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友是怪谈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武器附魔!

第十九章 武器附魔!

        “被那家伙抢先了所以很不爽啊。”,藤坂步美撅着的小嘴依旧没有放下来。

        说着她俯下身子围着羽生凌的右手左看右看,“这确实是祂的眼睛,虽然不完整……为什么却闻不到她臭味?你是怎么做到的?”

        羽生凌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藤坂步美也不知道系统的存在,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以后等系统成长起来了自己多少也算是有个自保的能力了。

        藤坂步美的目光打量着四周,看起来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看到了羽生凌插在腰上的木刀和竹刀。

        藤坂步美抽出木刀,掂量了掂量,感觉手感不错,“就它了。”

        “你要干嘛?”,羽生凌估计自己马上要再出门一次,干脆也不换衣服了,坐在沙发上看藤坂步美摆弄木刀。

        木刀在她手里像是活了一般,随着她的手腕在空中翻转,阵阵破空声响起。

        “我不知道祂是怎么把自己的眼睛变成你的东西的,但她都把自己眼睛送给你了,我不给你点什么我就觉得自己亏了。”

        听起来像三岁小孩的赌气,羽生凌在心里嘀咕,却没说出来。

        他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解决掉黑田玲奈这个大麻烦。

        选项又蹦出来了一次,这一次的推荐项是让自己不要去插手藤坂步美的事。

        他大概琢磨了一点系统的运行逻辑,应该是如果自己的行为如果会导致有什么特殊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就会出现提示,但自己周围的人呢?远在平户市的早川婆婆是否也在系统的触发条件内?

        他不知道,也不敢去赌。

        他不认为自己会怕黑田家的报复,自己身边还有个不知道深浅的藤坂步美,但早川婆婆他们只是普通人。

        如果这该死的女人一开始能好好和自己说话,也不至于现在这个地步,自己不可能放着污染蔓延不管,按照藤坂步美的说法要是污染真的到了最后无可救药的地步,那么一切邪祟的最终目标依旧是自己。

        真的是草了,自己就想安安稳稳好好上学,当一个普通人,招谁惹谁了?!

        那些诡异不会和黑田玲奈共用一个脑子把?都不讲道理。

        那边藤坂步美似乎对羽生凌的木刀很满意,横在自己面前,然后用牙咬破自己食指。

        一滴鲜红的血珠从食指滑落,滴在木刀的刀身上。

        在羽生凌的眼中,红色的血液眨眼间便顺着木偶纹理爬满刀身,然后又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汇集在刀柄上,勾勒出一朵栩栩如生的彼岸花。

        彼岸花,梵文叫做曼珠沙华或者曼陀罗华,由于其妖艳的模样导致不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关于他的传说。

        不论是东方传说还是西方传说,彼岸花总是和死亡,诅咒脱不开干系。

        在东亚文化传说中,彼岸花是生长在三途河畔的花,它自愿投入地狱,被地狱遣回,但它不愿意离去,依旧徘徊在黄泉河畔,最后在黄泉旁长出一条“火照之路”。

        在扶桑这儿还有个传说,曾经有一只鬼喜欢着一个姑娘,但因为这个鬼长得太丑了姑娘并不喜欢他,后来有个武士路过,用刀砍死了鬼救出了姑娘,鬼的鲜血洒在地上,长出来了一朵黑色的花。

        西方的故事也大差不差,好像世界上所有人都觉得这么妖艳美丽的花一定和神明和爱情有关,据说由于它的模样像是一双祈祷的手,所以彼岸花被认为是一种生长在天堂的花。

        传说是黄泉路上唯一可以看见的景色就是彼岸花海,它的花香可以让行走在黄泉河畔的灵魂回忆起前世的事情。

        羽生凌从藤坂步美手中接过木刀,除了刀柄上的那朵鲜艳的彼岸花,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重量似乎变重了一些,感觉手感变好了。

        在他的视野里木刀已经从【木刀(精良)】变成了【木刀(优质)(受诅咒)】。

        “好了。”,藤坂步美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看起来很开心,“这东西不比那个小贱人的眼睛差。”

        羽生凌拿着试着空挥了几下,确实手感变好了,现在他感觉这柄刀就像是自己手臂的延伸,甚至可以感受到风拂过刀身的触感。

        “现在它可以伤到我了哦。”,藤坂步美站在羽生凌身旁给他解释道,“如果你想的话,他可以用来砍普通人,被它碰到的家伙都会被黄泉诅咒,你现在试着对着它念naraka(奈落)”

        羽生凌听着藤坂步美的指挥,轻声道,“奈落。”

        瞬间,生长在刀柄的彼岸花似乎被唤醒了,肆意张扬着,花瓣顺势而上爬满了整个刀身,刀身红褐相间,看起来充满了一种妖艳的美感。

        “总之就是遇到了奇怪的家伙直接冲他砍下去就对了吧?”,羽生凌问道。

        “没错!”

        “那如果遇到了遭到污染的人呢?”

        “直接砍他本人就可以了!诅咒什么的事后再解咒就好了。”

        羽生凌听明白了,这玩意是带真实伤害的,给你一刀你本人连着身体里东西一起造成伤害。

        如果人家身体里的东西比本人血厚怎么办?把人抽死然后接着抽?羽生凌的思维又不小心到处乱飞。

        “要出去吗?”,藤坂步美坐在沙发上蹬上凉鞋,凉鞋很明显比她的脚大了两圈,走起路来跟穿了个大号拖鞋似的。

        “应该是要出去的……”,羽生凌愣住了,照理来说现在应该由自己找上门去,但自己可没有黑田家的能量可以随便查到一个人的家庭住址。

        他现在想出去也不知道去哪找人家,总不能去学校守株待兔把?

        他以前是有这个想法,但没想到第二天人家就不来上课了,让他根本没机会操作。

        “走吧,我知道在哪。”,藤坂步美戴上手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是一刻也不想再闻那个家伙的味道了。”

        “不是说不能出去吗?”,羽生凌问道。

        藤坂步美戴上口罩,只漏出两个大眼睛,最后又把自己的高马尾重新扎了一遍,“回来再和你解释为什么啦……女人都要有点小秘密,刨根问底的男人会不受欢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