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21、分析

21、分析

        不可能!

        这个己八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林眠深深吸了口气,开始细细回想了起来。

        他这些日子也没接触什么外人,其中知晓他棺材铺掌柜身份的更是只有四个。

        一是主动找到自己的那名道人,二是赌徒常威,三是长乐赌坊坊主朱宁,四是太平县衙女捕头钟意。

        这四人中,常威和朱宁都将自身的十年寿命献祭给了自己,且都是寻常百姓,是天选者的可能性很低。

        那道人来意不明,似敌似友,女捕头钟意就更不用说了,平白无故找上门来与自己打生打死。

        这两人的嫌疑应该是五五之分。

        林眠想了想,快速的扣了一行字。

        癸五:“林记棺材铺在哪里?林掌柜又是谁?”

        己八:“你不是他么?可我最近怎么听说这位林掌柜能与地府阴差沟通?这难道不是你的异力么?”

        戊十六:“你懂个球,说不定这是那林掌柜学会的术法呢?”

        己八:“你家术法能让人与鬼神说话的?你丫是不是刚刚没被老子喷够?”

        戊十六:“你就是个己八。”

        己八:“来来来,小子你有种再来跟我互喷一小时。”

        戊十六:“你就是个己八。”

        己八:“......”

        正当这两人吵得火热的时候,又有人发消息了。

        庚二:“他不是。”

        壬八十二:“他不是。”

        戊十六:“沃草,你两人搁一个被窝里是吧,发的消息都是一模一样的。”

        己八:“你俩怎么这么肯定他不是的?”

        身为当事人的林眠此时也是彻底懵了,这突然冒出来的两人为何会为自己开脱?

        壬八十二没有理会咋咋呼呼的两人,似乎很有涵养。

        “因为那林记棺材铺的林掌柜根本就不能沟通鬼神,他只是一个习得左道术法的邪修罢了。”

        看到这林眠心中陡然一凛,他好像知道壬八十二的身份了。

        壬八十二便是那女捕头钟意!

        不过这么一来就都说得通了。

        钟意,或者说壬八十二得知了自己能与地府阴差沟通的消息,便产生了和己八一样的想法,认为自己是新晋的天选者。

        然后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找了个借口上门试探,发现林眠是在修行左道术法之后,便理所当然的否定了他天选者的身份。

        可是不管怎样,这明显不关她的事啊,她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是什么?林眠有些想不通。

        戊十六:“庚二,你怎么说。”

        庚二:“我的异力才是沟通鬼神。”

        说完便又潜水了。

        此言一出,群里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林眠忍不住扣字:“这与我是不是那林掌柜有关系么?”

        甲一:“自然。每个天选者的异力都是独有且固定的,庚二所言若不假的话,你又怎么能有和他一样的异力?”

        壬八十二:“现在癸五的身份是什么我想已经不重要了。”

        戊十六:“确实。庚二你是想不开么,为什么要说出自己的异力?不怕被人找出破绽,身份暴露么?”

        庚二:“你管我?”

        戊十六:“......”

        庚二发了这句话之后便彻底没了动静,戊十六讨了个没趣便也消停了下来。

        林眠放下了手机,神色复杂。

        今晚他接收的信息量的确是有些大了。

        首先是天选者与行者之间的矛盾。

        行者对于天选者而言有着数量上的优势,也就是说,他们对天选者出手很可能不是单打独斗。

        换句话说,行者之间很可能出现了一些小团体。

        而反观天选者,只有区区十人,且这十人之间还不是一条心的。

        个人与组织对抗,说实话,林眠并没有很大的信心。

        再就是群里这些人的身份。

        今晚在群里说话的有甲一,庚二,己八,戊十六以及壬八十二。

        这五人中,壬八十二的身份林眠很确定就是那县衙中的女捕头钟意,毕竟除了她没人知道自己修习了幽冥鬼身。

        戊十六很是活跃,应该和自己一般年纪不大,且嘴很碎,有些像传说中的键盘侠。

        己八知道林记棺材铺,且知道林眠能与地府鬼差沟通的事,那必然身在京州,甚至离林眠不远。

        至于他是不是那神神叨叨的道人,林眠不敢肯定。

        而那庚二和甲一就更是神秘了。

        前者行事似乎全凭自身喜好,就连自己的异力是什么都能随口说出,却仅仅只是为了替林眠这么一个陌生人开脱。

        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诓人。

        甲一与这些人相比无疑就要稳重的多,至少林眠不能从他的话里分析出任何有关他的信息。

        可是,就这么不齐心互相猜忌提防的十个人,为什么会被拉入一个群聊?

        林眠沉吟片刻,又在群里问道:“天选者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异力么?”

        戊十六:“除了甲一没有人知道。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当这天选者。”

        癸五:“这还有得选的吗?”

        戊十六:“你去死不就行了?”

        林眠总算是理解了先前己八的心情,这戊十六着实是有些欠收拾。

        甲一:“我确实知道,但我不说。”

        癸五:“......”

        甲一:“时候还未到,说了也没什么用。”

        戊十六:“这话我听你说了不下二十遍了,到底怎样才算时候到了?”

        甲一:“你知道我为什么把群名改成这个吗?”

        戊十六:“您老今年八十了?”

        “戊十六已被群主禁言。”

        禁的好。

        林眠暗暗为甲一叫好。

        癸五:“为什么?”

        甲一:“等这群里的十个人相亲相爱了,时候就到了。当然这十个人都是谁我不管,用什么办法相亲相爱我也不管。”

        林眠皱了皱眉,听甲一这意思,他似乎并不在意天选者之间的互相残杀。

        “走一步算一步吧。首先还是得想办法活下来。”

        林眠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这时,手机却又响了两声。

        瞥了一眼,原来是何必发来了明天相亲的时间地点。

        以及一笔数额不小的现金转账。

        林眠扣了个问号过去。

        “刚接了个富婆的代练单,就当是你明天的辛苦费。”

        林眠笑了笑,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确认收款。

        朋友分为两种,一种是能同甘的,一种是能共苦的。

        无疑,何必便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