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女不强天不容在线阅读 - 第324章有人拦路

第324章有人拦路

        叶诗琪一开始还以为是这些小女孩,想认识这些公子哥和小姐,用这种目光看她们姐妹。

        后来得知,原来这些人就像是平民见到别人做马车牛车羡慕的目光,那不就是前世别人开宝马法拉利之类的名车。

        11路车或者是坐地铁,骑摩托车,车子差一些人都会以这种目光看别人开豪车。

        叶诗琪和四姐叶凤琪陪同这些公子哥和小姐,外加跟着他们一群人的马车,骑马的护卫,经过村子接收过不少的目光。

        在村中央一处拐弯的路上,从这里过去很快就到村口,却在此时从另外一条巷子冲出来些人。

        这些人首先把他们骑车子的拦住,后面的也跟着停了下来。

        “喂,好狗不挡道,快点让开。”四姐叶凤琪首先对那些拦着道路的人说话。

        “这位四妹妹,我们家小姐有事情和这些公子说。”这个家丁打扮的人道。

        “切,你们家的小姐,她们是不是找错了人?以她们的年纪,找这些公子也不怕羞的慌!”

        四姐叶凤琪又说道,他认识这些家丁谁家的人。

        前面有人拦路,后面的骑马的护卫有几个快速上前,看那拿刀的架势,一言不合就会和这些人打杀起来。

        “走走走,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

        被这个几个这么凶的护卫赶,这些人手中也拿着棍棒,其中的人也拿着刀剑。

        他们自己事自己知道,他们的刀剑能和这些护卫的刀剑比锋利吗?

        平常也就对村民耀武杨威,吓一下胆小的村民还可以,对真正的练家子,此刻他们是胆怯的。

        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不会被罚,其中有一个胆怯的说道:“我们家的主子,好歹也和你们唐家的主子是亲戚。”

        司马柔美小声的对旁边不远住的唐夕夜说道:“你家的亲戚?”

        唐夕夜无动于衷的一个冷笑:“是一个赶上门认亲戚的,我可没有这种亲戚。”

        他们俩的话语拦路的好像是听到了:“唐家少爷,我们家的大少奶奶是你们唐家嫁过来的,怎么不会是亲戚呢!”

        司马柔美又问唐顺延道:“听说了没?说是你家的亲戚!”

        唐顺延有些不耐烦,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冷冰冰的道:“不认识!”

        “哈哈哈哈!”

        那些男孩们都跟着笑了起来。

        叶诗琪……,唐家的旁支嫁过来布神村一个庶女,叶正杰大少爷的妻子,就因为这件事,叶志伟家的那些人到处唱,在圈里显摆。

        新娘子嫁过来第二天发现,叶正杰大少爷有通房丫鬟,正准备以正室的身份,把这些丫鬟打发出去。

        谁不知叶正杰和家人都护着,和那两个丫鬟已经有了身孕。

        这个唐家的小姐也不是那么容易吃亏的,直接把这两个通房丫鬟赶去洗衣房。

        叶正杰和家人这刚高攀上了唐家的人,妻子这么做,他也不敢吭声,暗地里让人照顾那两个丫鬟。

        其实他又怎么只有这两个丫鬟,有生了孩子的姨娘。

        他怕这个唐小姐知道了,走在结婚的时候把人送去了县城里租房子住,地事情瞒了下来。

        叶正杰有姨娘在县城租房子住,叶诗琪知道的有点偶然,去年拜托小姨夫帮他们在县城里买一座房子。

        并且租店铺在县城里,专门卖他们的庄园的瓜果蔬菜。

        那房子是他们准备店铺的员工住或者是生意越做越大的时候,从这里搬出去。

        小姨夫说已经找到了一座房子,那户人家搬迁到别处去,把房子卖掉,于是他们五姐妹和父亲母去看。

        这座房子没有让爷爷奶奶和赖姨娘知道,是他们家暗地里置业的财产,已经开始防备爷爷奶奶他们。

        那一天他们去看房子,房子挺大的,有主院,东西南北都有院子,价钱也不少。

        以他们这几年赚的钱,租一间店铺,买一座房子绰绰有余,于是看中了这座房子。

        他们看完了房子准备去县衙给银子写文书地契约,走过了一条街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他们走近路过了这条巷子就可以到县城衙门。

        却从巷子口不远处的一个院子,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没有发现他们,最和一个女人,还有两个小孩在拉拉扯扯,表现的依依不舍的。

        从他们的语言中猜测到,这正是叶正杰在外面养的外室。

        “快走,咱们公子都说不认识!”

        那个家丁不停的解释,现场的护卫和主人家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只不过他们在装傻不和这些人多聊而已。

        却在此时,从两边的巷子有人抬出来几辆小轿子,来到了路旁停下了轿子,里面的人没有下轿子,拉开轿子的布帘,露出一张大饼脸。

        “哎呦,妈呀,妖怪!”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然后又有人:“噗……!”

        另外的几辆轿子也有人拉开了布帘,又有一张大饼脸和几张相貌平凡的女孩子的脸露了出来。

        “哎呦,还有妖怪!”

        继续又出现这个人的声音,第二次出现声音已经有人注意是谁说的话。

        骑单车的其中一位贵公子,他嫌弃的目光看那两张脸。

        “你……!”

        大饼脸姐妹同时对说他们是妖怪的男子气的瞪大了牛眼。

        “哎呦,这个模样更丑了!”这时是另外一个贵公子说的话。

        叶诗琪……,发现这几个不正是几年前和她们斗殴,这几年时不时的来几出阴谋事件。

        大姐也被他们算计中,他们想算计自己的大姐,嫁给他们的二哥人渣,父母和她们姐妹又会答应。

        又见到了另外一些女子他们也在一些轿子上坐着,在另外几个小巷停留着,这些人都是在看热闹,还是专门来这里等待他们?

        “呜呜呜,我只不过是想让你们,见到你们的那位唐公子,跟他说一声,我很想念他。”

        大饼脸之一号叶金香,叶正雄的大妹妹,嫉妒叶家五姐妹,算计叶家五姐妹,特别是姐妹中的大姐。

        今年十六七岁,五短肥胖的身材。

        好看中的这位唐家公子,是一位唐家旁支的庶出公子。

        这几年叶家的庄园不停的有客人从各个地方进入里面做客,能出来游玩更多的是富贵家的公子。

        叶家庄园这么多来自于富贵家的公子和小姐到那里去游玩,村里的几个《财主的儿女们》不得不去叶家的庄园消费。

        为此而认识一些别的男子,女子,为他们以后嫁娶做准备。

        当然也会有别的村子的财主儿女们有这样的想法,叶金香和一些同一个村子的财主女儿,本来和叶家女孩有仇恨,又不得不给他们庄园送钱。

        为了不去庄园给他们家送钱,很多时候都会半路拦截所喜欢的人。

        “大姐,别哭啦,相信那位唐公子也会挂念你,只是有事没来而已……!”

        大饼脸二号叶兰芝,叶正雄的二妹,年纪有十二三岁,和如姐姐的身高差不多,同样的肥胖,一张大饼脸长得好像。

        “呃……!那位唐家的大哥会喜欢你这样的?难道他会喜欢一头猪?别做白日梦了,人家是在躲你们好吧?也不知道你们太给自己脸了,也不看看自己这丑陋的模样!”

        有一位公子哥如此毒舌,带头跟着这些小少年做出呕吐的表情,那些护卫也跟着笑话。

        “呜呜……!”叶

        金香下了轿子的布帘,在里面大哭,肥胖是她的硬伤,这几年一直被别人如此嘲笑,想着减肥又减不下去。

        最大的一个原因是见到好吃的猛吃,平时又难运动,就这么几步路也要人抬轿子。

        她们对叶家五姐妹如此痛恨,是他们姐妹认识不到如此的贵公子,也做不了朋友,更没有他们又白用嫩的皮肤和好身材。

        “你们太过分了,咱们胖又不是吃你们家的米!”

        叶兰芝肥胖的手指指着那些嘲笑他们的男子,然后要面对叶诗琪两姐妹邓岩说道:“都怪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让他们如此做,他们怎么会如此侮辱我们!”

        叶诗琪……,躺着也会中枪,她都没说话好吧,很认同这些小男孩的话语,如此到处招惹仇恨,不骂你们骂谁?

        “吼吼,说你胖,你还有面子了?是谁招惹谁啊?拦我们的路干啥嘞?”四姐叶凤琪从来在妹妹的身边都会保驾护航。

        “公子们,我这两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不如

        你们留下名字,我们做朋友!”五人中的一个和他们相仿年纪的女子,正是这两个大饼脸的堂妹,见到他们出头成不了事,又怕失去机会。

        “对哦,我们都差不多的年纪,你们能和这两个女子做朋友,也能和我们做朋友,其实我们也会琴棋书画的。”

        又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子,顾不得在轿子凉爽一些,准备要下轿。

        “别跟他们废话了,开路!”

        唐顺延刚才还让他们多说几句,虽然停在此处有些不耐烦,停在大路上太阳好晒。

        这令他对这俩女人生气的,是他们对叶家姐妹不友好。

        “对,把这几个赶走,这些丑女想要和我们做朋友,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多丑!”唐夕夜也跟着说道,眼神和语气配合的很好。

        “快去把他们赶走,不走就把他们打伤,最不怕的就是赔偿,让他们常常痛的滋味!”

        公子哥们开始发怒了,护卫们拿着他们的刀,剑准备来一个砍杀。

        那几个拦住路的家丁见这阵容,只怕娘亲生的腿不够长,不做任何停留的快速跑远。

        那几个抬轿子的,他们也不傻,只不过是打一份工,可不想掉脑袋,就算不死,被打一顿也很冤。

        “哎哎哎,别把轿子抬走……!”

        两个大饼脸和她们的姐妹急急的喊道,抬轿子的可不管那么多,跑的越远越好,一下子从巷子里消失。

        路上一下子清了,叶诗琪和姐姐又和这些公子哥一起骑单车,就这么晒了一下,感觉两只手臂晒得更红了。

        这还是为了防晒穿的长袖裤裙,也幸好她有空间水可以改善皮肤。

        叶诗琪和这些伙伴来到路边的庄园,来迎接他们的当然是李志军这个庄园管事。

        “外甥女,这一次又谁赢了前三名!”

        叶诗琪对于大舅笑笑神秘的说道:“您猜……!”

        于是她把铁牛交给了李志军,空着手去留给她的房间洗澡更换衣服。

        “大舅,你猜出了没有啊!”叶凤琪狡猾的笑一下,跟着小妹的后面来到隔壁的房间去洗澡,换衣服。

        “我猜,肯定是你们姐妹赢了!”

        李志军对外甥女的背后大喊一句,引来了庄园里一些客人的目光。

        “往自己的脸贴金”唐夕夜前三名没有,对李志军不友好的一瞪眼。

        “哈哈,自信,自信!”

        李志军并没有在意,这些小少年已经在他这个庄园好几年的常客,对个人的性格很了解,虽然嘴上毒了一点却人不坏。

        他们都是自己的大主顾啊!

        李志军有了第一次,外甥女给他画的图的钓鱼竿,这个钓鱼竿当然是大卖。

        有一些来庄园玩的,没有钓鱼竿,还在这里买。

        他的钓鱼竿也会创新,好多种规格不同的价钱,反正价格在那里,如果那些人觉得自己的工具不够好,那就花钱买更好的呗!

        就像“猪笼入水”那样,财源滚滚的来,他除了管理一下庄园,晚上就会加班做钓鱼竿。

        一开始那座山还没种植更好的花草树木,后来他灵机一动,钓鱼竿能大卖。

        当然多种一些风景竹子,特别是这一种能做钓鱼竿的竹子。

        山上也会种一些果树,风景的花草,走路上山还有阶梯,并且建设了一些平台凉亭。

        叶诗琪经常来庄园,并且好多时候都是一身汗的,这里已经有属于她的房间,在这里可以午觉,可以洗澡换衣服。

        更可以过夜,这里距离村子这么近,她是从来没有在这里过夜的。

        就如现在这些伙伴们来这里住夜,也许是陪伴他们吃过晚饭之后,家里的牛车会送她们回家。

        这两年几位大一点的姐姐不出来这边庄园,在家里绣花帮着母亲管理家里,她和四姐就成为了这个庄园的常客。

        当然也不会天天如此,这些公子哥除了放假的日子来,平常是要去书院读书的。

        那位司马柔美县令千金,也是在书院读书,他们没来来这个庄园玩。

        她和姐姐会在家里陪伴着别的姐姐,她也会利用这些时间学习她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