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7、老道

7、老道

        大周民间有俗语云:“三十冇付板,看你好大胆”。

        言下之意,人到中年,就要准备棺木了,若没有备好,怕万一年纪大了哪天有个三长两短的家里人会措手不及。故此,大周百姓一般在世时就要做好棺木,称“寿木”或“寿器”,表示添寿加福。

        制作寿木时,家境富饶的,用四根整木方料做寿器,称“四角”,即盖板、底板和边板用整块方料做成,棺木内有一块由七颗星连成的抬尸板,称“七星板”。此外,还有“六角”、“八角”寿木,即由六根或八根木料做成。

        中等人家一般制做“十个角”寿木,选用的木料比“八个角”略小;一般人家做“十二角”寿木,即由十二根小木筒做成,比“十个角”的木料又稍小一点。

        寿木做好后,家境好的会请漆工及时涮好油漆,大头顶端书“福”,前端小头写“寿”,棺盖板上用红纸书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而那些未过花甲而身亡的则称为“短命”,一般不能用棺木安葬,只能用几块木板钉成棺材状,称“火板子”。

        林眠此时做的便是一口“火板子”,有趣的是,这口用来安葬短命人的棺材还是前身为自己准备的。

        林眠的前身平日里身子骨虚的很,三天两头的不是头疼脑热便是手脚疼痛,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随时会嗝屁的样子,就算不被羊叔道人掳走,怕也是活不了多久。

        如今的他可以说是换了个人,还学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左道术法,按理说,他的体质已经算是大大改善了,但也不知道是为何,他还是如往常一般会犯这些老毛病。

        就好比他前前后后才忙活了不到一个时辰,腰就已经开始要直不起来了。

        林眠抚着腰子,皱了皱眉,柳儿也是乖巧的跑过来为他卖力的松松筋骨。

        “行了行了,你这丫头自己玩去吧,我出门溜达溜达。”

        小丫头对他这幅半死不活的德行也是见怪不怪的了,无所谓的点点头便又跑到后院把自己挂到了柳树上。

        林眠扔下了手里刨子,转身朝门外走去。

        ......

        “你这老道士说谁是短命鬼呢?信不信老子一拳打歪你的牛鼻子!”林眠前脚刚踏出家门,就听到了一个汉子暴躁如雷的叫骂声。

        打眼一看,那汉子原来是住在自家隔壁的缝尸匠,与自己是本家,名叫林虎,长得五大三粗,体壮如牛。

        被他骂的那位则是一个牛鼻子老道,身前摆着一张木桌,就这么盘坐在他家门口,嘴里不清不明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种事林眠平日里见得多了。

        大周朝道宗势大,这般骗人钱财的道人随处可见,他们往往会在闹市之中抑或清冷街角,支一小摊,盘膝而坐,待遇到林虎这般看上去好糊弄的愣头青便会化身神神叨叨的道长跳出来指指点点。

        或看面相或看手相,拿些八卦铜钱,黄纸焚香一通鼓捣之后,再摆出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告诉你,你小子摊上事了。

        ......

        林虎似乎是骂的有些累了,停下来斜眼看着那老道,哼了一声:“怎么,你这牛鼻子被老子骂的不敢还口了?”

        老道轻轻摇了摇头:“老道我从来不与将死之人置气。”

        林虎闻言,瞪大了双眼:“那你倒是说说,老子还有多长的阳寿?”

        老道也不言语,只是默默地伸出双手。

        “十月?”

        老道摇摇头。

        “十天?”

        老道还是摇摇头,不待林虎发作,抬头认真看了他一眼,说到:“方才还有十息,现在只有七息了。”

        看这老道一副笃定的样子,林眠心里情不自禁的倒数了起来。

        六息。

        整条街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清,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五息。

        还是无事发生。

        四息。

        异变突生,远处倏地传来一阵轰鸣声。

        林眠不禁侧耳仔细倾听。

        三息。

        轰鸣声越来越近,似乎近在咫尺。

        二息。

        一匹浑身上下都是赤色鳞甲,足有两米之高的异兽从街道的尽头呼啸而来。

        林眠看的眼睛都有些发直。

        他认识这异兽,这是青云宗养的火麟马。

        一息。

        只是一息的时间,这匹火麟马便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到了林虎的身后。

        硕大的马蹄似乎下一刻便会踩到他的头颅之上。

        火麟马身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脸上满是慌乱,拼了命的拉紧缰绳,想要阻止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林眠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这种宗门培育的异兽往往会被刻意保留它们的野性,平日里还好,若是发起狂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阻止得了的。

        至少现在的林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火麟马身上的男子见林虎已然倒在了血泊里,似乎没有了气息,而那头闯了祸的畜生却打了个响鼻,一双马眼斜撇着他,一副吃准了他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德行。

        老道叹了一口气,上前合上了那林虎的双眼:“你这后生若是乖乖听老道的话,怎么也能多活个三五年的,可惜可惜。你也别怪我不救你,老道我年纪大了,手脚也没有年轻那会利索了。”

        正当林眠打算和那道人搭话的时候,那名年轻男子却来到了他面前。

        “这位小兄弟。”

        林眠愣了愣:“啊?你叫我啊?”

        “没错,就是叫你,这位...林掌柜?”年轻男子抬头看了看门上的招牌。

        “有事么?”

        年轻男子点点头:“在下青云宗季元良,不知林掌柜这儿最好的棺材怎么卖的?”

        哦,管杀还管埋啊......

        这青云宗弟子还是个讲究人。

        林眠想了想,伸手指了指店里最厚实的一口“火板子”。

        “一口价,十两银子。”

        摆明了是要宰他一笔。

        只是没想到这季元良眼睛眨都不眨,随手扔下了十两纹银,走进铺子里将那口棺材拖了出来。

        又眉头紧皱着将那林虎的尸身放进去,一猫腰将棺材扛起,对着林眠点点头,便牵着那匹火麟马飘然离去。

        看他去的方向,似乎是县衙。

        不过这个世界上强者总是有着弱者没有的特权,这季元良就算真的去了县衙,也不会受到什么刁难,顶多赔些钱给那林虎的亲属。

        当然,林眠并不打算替这冤死的林虎打抱不平,毕竟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去得罪青云宗这桩庞然大物显然是极度不理智的。

        “怪你命不好,若有来世记得生在富贵人家。”林眠长叹一声,便打算转身离去。

        不曾想,那位席地而坐的牛鼻子老道却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这位小友慢走,恕老道直言,你也摊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