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10、装鬼

10、装鬼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铛!——铛!铛!”

        棺材铺外传来了打更人的铜锣声,声音一慢两快。

        “三更天了,这常威也该来了。”

        林眠小声嘀咕了一句,轻轻的将棺材铺大门推开了些缝隙。

        伸头出去看了看,却只见打更人远远走开的背影,以及街上野猫野狗此起彼伏的叫声。

        说来也怪,今夜街上的野狗不知为何,叫的特别的欢,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眠总觉得其中老黑的声音最大。

        “看来那只贪吃的畜生许是无碍了。”

        ......

        约莫盏茶的功夫,街口的拐角处终于是走来一个神色慌乱的男子。

        林眠冲他招了招手:“客官,快进来。”

        常威见他依言在铺子里等着自己,心中的不安这才稍稍散去。

        咬牙跟在林眠的身后走进棺材铺,却又吓得腿脚直哆嗦。

        只见白天那口棺材不知怎的变成了半黑半白的诡异样子,棺材头那里不偏不倚插着三炷香。

        偌大的铺子里却只点了一盏昏暗的油灯,看着要多骇人就有多骇人。

        “掌柜的,你...你...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这鬼物当真不会害我性命?”

        林眠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到:“客官都走到这一步了还犹豫什么?还是想想家中娘子和孩儿为好,她们若是被赌坊里的那些人害了,你这下半辈子可能活得安生?”

        常威听着,沉默半饷,还是咬了咬牙:“掌柜的说的是。”

        “我该如何做?”

        林眠指了指那口棺材:“客官只用躺进去就成,等会自然会有鬼物在棺外让你出来。”

        常威点点头,深深吸了口气,伸手将棺材盖掀开,哆嗦着躺了进去。

        林眠将棺材盖重新盖好,依旧还能听到棺材里传来牙关打颤的“咯咯”声。

        想了想又悄悄走到后院,将挂在柳树上睡的正香的柳儿给喊醒了。

        小丫头耷拉着脑袋,眯着眼睛含糊不清的说到:“小眠锅,泥不睡的么?”

        林眠伸手把住她的肩膀,前前后后的晃了晃,这才让她稍稍睁开眼。

        “想不想吃猪油拌饭?”

        听到这,柳儿蹭的一声窜了起来,双眼瞪得溜圆,小脑壳点的如同鸡啄米:“好呀好呀......”

        “那你得帮我一个忙。”

        “小眠锅你尽管说,包在柳儿身上!”

        “跟我一起装鬼吓人。”

        柳儿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小眠锅,我本来就是鬼啊。”

        “......”

        林眠懒得再和这丫头费口舌,伸手把她拎到了那口棺材前,叮嘱她不要说话,自己又暗自运转起幽冥鬼身来。

        眨眼间,却见大门紧闭着的棺材铺里突然刮起了“呜呜”的阴风,仔细听去还能听到些微的嚎哭声。

        唯一亮着的那盏油灯也被这阴风吹得忽闪忽闪的,似乎下一刻便会灭掉。

        就连棺材头前的三炷香也是莫名的熄灭了。

        林眠满意的点点头,伸手轻轻敲了敲阴阳棺。

        棺中的常威呼吸骤然加快,良久这才带着哭腔的说到:“掌柜的,是你么?”

        林眠压低嗓子:“林掌柜回屋休息了。”

        “那你...不...您是?”

        “地府十殿鬼判殿阎罗秦广王座下阴差。你躺在这阴阳棺中,那便是有求于我,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出来见我?”林眠的语气似乎颇为不耐。

        “砰!”

        棺材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原是那常威被吓破了胆子,猛地直起腰来,却忘了头顶还有棺材盖盖着。

        “哎呦....”

        林眠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将棺材盖掀开,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拽了出来。

        不等他说话,那常威便跪伏在地,一边磕头如捣蒜,一边竹筒倒豆子般的将自己的来历和底细交代的清清楚楚。

        “阴差大人,您看您有什么办法救救我这一家子吗?”常威壮着胆子抬头看了林眠一眼,面色巨变,又迅速低下头去。

        林眠冷笑一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事就算闹到地府去也是你没理。既然还不起债那为何还要去借?又为何要拿借来的钱去赌?”

        常威支支吾吾,却也说不出话来。

        林眠瞥了他一眼:“怎么,想让我替你还钱?”

        常威面色苍白,身子抖如筛糠。

        “不敢不敢,小的哪敢将主意打到大人身上?”

        林眠摆摆手:“替你还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打算用什么来换?这些黄白之物我虽然有的是,但也不能就这么平白给你。”

        常威闻言,眼前一亮,一时竟是忘记了心中的恐惧。

        “大人此话当真?若大人真能赐我银钱,我回家必然逢年过节为大人烧纸,好生供奉起来。”

        林眠嗤笑一声:“我乃秦广王座下第一阴差,还用得上你供奉?”

        常威愣了一下:“那大人要什么?还请大人明言。”

        “要钱可以,拿你阳寿来换。这样吧,一年阳寿换百两纹银。”

        “我连本带利欠赌坊八百两纹银,这么说我要少活八年?”常威喃喃自语,双目无神。

        林眠淡淡说道:“少活八年,还是妻离子散,你看着办吧。”

        说罢,便转身过去,似乎不愿再理他。

        常威抬头看着眼前鬼差的背影,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脑中跑马灯般的回忆起了自家妻儿这些年和自己一起受过的苦。

        咬了咬牙,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大人。”

        林眠回过头来:“想好了?”

        常威点点头,眼神里满是坚定:“大人,我换十年的。”

        林眠眼神古怪:“怎么,多换两百两银子继续去赌?”

        常威连连摇头:“我再也不赌了,这多换的银钱我打算交给我娘子,以后我便和她好好过日子。”

        林眠点点头,也没有多问,打了个响指,柳儿心领神会的将桌上一张白纸放到了常威的面前。

        “随你。签了这阴阳契约,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常威将拇指放入口中,狠狠咬破,在那纸上按了个手印。

        接着便是一阵恍惚,只见一道白光从他的身体里逸出直奔林眠而去,而他的鬓间却悄然出现了一缕白发。

        低头看去,地上却是厚厚一沓银票。

        常威欣喜若狂,赶忙捡起数了一遍又一遍,这才千恩万谢的磕了几个头,磕磕绊绊的夺门而出。

        林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随手关上棺材铺大门。

        一旁懵懵懂懂的柳儿此时也是明白了事情的起因,问到:“小眠锅,你说这常威真的会如他所说那般好好过日子么?”

        林眠嗤笑了一声:“赌徒的话你也信?”

        柳儿也是跟着笑了笑:“也是哦,我才不管他呢!”

        “小眠锅,你方才答应我的,猪油拌饭!我要吃大碗的!”

        林眠正欲点头,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改口说到:“晚上吃多了容易积食,没有猪油拌饭。”

        柳儿愣了愣:“小眠锅,我是鬼呀,不积食的。”

        林眠还是摇了摇头。

        见他似乎不是开玩笑,小丫头瞬间变了脸,跳着脚就要去揪林眠的耳朵。林眠赶忙伸手按住她的脑袋,一人一鬼就这么僵持着。

        小丫头气的牙痒痒,又被按着头,双手只好划船一般摆着王八拳。

        林眠也不理会,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良久,只见柳儿周身突然逸出几点白色的光点。这些光点在空中晃了晃便径直钻到了林眠的身体里。

        而自己的伏矢魄似乎凝实了一丝。

        林眠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猜的没错,那七种情绪值确实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收集。

        就比如自己惹柳儿生气,她就会给自己提供“怒”的情绪值,若是逗她开心,自己就能获得“喜”的情绪值。

        先前那常威被自己吓成那样,估计也为自己提供了不少“惧”的情绪值,只不过灯光昏暗,自己没有留意到。

        ......

        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之后,林眠便赶走了柳儿,这小丫头忘性大,等到了明早就啥也不记得了。

        “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七情里最容易获得的便是喜和怒,恶之一情次之,毕竟若是把人惹怒惹过头了,那人定然会对我心生厌恶。”

        “可是若是遇到且我惹不起的,那可就危险了。”

        “惧之一情的话也不太现实,谁会害怕一个棺材铺的掌柜?不过我若是变化鬼身......这法子倒也行得通,只不过有些缺德。”

        “剩下的哀、爱、欲这三情就更难了,难道说我要在这方世界当一个渣男?让一些女子爱上我,然后再把她们骗上床,最后狠心抛弃她们?”

        林眠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行不行,这也忒缺德了。”

        “还是一步一步的来吧,先从喜和怒开始。”

        “若要让我对一个陌生人心生喜意,那他最好是给我一笔银子,这么说我可以考虑当一个善人?”

        “想法很好,可是我手里这些钱应该也不太够。”

        想来想去便只剩怒之一情了。

        天色越来越亮,林眠的心中忽的闪过一个想法。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