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11、市集

11、市集

        翌日清晨。

        林眠顶着一对厚厚的黑眼圈从屋里走了出来。

        身为一个棺材铺的掌柜,林眠平日里倒也不用这么早就开门,只是今日他还有正事要去做。

        将厨房中昨日的剩饭拌了些猪油,投喂了柳儿之后,林眠转身关上大门,朝着街口走去。

        “不对劲,今日怎的如此安静?”

        林眠皱了皱眉,往常自己早上出门,整条街上的野狗都会蜂拥而至,凑到自己跟前讨要吃食,可今日为何只有寥寥几只?

        而且这几只全都是公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眠只觉得它们的眼中满是一股幽怨之情。

        就好像,被人抢了媳妇?

        林眠想了想,便又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街角一处阴暗的角落,平日里那些狗儿便喜欢聚集在此。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些不见了的母狗都横七竖八的瘫在这,一副劳累过度的样子。

        再仔细一看,昨日从自己家里窜出来的老黑也在狗群之中,此时的它正趴在其中一只身上,一副辛苦耕耘的样子。

        老黑似乎察觉到了林眠的到来,扭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就如同中年男人迫于无奈交公粮,哪怕力不从心也要埋头苦干。

        林眠看了一眼狗群的规模,又看了看老黑,眼神复杂。

        忽的又想起了什么,伸手从怀中掏出昨日老黑吃下的那瓶丹药。

        正如他所想,老黑看到瓷瓶后变的很是激动,一副对瓶中的丹药既害怕又渴望的样子。

        “呸!这羊叔道人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如此的不正经!邪修!”

        林眠忍不住骂了几句,又小心将瓷瓶贴身放好,便不去理会眼前这只说不上是幸福还是可怜的狗儿。

        ......

        《大周志》记载:“城邑交易之地,通天下以市言。”

        京州繁华,就算是外城也不例外,郊外村子里的村民们往往会选择起个大早到城里的市集摆摊。

        有卖自家种的瓜果青菜的,也有卖不知从哪里淘换的瓷器古玩的,更有些修士暗地里背着宗门,悄悄在这集市里卖些妖族的兽耳娘。

        总之千奇百怪,卖什么的都有。

        林眠素来不喜热闹,平日里来的倒是有些少,但是这里的一些隐秘行当他还是清楚的。

        比如说这市集之中还暗藏着一个黑市,偷摸做一些不正经的生意。

        官府倒是查过多次,但这些人很是精明,懂得一些虚虚实实的门道,个人明面上都会摆着一个正经的摊子掩人耳目,实际上卖的东西却会藏在远处。

        林眠今日就是要当一个黑市贩子。

        花了些银钱租了个不大不小的摊位后,他便随手捡了几块青砖摆在面前,蹲在一边打起了盹。

        “这后生倒是胆大,就差把黑市两个字写在脸上了。”一旁卖糖鱼儿的大爷口中啧啧有声。

        市集上人来人往,林眠的身边很快便围了一群看热闹的。

        “后生,你这卖的是啥玩意?”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林眠睁开眼看了看他,淡淡回道:“土里埋的。”

        “土里埋的?”

        众人若有所思,纷纷有了些许猜测。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又问道:“那你为何不摆出来?可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林眠笑呵呵的点点头:“确实见不得光,而且太大了我一个人搬不动。”

        “我就说嘛,这小子果然是个倒斗的。”

        “是啊,听他这口气,难不成是挖了个亲王的墓?”

        “谁知道呢,不过我看这后生怕是穷疯了,跑到市集上来卖这种脏东西,真不把那些城府军放在眼里。”

        “你这话说的,万一人家背后有人呢?”

        ......

        见众人七嘴八舌说的越来越离谱,林眠也不解释,更是对他要卖的东西缄口不谈。

        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那名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也是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这位小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林眠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起身朝着集市外走去。

        男子紧随其后,跟着他左弯右拐来到街角的一个犄角旮旯。

        “小哥,你那里东西多不多?”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眠想了想,说到:“挺多的,一屋子都是。”

        “成色如何?”

        “都是好东西,有新的有旧的。”林眠笑呵呵的回到。

        “那劳烦小哥带我前去一观?”

        林眠指了指他的身后:“好说好说,进去就是。”

        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却见身后是一家店铺,挂着“林记棺材铺”的牌匾。

        “小哥倒是想的周到,竟然把东西隐藏到这种地方。”

        男子连口称赞,说着便随着林眠进了屋子。

        却见满屋都是成品或者半成品的棺材,一时愣在了原地。

        林眠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东西都在这了,客官还请随意看,价钱什么的都好说。”

        男子下意识的伸手掀开了面前一口紫木棺的棺盖。

        “这口紫木棺三两银子,客官要是诚心要,就给二两半吧。”

        男子将自己的脖子僵硬的扭过来,一字一句的说到:“这就是你的货?”

        林眠点点头。

        “我看你是找死,也不去道上打听打听,骗了我张老三的人都是什么下场!”男子有些咬牙切齿。

        林眠一脸无辜:“客官这是什么话?我哪里可曾骗了你?”

        说着指了指满屋的棺材:“这些可是土里埋的?”

        “我说它们见不得光,而且太大了一个人搬不动可是真的?”

        男子下意识的点点头,猛地清醒过来又恶狠狠地说到:“不对,你先前明明是在暗示我你是个倒斗的!”

        林眠摊了摊手:“我可没有承认,都是那些看热闹的人说的。”

        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客官是想挣些不义之财啊!我可提醒你一句,发财暴富的法子可都在咱大周的律法里写着,城府军抓起人可是不含糊的。”

        “你!”男子颇有些气急败坏,但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好狠狠地瞪了林眠一眼,摔门而去。

        随着男子的离开,一丝淡淡的白光从他的身体里分离了出来,林眠眼前一亮,将这一丝白光引导进自己的体内。

        白光进入,一股暖热之感慢慢遍布他的全身,林眠只觉得精神一振,

        伏矢魄似乎又凝实了许多。

        “这个法子果然行得通!”

        林眠颇有些兴奋,只是没多久却又重新苦着个脸。

        “只是这效率也忒慢了吧?”

        甩了甩头又朝着市集上走去。

        ......

        一天很快便过去了。

        上午,林眠带了十人回了自己的铺子,下午,便只带回五人,等到傍晚,就只有一人。

        所幸城府军威名在外,每当林眠搬出他们的名头,那些被他忽悠来的人最后都还是选择了息事宁人。

        第二天。

        林眠照例一大早来到了集市。

        “诶,这不是昨天卖棺材的那小子么,老张,我就说他会来吧?”

        “还真是,这小子真特么是个愣头青,哪有在市集里卖棺材的?老子活了这么些年还真是头回见。”

        林眠瞥了那老张一眼,嘿嘿一笑:“老张,你要棺材不要?”

        “去去去,一边玩去。”

        ......

        一个上午过去,上钩的鱼儿一条也没有,林眠得罪的摊贩却是不少,多多少少也是收集到了一些怒之情。

        林眠摸了摸略有些扎手的胡茬,暗自摇头。

        按他这效率,六个月之后,伏矢这一魄是铁定炼化不了的。

        难道说,要加大自己林记棺材铺的宣传力度?

        比如,整个开业大酬宾?

        请几个吹唢呐的在门口吹吹唱唱?

        或者,选择成本比较低且不那么招摇的,发传单?

        林眠眼前一亮,转身朝着太平书肆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