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友是怪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菊池美树的败北

第四十七章 菊池美树的败北

        菊池美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明明和往常穿的是一样的衣服,走的是同样的道路,天气预报说今天比昨天还要高上那么两度。

        但为什么身体就是控制不住的发抖呢。

        “美树?怎么了?”,菊池美树站在玄关发呆许久,最后还是母亲发现不对拿着拖把上前问道。

        菊池美树抿了抿嘴,原来自己已经到家了吗?

        “没事……,我回来了。”,说完,她脱下鞋逃似的躲进了自己房间。

        母亲望着菊池美树有些落魄的背影,安耐住自己想追问的好奇心。

        看来自己家孩子也到了这个年纪,一切顺其自然就好,母亲笑了笑,接着去打扫房间。

        菊池美树的卧室不大,一张床,一个书桌,书桌一侧是塞满了漫画和小说的书架,床上依着一个半米高的大熊。

        菊池美树一屁股坐在书桌前,抓着玩具熊的腿把它拽到自己怀里,下巴抵在玩具熊的脑袋上,软乎乎的玩具熊脑袋随之凹下去。

        菊池美树咬着自己的下唇,好不容易才忍住发红的眼圈,却又冷不丁的想起回家前中川琴子对自己说的话。

        “美树,羽生君似乎有女朋友了。”,一向咋咋呼呼的中川琴子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菊池美树的表情。

        “小美树?你还好吗?”,中川琴子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菊池美树回过神,一如平常的看着中川琴子,“前辈,我没事的。”

        走出居酒屋后的记忆就变得模糊不清,只记得路灯和月亮比往常要晃眼许多,马路上的行人似乎也比平常多了许多。

        坐在椅子上的菊池美树抹了抹眼睛,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带着小锁的笔记本,抱着玩具熊拿起笔,笔尖在纸上流出少女敏感而脆弱的情愫。

        “九月二十八

        中川琴子和我说,羽生凌有女朋友了。”

        十五个字,却让菊池美树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胸口被抽走了,酸涩的感觉从心口开始蔓延,最后手腕脚腕都有了酸涩感。

        原来难过是真的可以反映到身体上的吗?

        写完这一句话后,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开始翻看起自己以前的日记,每天的日记都只有寥寥几句,但却都和他有关。”

        ……

        “七月二十八

        琴子姐姐说明天会有来打工的高中生,终于可以轻松点了。”

        “七月二十九

        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一个男孩子,看起来有些腼腆,叫羽生凌。”

        “八月二

        琴子说羽生凌是福利院出来的,让我多照顾他,但他工作上手的很快,我好像没什么能帮上忙的。”

        菊池美树有写日记的习惯,但并不是每天都有写,如果这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她才会在想得起来的时候,掏出日记本在上面写下个一句两句。

        似乎就是从八月开始,自己每天都会在这个小本子上写上一句两句,两个月自己用的纸张比自己过去一年用的都要多。

        八九月份里的每一句话似乎都离不开那个少年。

        “八月十一

        羽生凌开始给琴子帮厨,他的手有点好看。”

        “八月十四

        羽生凌从喝多了的客人手中帮我解围,第一次觉得他有点小帅。”

        “八月十五

        琴子姐姐开始拿我和羽生凌开玩笑,很害羞。”

        ……

        “九月五日

        今天羽生凌没有来打工

        听说他生病了,做了点心

        琴子替我送给他。”

        “九月二十

        他好像更好看了一些

        好多女客人喜欢调戏羽生凌,有些难过。”

        菊池美树合上日记本,轻轻抽泣了一下。

        少女的初恋在红叶摇曳的秋天

        结束了。

        ……

        羽生凌这两天的生活反倒有些波澜不惊。

        除了家里的那个家伙每天晚上都尝试爬上自己的床。

        有几次还真的让他给成功了。

        早晨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少女长长的睫毛,和线条分明的锁骨,肩膀在床上划出优美的弧线。

        如果朝阳刚好打在少女的脸颊上,羽生凌只觉得美的不可方物。

        对自己的冲击力同样大的不可思议。

        羽生凌越来越敬佩柳下惠前辈,也正是因为发现自己在定力方面完全没有办法超越柳下惠,他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藤坂步美不要在半夜爬到自己床上了。

        藤坂步美对羽生凌自然是百依百顺的表示,“我知道了,但我下次还敢。”

        然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躺在客厅的榻榻米上,被藤坂步美紧紧抱在怀里。

        这两天,那只名为桃子的胖橘没再出现在公园。

        佐井奈奈子自然也没有出现。

        自己有女朋友的消息除了告诉中川琴子,同样也告诉了前川修一。

        “终于有人摘下羽生凌你这株高岭之花了吗?!”,这是前川修一得知后的第一反应。

        “你不会在骗我把?!”,这是前川修一的第二反应。

        其实这也不怪前川修一,羽生凌在学校里表现得实在太过无欲无求。

        如果不是他明显表示过自己对男人没有兴趣,前川修一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对自己有兴趣,或者是和尚。

        不对,扶桑的和尚是可以结婚的,羽生凌表现得比和尚清心寡欲多了。

        “我闲着没事骗你干嘛。”,羽生凌放下笔,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目瞪假口的前川修一。

        “最开始不是你说的我说到底也是高中生,迟早会谈恋爱吗?”

        “我知道,但我我以为……”,前川修一别憋了半天也没能说出黑田玲奈四个字。

        现在学校里已经有一些关于他和黑田玲奈的谣言,虽说不是出自他口,但他也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不可近身的高冷大小姐和穷孩子出身和同样冷冰冰的帅气年下学弟,这两个家伙放在一起天然就有一种讨论度。

        前川修一本意是好的,他眼里羽生凌的目标就是黑田玲奈,谁知道这家伙车开到半路一个漂移,直奔另一个自己未曾蒙面的姑娘去了。

        前川修一觉得黑田玲奈这四个字更说不出口了。

        “周末聚餐的时候好几个姑娘都是听说有你在才愿意去的,这下你让我和她们怎么解释……”,前川修一趴在桌子上,脸贴着桌面嗡嗡的说道。

        “解释什么,到时候我把我女朋友带去不就可以了。”

        “羽生凌的女朋友也会去吗?是哪个学校的?”

        “应该会去,至于学校……保密。”

        --

        明天开始恢复双更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