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友是怪谈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笑眯眯的有马凛子

第二十六章 笑眯眯的有马凛子

        羽生凌再次回到车上的时候手里多了把木刀。

        黑田玲奈的目光从木刀出现后就牢牢的固定在木刀上。

        坐在驾驶位上百般无聊的司机也好奇的打量着羽生凌。

        这是自家小姐第一次接近一个男人,然后把这个男人送回家……就为了一柄木刀?

        “小哥,我家小姐带你出去约会你拿把木刀也太不解风情了把。”,梳着背头带着墨镜的司机吹了个口哨调戏道。

        “有马,你再多嘴回去罚你和纯子一起去擦地板。”,黑田玲奈对自己的手下有些无奈,早知道就不带这个家伙了。

        “你是老大我听你的,我这就闭嘴,谁让我家祖宗非要做你家家臣。”,司机撇着嘴嘟嘟囔囔。

        “这就是那天那把刀?”,黑田玲奈好奇的打量着羽生凌手中的木刀。

        羽生凌拿着抹布擦拭木刀,“嗯。”

        “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羽生凌举起木刀,看看了司机,又看了看黑田玲奈,猜测着他们的关系。

        “不用担心她,虽然脑子她脑子有些不灵光但她还是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羽生凌这才点头,轻声道,“奈落。”

        刀柄上的彼岸花盛开,血液般的红色丝线顺着木头的纹理纠缠而上,木刀变成了黑田玲奈记忆里的模样。

        然后花朵迅速凋零,木刀又恢复了原样。

        驾驶位传来口哨声,“魔术不错嘛小哥,不过就凭个魔术道具就想泡我家小姐有点不现实。”

        黑田玲奈忍无可忍,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就往自己前面的驾驶座踹,真皮座椅后面被高跟鞋戳出一个洞。

        有马双手举起,做出投降状。

        “好好开车!”

        有马又把手放回到方向盘上。

        黑田玲奈的气场很强没错,但有这倒霉司机在场,根本没机会保持形象。

        羽生凌看着这一幕觉得有趣,嘴角不禁挂上了笑容,上车以来那要命的紧张感终于得到了缓解。

        “黑田学姐……”,羽生凌松了口气,最后终于能张开口说话,“你的头发?”

        “呵。”,黑田玲奈冷笑着看着他,“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不过我也确实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下不了决心。”

        “对呀对呀,小姐前两天回本家大闹了一场,还把我从大家长那抢了出来。”

        黑田玲奈看起来已经放弃了对自己司机的管束,选择无视她,“以后就不会再存在什么小鸟游令和了。”

        “这么说起来我家小姐下决心还是拜你所赐?小哥你对我家小姐做了什么对她刺激这么大?把她甩了?”

        “有马凛子!”

        “电视上不都是这么说嘛,失恋了的女生要去换个发型,见到你第一次我不就是问你你是不是被男人甩了嘛……”

        “不过小哥,如果你真的甩了我家小姐的话一会能不能让我揍你一顿?”

        “放心,绝对不会把你打死!”

        “有!”

        “马!”

        “凛!”

        “子!”

        “你是老大你牛逼……”,有马凛子判断自家小姐的怒气槽估计马上就要满了,决定自己今天的垃圾话就说到这儿。

        黑田玲奈双目紧闭深呼吸平复心情。

        “我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黑田玲奈又恢复了高冷大小姐。

        但人的形象在崩坏后想重塑还是比较困难的,羽生凌感觉自己现在在黑田玲奈面前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当然愧疚一点没少。

        “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只能告诉你是一颗眼睛的一部分。”

        “眼睛?不是鬼怪或者诅咒?”

        “你要是说诅咒其实也没错……”

        羽生凌开始羡慕起柯南的麻醉针和黑衣人的记忆消除器,如果自己有那些东西也不至于被黑田玲奈抓住问东问西。

        可能是自己第一次开门营业业务不太熟练,下次再有类似的事件自己一定要带个面具啥的,起码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放着不管的话会有不好的结果。”,羽生凌判断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

        黑田玲奈回忆了下自己的遭遇,打了个寒战。

        “你档案上写的那些事件,和这些也有关?”

        羽生凌陷入了沉默,自己在敲晕黑田玲奈后也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档案,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他也没安耐住好奇心翻开看了看。

        说实话他确实在小的时候经常被欺负,但他却对上面描写的事情毫不知情。

        那些因为意外身亡的名字里有不少他还隐约有些记忆。

        他也质问过藤坂步美,但藤坂步美解释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出现,对这些也毫不知情。

        黑田玲奈见他沉默只当他默认。

        羽生凌重新开口,“你既然找上我……就说明肯定又遇到了什么把?”

        他上车的时候就检查过黑田玲奈了,结果现实黑田玲奈状态非常正常,没有再次受到污染。

        黑田玲奈沉默了一会,“是我以前的一个手下,从我这叛逃出去后自杀了。”

        “现在他自杀的地方发生了很多没法解释的事情。”

        有马凛子忍不住骂道,“那家伙死的活该!”

        车内又重新恢复了安静,只剩下发动机的声音。

        羽生凌听完那家伙的死因后陷入了沉默,听起来就像是自己档案上那些人的死法,开始思考和藤坂步美口中的污染有没有关系。

        黑田玲奈也在沉默,她其实想接着问问那些东西解决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但自己身上的后遗症实在是太羞耻了,让她不好意思开口。

        当晚霞染红了天时,轿车在一栋写字楼前停了下来。

        车门自动打开,黑田玲奈和羽生凌下车。

        下车的一瞬间黑田玲奈又变回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围在周围保安模样的人不约而同的站成两排,在黑田玲奈经过时纷纷低头。

        羽生凌和有马凛子跟在身后。

        还没等羽生凌开口,有马凛子抬起手就往羽生凌腹部狠狠捣了一拳。

        羽生凌捂着肚子弓腰,面容扭曲,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发生了位移。

        “小哥,我知道我家小姐肯定看不上你这种渣滓。”,有马凛子摘下墨镜,漏出笑成月牙儿的眼睛。

        “但我知道小姐额头上的伤肯定和你脱不了关系。”

        “咔嚓”

        羽生凌忍痛抬头。

        看见有马凛子手里拿着一把新南部m60樱花左轮,黑黝黝枪口对着他的额头,保险已经打开。

        “如果不是我家小姐叮嘱我别对你动手。”

        “砰!”

        有马凛子举起手枪,吹拂并不存在的青烟。

        “要不然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疯子!羽生凌对有马凛子的好感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