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章 打也打不掉,我都快烦死了!

第五百七十章 打也打不掉,我都快烦死了!

        徐州,东海郡。

        长长的荆条被捆绑在一个八尺大汉的身上,荆条中一根根刺没入了男人的肌肤之中,托着长长的荆棘丛。

        一个赤膊着上身的魁梧男人,迈步走过龙骁营的军寨,最后在港口前驻足,此刻的甘宁与一干海贼兄弟正在练兵。

        隔着老远,就听到了甘宁的嗓门。

        “老子的兵就一条,老子让你战,则万弩齐发,老子让你撞,则与敌船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让你弃大船就弃大船,让小船围剿就小船围剿,万众一心,莫说是区区巨鲲,就是号称无敌水师的江夏黄家军,江东孙家军,龙骁营水军亦是踏灭而过!”

        诚如黄叙提议的那般…

        因为成功捕鲸,甘宁与一干海贼兄弟的威望在龙骁营中一下子达到了顶点。

        再没有一个龙骁营甲士敢不服!

        这一日的训练,除了吕布外,整个龙骁营几乎全部参加!

        “咳咳…”

        就在这时,黄忠走上一步,大声喊道:“陆统领的军令刚刚下达,从今日起,所有龙骁营军士,不论职衔、战功,全部听从甘宁的调派,所有人卸去精钢战戟,配备短刀,全部登船从水手做起,从摇橹撑帆开始练,龙骁营水军与陆军军衔分离,练成一个,提携一个,有本事的就升上去,没本事的,甭管之前立下多大的战功,都老老实实做水手!”

        “陆统领有言,从今往后,操练水军,他只认甘兴霸的上书,他请谁为偏将,陆统领就封谁为偏将,他要罚谁,陆统领依旧照办!”

        此言一出…

        黄忠不忘高喊一句。“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众人齐呼。

        黄忠本就是龙骁营内的牙门将,武艺高强,昔日战汝南,一人力敌对方三人,最后对方三将非死既擒。

        说他是所有将士们瞻仰、佩服的对象,一点都不过分。

        如今,陆统领的话从他的口中念出,再加上甘兴霸捕获巨鲲…

        龙骁营上下,究是再傲睨一切,如今一个个也都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

        “好…”

        甘宁一边往人群中间走一边嚷嚷道:“老子的第一道军令就是,把靴子统统给老子脱了!就像老子一样,光着脚板子!”

        “你们可知道,为何你们连只大鱼都斗不过,因为你们在船舶上,在甲板上站不稳,水师只有脚板子大,才能在颠簸的甲板上立足!从今天开始,你们无论吃饭睡觉,拉屎撒尿,统统光着脚!想要炼成一支无敌水师,先跟老子一样,从脚板子练起!”

        说着话,甘宁直接把自己的靴子给抛入海里。

        他的语气,再度加重了几分。

        “没有一双硬邦邦的脚,那就是无根之草,水战必败!”

        言及此处…甘宁转过身,恰恰,这么一转身的功夫,他看到了龙骁营方阵之后,有一个人,一个赤膊着上身的男子。

        踏…

        踏…

        他正迈着重步,一步一步的朝甘宁走来。

        他是…

        甘宁的眼眸刹那间凝起,当看清楚来人,他才认出,这不就是…龙骁营陆军的绝对统帅——吕影将军么?

        近来…

        军中各种传言,说他便是昔日的吕奉先转世!

        且不说,他是不是吕奉先,单单,他在并州立下的那些功勋,的确也够厉害的!

        就在这时。

        “甘将军…”吕布张口道。“前几日,我吕影看走了眼,今日,特来负荆请罪!”

        没有过多的语言,言简意赅!

        吕布尚武!

        能让他负荆请罪的,那一定是他打从心底里佩服的人。

        且不论陆战!

        这水战中,甘宁能捕获巨鲲,那…他吕布负荆请罪又何妨?

        嘶…

        看到这一幕。

        黄忠都很惊讶…他都没想到,“吕影”能把身份放的这么低!

        “哈哈哈…”

        却见甘宁快步上前,他没有开口,而是一把拽过吕布背后的荆条,也背到自己的身后。

        “以前听说廉颇负荆请罪,就特娘的挺好奇,这荆条到底有多疼?巧了,吕影将军就给我送过来了!”

        “来来来,让我也试试,这身负荆条是不是很舒服啊!”

        唔…

        就连吕布都没想到,这“海贼王”这么豪放,这么会来事儿!

        以前,还真是小瞧他了。

        陆子宇这水军副统领选的是真特么的好!

        当然…

        这也让吕布心生疑窦,副统领都选的这么好了,那正统领…究竟是谁呢?

        顾不上细想,吕布也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这点荆条,挠痒而已!来,你也试试!”

        陆地上的王者…似乎与海洋中的王者相谈甚欢。

        这一刻,海天一下,红色与蓝色彼此交融!

        …

        …

        荆州,襄阳。

        金字牌匾,镇南将军军师府的门外,守卫森严伫立。

        这是蔡瑁办公的场所。

        初平三年,刘表单骑下荆州,获得汉庭敕封的镇南将军。

        作为荆州襄阳城内最为显赫的名门望族,帮助刘表平定荆州的大功臣,蔡瑁被任命为镇南将军军师,手握兵权,在荆襄内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的长姐与二姐分别嫁给了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以及荆州牧刘表。

        不夸张的说,蔡家一门在整个荆州,是里子也有,面子也有,权利通天。

        此刻,一干侍卫看到蔡瑁急冲冲的赶来军事府,纷纷单膝跪地,动作整齐,却是一言不发。

        蔡瑁的表情很僵硬,他的面颊显得有些凌厉肃穆,快步走入其中,屏退了一干随从。

        终于,步入正厅后,他关好门,这才转过身抬起眼眸望向主位上那个头戴斗笠的“女人”…

        “二姐,你…你真是糊涂啊!”

        蔡瑁凝着眉,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

        他一边说话,还不忘一边关好所有的窗子,生怕隔墙有耳!

        面前的女人卸下斗笠,却不是刘表的夫人——蔡氏,还能有谁?

        她皓齿轻启,幽幽的呼出一口浊气,却是一言不发。

        “诶呀…”

        蔡瑁是急的垂头丧气直跺脚。“二姐呀二姐,你说说你,私下里豢养男宠也就罢了,总是去私会那些俊俏的后生,弟弟也从未点破过,可…可…”

        “可你怎么就能怀上了呢?”

        “刘景升都快六十了,这几年又嗜酒如命,哪里碰过二姐?这要是传出去,他总不至于猜不出来,这孩子是别人的吧?”

        “二姐呀二姐,若是这事儿传出去,咱们蔡家可就…就…”

        “唉…我是真丢不起这人!”

        蔡瑁连珠炮似的开口…

        他也是醉了。

        两个姐姐,长姐嫁给黄承彦,矜持有礼,隐居世外,甚至能教出黄月英那样的好闺女。

        怎么这二姐…就…就跟先秦时期的芈月似的,见一个爱一个!

        这是放荡不羁爱自由?

        爱了个锤子!

        这事儿后果很严重,倘若让刘表知晓,那休了二姐还是其次,最重要的,蔡家的名声就全完了。

        人言可畏,到时候…无论是襄阳蒯氏,还是荆州二线的氏族——“庞、马、向、习”,保不齐就要有所行动,锦上添花的人少,可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了!

        到时候,这荆襄氏族的头把交椅?又要归谁呢?

        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二姐,你…你就不能打了这孩子么?”

        蔡瑁提议道。

        蔡夫人无奈的望向肚子。“药也吃过了,可这都几个月了,愣是怎么吃也掉不下来。”

        她的一双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哪怕是无奈状,一双媚眼依旧是摄人心魄。

        当然…

        打不掉也是很正常的。

        汉代的这种药本就效果不咋样。

        当年王美人怀汉献帝刘协的时候,她就预感到大难临头,就差把这种药当水喝了。

        可“婴儿刘协”在王美人的肚子里,照样茁壮成长,百毒不侵!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气运加身…

        这些外在的药物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呵呵…蔡瑁就差呵呵了。“二姐…二姐…唉…诶呀!”

        他已经就要崩溃了…

        “唉声叹气的干嘛?”蔡夫人凝着眉。“打也打不掉,我都快烦死了!”

        她缓缓起身,扶着墙向前走了两步。“现在才三个月,还看不出来,若是再等两个月,就彻底瞒不住了,我来寻你是想办法的,不是抱怨的!”

        “二姐…”蔡瑁嗓子里“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他甚至都不去问那狗男人是谁?

        一来,他觉得他姐都不知道!

        二来,问了也没用!

        “二姐,这事儿你都做出来了,你就说怎么办吧!要不要告诉大姐?”

        “告诉她?那黄家知道了,整个荆州就都知道了。”蔡夫人语气冷冽。“这样吧,暂且让那老不死的加些‘药剂’,让他继续病重在床,不能旁生枝节,之后怎么办,咱们都想想办法!”

        她口中这老不死的自然指的便是荆州牧——刘表。

        至于办法…

        蔡夫人现在心都是乱的,哪里有什么注意,她得冷静下来。

        “要不要…”蔡瑁提议道。“要不要,咱们密信北方的魏王呢?”

        这个想法一经提出,蔡瑁连忙加重了语气。“我听闻那白马侯陆羽已经让龙骁营在徐州东海郡操练水军,如此看来…大魏南下在所难免,荆州纵然是挡,也是螳臂当车…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说话间,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意思,意思再清楚不过,杀了刘表,然后献了荆州!

        这…

        蔡夫人心头“咯噔”一响,真的要对刘表痛下杀手么?

        她纵是毒,却也不容易下这毒手!

        当即她伸出右手,“容我回去想想…”

        她的确得好好想想,她倒是不在乎荆州的归属,她在乎的是她与这肚子里孩子的归属,当然,还有琮儿的归属!

        久闻曹操好人妻…

        可…她属于带球的人妻?曹操能接受么?

        唉…

        长长的叹出口气。

        蔡夫人的心头波涛汹涌,难以平复!

        …

        …

        荆州,新野城。

        衙署后面的草棚,门外是一大片空地,堆着一捆捆草料。

        马厩中,一匹白色的马儿,看起来并不是很有精神,但…刘备却在亲自喂他草料,连带着,将一桶水提来,慢慢的卷起袖子去给马擦洗身子。

        这马儿似乎很听话,一动不动,很是配合。

        而近来,刘备因为报纸的缘故,心情不佳,经常与“的卢”马相伴,似乎这马儿反倒是成了能倾听他心头苦涩的挚友!

        “主公又在给‘的卢’擦身子了!”

        忽的,一道声音骤然响起…

        说话的是诸葛亮,他缓缓走入这马厩中。

        “军师来了。”刘备放下马刷,在水桶里洗了把手,站起身来面朝诸葛亮,只是看起来身子上泥泞不少。“这的卢只认我一个,它脾气古怪,寻常的马夫根本近不了身,也只能我来给他擦拭身子。”

        “主公…”诸葛亮俨然不是来聊马的,他开口道:“据细作探报,襄阳城内的蔡夫人已经三个月没有露面了,就连正旦日的祭祀活动,都是刘琮代为出席!”

        这是…

        话里有话…

        刘备一下子就明白了,眼眸登时凝起。“军师的意思是,蔡夫人已经有孕了!”

        “是!”诸葛亮颔首。“我询问过子龙,他成功收买了那两名蔡夫人信得过的医者,分别取出了一些药物,而这位蔡夫人素来不洁,如此算计下,有孕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言及此处…

        诸葛亮的声音低垂,他是不得以才用这样的方法,并不光彩。

        要知道,蔡夫人是他妻子黄月英的秦姨娘,若不是为了刘备谋下荆州,他断不会如此。

        “为难军师了。”

        刘备拱手。

        诸葛亮连忙扶起刘备,却是一言不发。

        刘备也是略微沉吟,旋即张口问道:“军师打算何时与蔡夫人谈判?”

        “我已经派子龙去襄阳了,见机行事…”诸葛亮轻声道。“子龙是能够信任的人。”

        刘备颔首。

        的确,曹操阵营杀死了赵云的师傅童渊,无论怎么猜想,赵云的投诚都不会让人怀疑。

        同样的,来到新野的时日,赵云一连完成了许多任务,就连甘夫人也对其赞誉有加,甚至阿斗都极其喜欢这个英姿神武的白袍将军!

        呼…

        聊到最后,刘备与诸葛亮侧过身,望向那天空中的繁星,暗夜如磐,总有几颗繁星点亮。

        “孔明?陪我走走?”

        “啊…好…”诸葛亮有些意外。

        繁星之下…

        一对主臣并肩迈步。

        刘备笑着说道。“我以前一直南征北战,长期身子不离马鞍,大腿上肥肉消散,精壮结实;到这里来以后,很久没有骑马作战,闲居安逸,髀肉复生。一想起时光如水,日月蹉跎,人转眼就老了,而功名大业尚未建成,悲从中来!”

        语气很轻…

        可其中蕴含着的,是刘备的不甘!

        他太渴望证明自己了!

        诸葛亮深吸口气,语气加重了一分。

        ——“主公放心,这一次,我们一定能赢!”

        …

        …

        荆州,襄阳城。

        月夜,赵云步履匆匆的走入一家酒肆,心急如焚的就往二楼一间雅间里闯。

        伙计连忙伸手去拦,却听得酒肆中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让他进来!”

        伙计让开了一条道,赵云这才走入厢房之中。

        见到其内的男子,赵云当即道。

        “出事儿了。”

        可对面男子一点也不意外,他只是转过身,犀利的眸子直射向赵云。“烛龙,你这般乱闯进来,会暴露间军司的!”

        这…

        赵云顿了一下,杨修的表情和缓了一些,赵云比他的年龄要大,可此番…明显杨修的底气更足一些。

        “你要知道,如今我们是在敌后,间军司的每一条的情报都对陆师傅的决策至关重要,一个疏忽,就彻底断了这条线!”

        “是我疏忽了。”赵云拱手,算是赔罪…

        杨修熄灭了屋内的两盏烛火,唯独一盏,轻轻的摇曳着的火花,此间的气氛显得格外的紧张。

        “说吧!”

        “诸葛孔明要我动手了?”

        “何时?”

        “随机应变,寻找到恰当的时机,就与蔡夫人谈判!”

        “谈判的内容呢?”

        “迎回长公子刘琦!”

        “噢!”

        急促的一个“噢”字,杨修颔首,他略作沉吟,旋即张口道:“你先想办法拖住,蔡夫人关乎整个荆州,不能让她受制于诸葛孔明…”

        “那…”

        “我即刻飞鸽传书,将这边的情形报送给陆师傅,让他定下方略!在谋取荆州上,咱们必须占据主动!”

        杨修的语气笃定…

        赵云能感受到他语言中的果决。

        执掌间军司,肉眼可见的,杨修成长了许多。

        “好…我尽可能的拖住!”

        “哪怕要见蔡夫人,也必须在陆师傅信笺到来之后。”杨修再度强调。

        “我知道了!”赵云答应的果决。

        不多时…

        烛火再度点上两盏,赵云已经走远。

        烛光下,杨修取来雕版,开始写信…

        哪怕是传往北境洛阳的书信,也必须慎之又慎!只要没有遗失雕版,就算是被截获,也不会出现乱子。

        不说别的,至少,杨修在谍战方面…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这是一种全新的领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