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左道修仙,我能置换代价在线阅读 - 3、破局

3、破局

        “老瞎子,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羊叔道人双手负在身后,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瞎眼老者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怎么羊叔道友不欢迎老朽前来?就连这道观的大门也不让我进么?”

        羊叔道人打了个哈哈,说到:“哪里哪里,只是我这道观破旧,属实不配接待贵客。这样吧,老兄不如随我下山寻一处酒楼好生叙旧?”

        瞎眼老者摇了摇头:“老朽生来节俭,酒楼里的饭菜向来都是吃不惯的。我看道友这里就挺不错的,无需这么麻烦。”

        闻言,羊叔道人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冷的说到:“老东西,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瞎眼老者并没理会他,而是轻轻点了点头:“看来那东西果然在你这里。”

        “不过五行炼尸术虽然神异,但好像也不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险从道宗嘴里抢食吧?”

        “还是说,这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隐秘?”

        瞎眼老者饶有兴致的“看着”羊叔道人,嘴里啧啧有声。

        而此时的羊叔道人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常年刀口舔血的他如何不知道,被瞎眼老者这般的老江湖盯上,两人今日必然是要分出个生死来的。

        人年纪大了便会越来越惜命,这老者这些年凶名淡了许多,一年也不见得出一次手,若非是下定了决心,他是断然找不到自己头上来的。

        当然,他羊叔道人也不是吃素的,既然左右是个打生打死的结局,那还啰嗦什么?早出手一息,胜算便能多一分。

        一念至此,羊叔道人便不再言语,藏在袖中的右手闪电般的冲着老者而去。

        只见他右手如刀,一丝淡淡的金光在手掌边缘若隐若现。

        瞎眼老者面色不变,轻声说到:“金行之力么?不过如此。”

        说着,便任由羊叔道人的右手直直插入他的左胸。

        手掌插入胸口,无声无息,更没有一丝鲜血。

        羊叔道人脸色大变:“你是何时学会了幽冥鬼身的?”

        ......

        雨势由小变大,由大又变小,屋外的打斗声却一直声势不减。

        林眠怀中抱着山兔,轻轻摸着兔耳,静静的等着。

        这一等,便到了黄昏。

        打生打死的两人终于是分出了高下。

        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林眠看着拖着瞎眼老者尸体缓步进门的羊叔道人,眼皮还是忍不住跳了跳。

        不等林眠搭话,羊叔道人左手便闪电般的在他额头轻点,一枚小巧的黄色符篆紧紧贴了上去。

        “你受伤了,而且伤势很重。”控尸符下,林眠不受控制的从蒲团上起身,躺到了属于他的那口棺材中。

        “不该问的不要问。”羊叔道人将瞎眼老者的尸体随手扔下,盘腿坐到了蒲团之上。

        “我没猜错的话,只有我们五具行尸修习的五行控尸术才能救你吧?”

        “你这肮脏尸奴,少废话!还不快点老老实实的给我运转功法!”羊叔道人颇有些怒不可遏。

        “如果我不呢?”听着林眠轻飘飘的声音从棺内传来,羊叔道人眼皮竟然不自觉的跳了跳。

        再一看身边棺材,只见棺内行尸都在努力的运转术法,只不过它们身上却再无半点黑气逸出。

        而林眠,更是不受控尸符的影响,从棺中施施然的翻身而出。

        羊叔道人看着这个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的俊秀少年,一时竟然有些语塞。

        良久,这才幽幽说到:“你是怎么做到的?又为何不受控尸符影响?”

        林眠咧了咧嘴,将怀中那只早已没有了气息的山兔扔到了道人的身前。

        “你猜?”

        达成条件的林眠早就豁免了五行炼尸术带来的代价,重新成为了人。而控尸符只能控尸,又如何能奈他何?

        当然,林眠并没有兴趣告诉羊叔道人这些。

        ......

        少年的笑容在羊叔道人的眼中迅速放大,显得极其的刺眼。道人的双瞳开始急速的被愤怒冲红,本就不平缓的气息开始急促了起来。

        “你该死。”极度的愤怒下,羊叔道人却保持了异常的冷静,这是他在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搏杀之后领悟到的不二法门。

        只是眼前的这个少年眸中清澈,目光坚韧,似乎比自己还要冷静。

        以及...杀伐果断!

        一刹那,林眠便化掌为刀,贴身迎了上来。

        掌锋被淡淡的金色气息包裹,一股锐利之气迎面而来。

        羊叔道人冷哼一声,这些年向来都是他出手偷袭别人,没曾想今日却被这个毛头小子占了自己先机。

        “少年郎终究是少年郎,徒有勇气,却不知自己的斤两!”

        “我能接你一掌,你可能接我一掌?”

        话毕,羊叔道人竟是不闪不避,直勾勾的冲着林眠而去。

        他这是打算以伤换命!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林眠竟然也是毫不退让。两人一个照面,各自的手掌都插入了对方的左胸。

        “咳咳咳...”

        羊叔道人再也扛不住伤势,咳出一口黑褐色的鲜血,声音沙哑:“小子,我的命还在,你呢?”

        林眠笑了笑:“自然是比你好。你现在应该没有出手的力气了吧?”

        不等羊叔道人发话,他便将手掌从道人左胸抽出,然后换个角度再一次狠狠刺入。

        而羊叔道人生命的最后时刻,看到的却是林眠平整的左胸,以及他胸口处一层厚实的土行之力。

        林眠缓缓推开道人的尸体,双手微微颤抖,沉默不语。

        天云山下了一天的雨终于停了。

        ......

        趁着夜色,林眠将道观内的六具尸体草草的掩埋了起来。

        系统提示音也适时地在他的耳边响起。

        “新手任务完成。”

        “世间行者纷纭,天选者只余十位。”

        “癸位有空,汝当承其异力。”

        “天选者主线开放。”

        “主线剩余时间:七日。”

        林眠皱了皱眉,暗自思忖。

        自己过了这新手任务,那应当是转正了,成为了这所谓的天选者。癸位异力应当指的就是自己的金手指,有条件的豁免修行左道旁门的代价。

        可是看这意思,天选者似乎不止一位?还有开放的主线是什么?七日时间过去又会发生什么?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林眠向来是个心大的人,想不通的事从来不会死钻牛角尖,更何况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道观中两位死去邪修的家底可还等着他去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