”

        癸五:“哦?为什么?”

        壬八十二:“你不会以为他真的就只是以身饲虫吧?他养的那一群虫子每日需要消耗的血肉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只靠他身上的那几两肉能干啥的?”

        癸五:“你是说......”

        壬八十二:“他豢养了许多无辜的百姓,当做那些尸虫平日里的口粮。”

        林眠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方才让那男子死的过于痛快了。

        癸五:“既然如此,那这‘枭’我得罪也就得罪了。”

        壬八十二:“你倒是挺有魄力的,放心,以后有啥事尽管找我,我绝不含糊。”

        癸五:“那你过来保护我?贴身二十四小时的那种?”

        壬八十二:“???”

        癸五:“开玩笑开玩笑。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你们给我提提建议?”

        戊十六:“个人建议你可以等死了,该吃点好的就吃点好的,该找几个妹妹就去找几个妹妹。据我所知,被‘枭’知晓了身份还能活下来的就没有几个。”

        “戊十六已被群主禁言。”

        甲一:“行了,聒噪的人说不了话了,你们继续聊。”

        壬八十二:“其实‘枭’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势力并没有多大,他们走的是吸收那边土著的路子,只有真正掌权的几个才是行者。”

        癸五:“你的意思是说,在这里他们并没有多余的人手用来对付我?”

        壬八十二:“是的,他们似乎在我们这个世界还有着其他的目的,一般情况下并不怎么向我们这些天选者出手。何况,我们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癸五:“什么办法?”

        壬八十二:“行者里面也并不全都是要我们命的人。”

        癸五:“此话怎讲?”

        壬八十二:“群里有人为了针对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昼’的组织,里面都是一些亲近我们的行者。你今晚这事闹得挺大的,我想过段时间应该会有人找上你。”

        癸五:“如此甚好,多谢了。”

        壬八十二:“不客气。”

        ......

        群聊重新陷入安静,林眠放下手机,闭目思考。

        若壬八十二所言非假的话,自己在现实世界里应该没那么快受到“枭”的二次袭杀,真正的危险应当是在游戏世界里。

        但是凡事总怕万一,若“枭”接下来不按套路出牌的话,自己可就惨了,毕竟下一次来的人可能就没那么好对付了。

        所以当务之急,自己还是要想办法提升自身实力。

        七情炼魄法和幽冥鬼身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什么突破了,这一点林眠很清楚。唯一能派的上用场的便是刚刚从黑衣男子身上搜到的那本尸虫诡术了。

        看来从明天开始,自己要去做好人好事了啊。

        林眠心中发出一阵长叹。

        一睁眼,却忽然发现白夜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打开自己的房门溜了进来。

        只见她脸上涂着一层黑漆漆的面膜,看向林眠的眸子里满是狐疑。

        “你今晚从进房间到现在就一刻都没消停过,不会是在干什么坏事吧?”

        林眠一脸无奈,从床上拉过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好:“我说姑奶奶,我能干啥坏事啊?”

        白夜眼睛转了转,反手打开了他的电脑。

        “干没干坏事你说了不算,让我看看浏览记录不就知道了?”

        林眠翻了个白眼,任由她翻看着。

        “怎么样,没啥吧?”

        白夜点点头:“的确是啥也没有。”

        说完,一巴掌呼在了林眠的脑袋上。

        “不是,你这女人讲不讲道理的?我浏览记录啥也没有你也要打我?”

        白夜冷笑一声:“你们男人我还不清楚?浏览记录这种东西,有一句话说得好,空即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