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憋宝人在线阅读 - 第497章 沈韵的局

第497章 沈韵的局

        男人闻言,脸色微变,“你,你确定?你们怎么知道有我在?”

        “哼。”

        王小六儿冷笑一声,“就你那脚气的味儿,隔着多远,我都能闻到。”

        “你放屁!”

        男人一听这话,有些急眼,“我包上了!”

        “你包上了也没用,我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王小六儿把嘴一撇,“按照我对沈韵的了解,我们俩也有些时日没见过了,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以沈韵的个性,我一进门儿,都必然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表现得极是热情。但她没有。”

        王小六顿了顿,“表面上看,她是在搔首弄姿,拖着时间,实际上,她是感觉到有人藏在暗处。他不动声色,主要有两种原因,其一,是沈韵尚且不知道你躲在那里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要动手,别的倒还好,搅乱了她的好事,未免狼狈了些。这其二,他也是在等。”

        男人微微地眯起眼睛,“在等什么?”

        “在等时机。”

        王小六儿背着手,看着天边,“那天晚上,表面上,只有我和沈韵两个人,实际上,除却我和她以外,还有三个人,这三个人没有进到房间里来,但是距离我们,只不过是一墙之隔。我相信,那天晚上要是你会动手的话,你会死的更惨。”

        王小六儿缓缓地眨巴了一下眼睛,“她中间打了两个电话,我虽然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但是看她的样子,第一个电话,是叫人来帮忙,第二个电话,十有八九,是想暗中调查来人到底是谁。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早就暴露了。比较有意思的是,沈韵确定了你的身份,但是没有叫人动手,反而耍了一点小手段。她知道你觊觎她很久了,求而不得,而故意通过我来刺激你,让你怒不可遏,找我的麻烦,而在沈韵的预谋之中,我跟你之间,肯定会有一场大战,而最理想的结果是,你会死在我的手里,这样,她既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又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而我,会因为这件事,牢牢地被捆在她的手里。”

        王小六儿长叹一声,“我要是杀了你,势必会得罪长风楼,而长风楼,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抵抗得了的,所以,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我不得不跪在沈韵的脚下。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举两得的时期。”

        男人听着王小六儿的话,显得有些惊讶,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来,“那,她凭什么相信,你一定可以战胜我?”

        “因为,她了解我。”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一个男人,到底有多大能耐,别人不清楚,她这样的,还不清楚么?再说了,就算我就此丧命,对沈韵来说,也算不上是什么损失,毕竟,眼下这一关,她已经过了,下一步,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找一个替代者,去找一个,可能比我更合适的合作伙伴。赌,这种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她赢了,就赢得很彻底,她输了,也不算伤筋动骨,这还有什么不敢的。再说了,我或许会死,这是肯定的,但是,你一定会死,这才是整个事件的根本。”

        “为什么?”

        “因为,你是叛徒,而且,你现在死了,有一个充足的借口。”

        王小六儿说着,又冷笑一声,“要不然,你可以现在回去试试,如果你能活到明天,那算我看错了沈韵的为人。当然了,你还有一个机会,就是回去找你的主子,不过嘛。”

        王小六儿寻思寻思,看向他,“我估计着,你的主子,也不太会为你出头。因为如果她想跟沈韵彻底撕破脸,就不会把这件事做得这么鬼鬼祟祟,而实际上,这次战败,对于你的主子来说,意味着你的价值大打折扣,我这么说吧。”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向那人,“一只战败了恶犬,又知道太多的秘密,这样的人,有利用的价值么?我放你回去,是我不愿意惹这一身骚,可问题是,你的主人,会不会也这么想?”

        男人目光闪烁,没做声。

        王小六儿还长叹一声,“所以,你回去,势必死路一条。”

        “你想让我死在他们的手上,以免,给自己找麻烦!”

        “你错了,我只是觉得,我跟你,没那么大的仇。”

        王小六儿瞅了瞅他,“沈韵和我,确实有点儿事儿,可问题是,我没有强迫她,你看到了,也是知道的,而且,沈韵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她跟谁,不跟谁,好像都无所谓,不是么?再说你的主子,你的主子,想跟我聊聊,那就聊聊呗?他好像,还没有示意你非要杀了我不可,更何况,你的主子,可能以后都不是你的主子了,那问题来了,你杀我,是为了谁呢?”

        男人听完这话,愣了半天,他低头,他沉思,他想了又想。

        “那你说,为今之计,我要怎样做,才能保住一条命?”

        “我要是你,我就远走高飞,让别人找不到我。”

        王小六儿转头看向他,“不过,走之前,我倒是觉得,你不妨告诉我一声,你的主子,到底是谁?”

        “哼哼哼哼哼……”

        男人闻言,发出了一阵怪笑,“你觉得我会说么?我说了,我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不说就不说吧,再见。”

        王小六儿转过身来,摆摆手,走了。

        男人看着王小六儿溜溜达达地离开,也跟着爬了起来。

        他伸手,擦了擦嘴角,反复想着王小六儿的话,心里头空落落的,颇有些六神无主的意思。

        “我竟然输了。”

        男人嘀咕着,看着自己的双手,微微颤抖,“我竟然输了……”

        “谁?”

        冷风拂过,男人感觉不对,他微微一侧头,看向了林中。

        此时,溪水潺潺的河畔位置,一个隐秘的角落里,若隐若现地,正站着一个人。

        他不知何时来的,悄无声息地站着,他看不清身形,看不清脸,就像是鬼一样,直勾勾地,正盯着他。

        想起了王小六儿说的话,男人不由得心中一沉。

        他没动,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直到对方一伸手,抽出一把细长的弯刀。

        ——割——

        林子里发生什么事情,都跟王小六儿没多大关系,他不关心,也不想管,甚至,他都没有要跟那些人交手的必要。

        他只是单纯地想试试看,自己跟真正的一品高手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仅此而已。

        很快王小六儿就回去了,去了火锅城,现在的火锅城真是越来越忙了,本来想找个空位坐一会儿的,却发现没位置,早早地就被李红杏儿赶到了地下室去。

        地下室收拾的挺干净,有一些被替换下来的桌椅,王小六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有点饿了,那小蘑菇去给找点吃的,结果抱着一个火锅下来,帮王小六儿把锅支起来,然后笑嘻嘻地去拿吃的了。

        王小六儿最爱的是手切羊腿肉,也喜欢鲜切的白豆腐,当然菌锅粉丝什么的少不了的,有这小妮子在,倒是轻巧,连调酱都不用自己亲自去了。

        小妮子帮王小六儿端来各种食材以后,又到给倒了一大壶的冰鲜柠檬,然后就蹦蹦跶跶地去楼上帮忙去了。

        店里实在太忙了,也没办法,好在王小六儿能理解,也不介意,自己在地下室里吃自己的。

        自从开了这个店,基本上实现了火锅自由,不过,火锅这种东西其实挺奇的,怎么吃,也不觉得腻味,王小六儿连上wifi看着电影,自己一边吃饭,倒也很是自在。

        没过一会儿,李红杏儿得了空档,下来了,风姿绰约地过来陪王小六儿坐了一会儿,就被前台给叫走了。

        那小妮子是帮忙,她是真忙,没办法,谁让她现在是这里的负责人呢?

        李红杏刚走没多大一会儿,柳婳就过来了,柳婳就那样儿,走到哪儿,都像是处在世界的最中心似的。

        她跟李红杏儿认识,打了个招呼,就去找王小六儿了,一看王小六儿正吃饭呢,她也饿了,就叫了一份餐具,加了点肉,然后就着王小六儿的残羹剩饭吃了起来。

        其实柳婳这个人相当地“刁”,平素里是个挑剔的人,但是不知道为啥,到王小六儿这边,看起来就随便多了,有的时候也挺有意思的。

        王小六儿看她把头发再次染黑了,然后留了一个黑长直的中分,两个耳环,不大,但是很长,加上她眉毛和眼睛都比一般人显得略微长一些,配上那猩红的暗色唇膏掩映下不大的小嘴儿,看着其实挺“妖”的。

        倒不是说打扮得多夸张,而是那种气质,一看就是小野猫小野马啥的,不太好伺候的那种。

        不过想想柳婳的一贯作风,也确实,这么说吧,这世界上的女人很多,但是像柳婳一样的女人,真没几个,这个女人,不玩“性感”那一套,就是个王者,真要玩儿起来,真没几个人能玩得过她,要说柳婳有缺点,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脾气不太好,王小六儿虽然没被柳婳骂过,但是他见过柳婳凶别人,那真是虎豹一般,凶得厉害,一点儿面子都给那种。

        她没凶过王小六儿,一来,王小六儿也不惹她,二来,就算真惹到了,她也不敢。

        她有点儿怕王小六儿,是那种,又爱又怕那种。

        看起来有点儿奇怪,但是,也不是很难理解,毕竟硬实力在那摆着呢,王小六儿对付女人正经有一套。

        “老板,最近这两天,你看见冯楠没有?”

        柳婳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王小六儿。

        王小六儿撩起眼皮看看她,“你问她干嘛?”

        “没,就是这么长时间,也没见着她,挺奇怪的。”

        “没什么好奇怪的。”

        王小六儿撇了撇嘴,“等她有事儿了,就来了,没事儿的时候,也看不见人。”

        “还带这样的?”

        柳婳有点儿惊讶,惊讶之后,又有点儿想笑。

        王小六儿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玩味,忍不住悠悠地瞅了她一眼,“怎么的,你那么兴奋干嘛?”

        “没有,哪有兴奋。”

        柳婳在一边咯咯地笑个不停,然后想了想,还含情脉脉地看向了王小六儿,“老板,我问你个事儿啊!”

        “问呗。”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柳婳挑了挑眉毛,看着王小六儿,笑嘻嘻地。

        王小六儿一愣,然后上下打量,最后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还行吧。”

        “就还行?”

        “还行。”

        王小六儿嘴里嘀咕着,又幽幽地看向了柳婳,“人长得好看,身材火爆,能歌善舞有才艺,又温柔体贴,会伺候人,照理说,都好的没挑儿了,可是呢。”

        王小六儿吧嗒吧嗒嘴,“一肚子鬼心眼儿,就这不太行。”

        “这话让你说的,没心眼儿,那是傻子。”

        柳婳撇着小嘴儿,还白了他一眼,然后自上而下,把两只手往自己这边一捋,“你没发现,我很之前不一样了么?”

        她眉飞色舞地,“有没有感觉,比之前好看了?”

        “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

        王小六儿笑了起来,“怎么忽然想换颜色了?头发都染了。”

        “没什么,偶尔换换样呗。”

        柳婳还傻笑起来,然后鬼鬼祟祟地把手放在嘴边,小声对王小六儿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告诉别人!”

        “啥秘密?”

        “嗯,其实,这两天你不在,我做了一个事儿,我感觉,你知道了,可能会骂人。”

        “咋的呢?”

        “你先保证,你别骂我。”

        柳婳还吐了吐舌头。

        王小六儿看起来挺纳闷儿,“你先说。”

        “我之前,不是教那个小丫头跳舞来着么。”

        “嗯,然后呢?”

        “我把视频剪了一下,传网上去了。”

        柳婳耷拉着眼皮,略微迟钝了一下,又笑嘻嘻地抬起头来,竖起一根手指,“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就靠着随机播放,一夜涨粉,涨了三十多万。然后……”

        柳婳从旁边带来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放在了桌子上,“你看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