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友是怪谈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变化

第十三章 变化

        羽生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最后拿只能起手机,00:28。

        竟然才只过去了二十分钟,明明感觉在床上熬了一个小时。

        最后他干脆放弃入睡,盯着因为受潮而开裂的天花板开始胡思乱想。

        他没有询问藤坂步美如果见到了其他的人被污染了应该怎么办,也没有告诉藤坂步美自己手上那只眼睛的事情。

        他对藤坂步美还是有些不信任,虽然藤坂步美身上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种“熟悉感”,哪怕只是两个人什么也不说坐在一起,他也会有种“这种事情以前好像发生过”的既视感。

        最开始他没有在意,但现在想起来他却觉得有些不舒服。

        自己的这种感受究竟是自己的真实感受,还是藤坂步美使用某种方法刻意的让自己拥有这种感觉?

        黄泉……他在自己的记忆中翻找着任何关于黄泉的资料,结果只能回忆起种种传说。

        黄泉的说法主要是来自东华,东华自古以来都是以土葬为主,而人们偶尔会从地下挖出混杂着黄土的泉水,看起来就像地下流淌着黄色的河流一般。

        久而久之随着各种文化的冲击,生活在东华的人们就认为人死后埋葬在土里,最后灵魂会堕到黄泉,然后到道教的地盘地府接受审判,最后再到隔壁佛家的地方堕入轮回。

        到了扶桑,黄泉依旧指的是亡者的世界。

        扶桑传说伊邪那美死后堕入黄泉之国,伊邪那岐因为思念也追到了黄泉之国,想要将伊邪那美带出黄泉。

        伊邪那美解释自己因为吃了黄泉国的食物所以要和黄泉的神明商量后离开,并告诫伊邪那岐千万不要看偷看自己。

        结果伊邪那岐没忍住好奇心,偷偷看了眼伊邪那美,结果发现伊邪那美已经不是自己记忆里的美人,肉体腐烂,爬满了蛆虫,吓得伊邪那岐拔腿就跑。

        最后直接搬了块巨石堵上了黄泉的入口,防止伊邪那美追出来。

        伊邪那美也被扶桑成为黄泉之主。

        听起来就像渣男,羽生凌回忆着忍不住吐槽。

        自己现在对她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今天的也确实有些失误,自己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个点了视野的侦察兵,能提前看到那些怪物是没错。

        但……他没有任何解决他们的手段。

        剑道?自己当时别说剑了,就算拿把枪面对铺天盖地的“我找到你了”也没有任何办法,搞不好还会变成吞枪自杀。

        他记得自己那傻鸟系统的前身并不只有鉴定物品信息的能力,这便宜金手指肯定还有开发的潜力,那到底怎么才能开发他的潜力。

        总不能自己再收一封催命书吧?

        ……

        小鸟游令和穿着睡衣站在窗前。

        从这往外望之间看见庭院里的假山,水池和那一棵垂枝樱。

        扶桑的园林师承东华,讲究的都是通过庭院景物的摆放来刻意造景。

        这样一池一山一棵树,晚上抬头还可以可见夜空中的月亮,窗户作为“画框”,将这一幅实景风景画完完整整的框起来。

        她本来挺喜欢的这副小景的,每次心情浮躁的时候在这儿站一会就会得到改善。

        但今晚不行。

        她总觉得有什么东xz在那树垂枝樱上。

        每当有风吹过,垂枝樱的枝叶随风飘动,她就会觉得那一个个生长在枝丫上的不是叶子,而是一根根血淋淋的手指。

        水池里的粼粼微光在她眼里也时不时会变成无数沉沉浮浮的眼睛。

        小鸟游令和拉上窗户,坐在书桌前。

        桌子上摆放着几封牛皮档案袋,都是纯子送来的资料。

        今晚她没有任何心情处理公务,虽然平时也偶尔会对父亲把自己当做道具的行为有些不满,但从来没有像今晚如此强烈过。

        视线不知不觉的落在了桌子上的小镜子上。

        镜子里是一名少女。

        小小的脸蛋,皮肤就像富士山顶的积雪一样白皙,果冻般粉嫩的嘴唇,高挺的鼻梁,眼角微微上翘,漆黑的眸子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更多的是身为上位者的威严。

        是每个女生都会向往的样貌,但小鸟游令和只觉得厌恶。

        如果把你爱不释手的工具弄坏……你会不会心疼?

        镜中的少女抬起青葱般的手指。

        右手轻轻的握住左手小拇指,然后右手大拇指顶在小拇指指根。

        然后用力!

        “咔嚓”声在卧室里响起,格外的清脆,与此同时愉悦感从小鸟游令和心里流出。

        看着镜中少女的左手小拇指被生生掰折,小鸟游令和不仅没有恐怖,甚至只觉得愉悦和兴奋。

        甚至都忽视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很快,剧烈的疼痛将她的意识拉回现实。

        小鸟游令和低头,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左手小拇指,弯曲成了一个绝对不正常的弧度。

        这是?

        她第一时间并没有在乎自己的伤势,而是迅速地环视四周。

        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自己绝对不会有其他人存在。

        那自己的手是?

        等她在看向镜子,镜子里的少女已经恢复了原样。

        这是怎么回事?

        蓦的她回忆起来了自己今天在校园里遇到的那个男生。

        “学姐最近如果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可以我。”

        这些是他干的?但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催眠?

        小鸟游令和陷入了沉默,最后只能猜测应该是催眠。

        她也没了解过催眠,但多少有听说过心理暗示和诱导自杀的案件。

        除此之外小鸟游令和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性,至于……

        最后她拿起了手机,先把自己的家庭医生喊了过来,然后在给纯子打过去电话。

        “去查个人,我所读的那所高中,一年级里有个叫羽生凌的,给我把他的所有资料拿过来。”

        黑田玲奈稍微犹豫了一会,“再叫黑田家资助的那几家神社派几个法师过来,告诉他们如果敢糊弄,以后别想再利用黑田家的资源。”

        “明天我出去后你带几个人给我把房子给我里里外外检查一遍。”

        黑田玲奈放下手机,目前能做的只有这些……

        目光再次扫过桌面上的镜子的时候,黑田玲奈似乎看见镜子里的少女正冲自己微笑,认真去看的时候镜子里依旧正常。

        她把小镜子倒扣在桌子看,这才觉得稍微松了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