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本州使节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本州使节

        剩下的就看犬上三田耕了。

        奴隶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主要的劳动力。

        能拉来多少人,完全看犬上三田耕的本事。

        为什么没有给犬上三田耕金矿的股份?

        一来是他不配拥有股份,二来,秦长青把制作五石散的方法告诉了犬上三田耕。

        要说挣钱,五石散似乎比开采黄金更挣钱。

        犬上三田耕简直把秦长青当成了再生父母。

        拍着胸脯子保证,他会给这里带来大批大批的奴隶。

        秦长青又让人从对马岛运来一批唐军淘汰的军械,给犬上三田耕的五千人重新武装。

        他们才是攻打本州岛的先锋军,谁家的地盘,谁去打,秦长青负责火力支援,负责给犬上三田耕加油打气。

        李承乾还提出一个合纵连横的策略,趁着小日子内斗,派人挑拨离间,让他们自己先打起来。

        核心只有四个字:锄强扶弱!

        但这还有一个前提,就是四国岛这五千人的战斗力到底咋样。

        可别一触即溃,那就麻烦了。

        所以秦长青把目光放在舰队上,轰就完了。

        次日清晨。

        秦长青起来习俗。

        褚彦冲和李承乾忙着勘探。

        就在秦长青也准备过去看看的时候,有人禀报,本州岛派人来了,质问大唐为何不宣而战。

        秦长青一脸不耐烦,“告诉他,要谈就谈过来,不然滚蛋!”

        还敢来质问本侯,谁给你的勇气?

        他们自大的毛病还真是一脉相传。

        军卒离开,让人在码头喊话:

        “侯爷有令,备上好礼登岛谈话,不谈就滚蛋,惹毛了,打炮轰你娘的!”

        将士们齐心协力,然后有一个连的军卒恰好在清理夹板。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高喊了三声滚!

        那叫一个杀气腾腾,那叫一个嚣张跋扈。

        领头的扶桑人脸色大变,唯独一名穿着长衫的矮小男人,抽出腰间的长剑。

        对着唐军怒目而视,“你们敢羞辱我们?”

        “别废话,要么你登岛,要么你就走!”

        “放屁。”扶桑人怪叫一声,“此乃我本州领土,尔等兴兵范境还如此无礼,谁给你的胆子?”

        军卒胸膛一挺,“凡我大唐水师所到之处,皆为汉土!你们和大唐签订了协议,内陆延伸十二里,现在,你站在我大唐的水疆上,还敢和我放肆?信不信我开炮轰你丫的?”、

        不得不说,大唐水师有他们自己的傲娇。

        区区扶桑小人,也敢在唐军面前犬吠?

        战舰上的将士们也是高举手中的步枪,大声高呼:“杀!杀!杀!”

        那名扶桑人气的牙齿咬得吱嘎作响,恨不得冲上去和唐军同归于尽。

        但也仅仅是一个小想法罢了,唐军之威他不敢撼动。

        其余的扶三人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在绝对实力面前,他们无疑是螳臂当车。

        牙龈都咬出来猩红的鲜血,这个人不得不收刀,脸色阴沉的看着军卒,“带我去见你们的统帅。”

        “礼呢?”军卒瞥了一眼对方,“没礼就别上岸。”

        不得已,这名扶桑人从船上翻找出来一个锦盒,上了案。

        秦长青就坐在住所外的沙滩上,摆着一个茶桌,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瘸子和独眼龙站在左右。

        面对二人发出来的惊天杀气,扶桑使者也是吓得全身直抖。

        他现在很后悔,后悔刚刚为啥要和唐军硬钢了。

        对着秦长青一躬身,“本州世界阿倍保利见过唐朝将军!”

        扶桑人的习惯,多传自于中原。

        阿倍保利看到秦长青压根就没搭理他,又是起不打一出来。

        学着唐人的礼仪,在次对秦长青拱手,“本州使节阿倍保利,见过唐朝将军。”

        呲溜儿!

        秦长青抿了一口茶,茶汤入口,说不出来的舒爽惬意。

        阿倍保利站在对面,也只能是忍气吞声,不敢有任何反驳和作为。

        不难看出来,这个不宣而战的家伙,很有可能一刀剁了他。

        现在,阿倍保利后悔了,真不该装逼,一个人上岸。

        抬起眼皮,扫了对方一眼,带着不屑和嘲讽。

        阿倍保利对这个眼神太熟悉,这就是他们贵族看待奴隶的眼神,想不到这样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由的想起中原的一句话:苍天绕过谁?

        “坐。”

        秦长青很随意的给对方到了一杯茶。

        茶汤入口,阿倍保利一怔,这茶汤居然比国王陛下喝得还要好。

        眼里也变得疑惑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来打仗的还是来享受的?

        在一看秦长青,锦衣玉袍,自身似乎就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气息。

        放眼整个本州,就算是苏我家族的人,也没有他身上的高贵之气浓重。

        很自然的,阿倍保利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迎接他的是打心眼里生气的自惭形秽,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真正的贵族,一直都认为他是权倾朝野的高官,可面对秦长青,他赫然的发现,自己连个弟弟都算不上。

        在秦长青面前,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乡野匹夫。

        颓废的放下手中的茶杯,阿倍保利深吸了一口气,“敢问阁下可是大唐平西侯爷?”

        “正是!”

        啊!

        阿倍保利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

        好半天,这才平复心情,开口道,“秦侯爷,为何纵兵犯境,抢占我国领土?”

        秦长青脸色平静,“此行本侯是在海上游历的,奈何此岛上有人掠我汉朝子民充当奴隶,故而过来看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阿倍保利断然,“天朝上国的子民,就是借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一定是有人造谣生事。”

        造谣?

        秦长青笑了,“当年隋朝东征高句丽,隋朝水师被你国俘虏了很多人,一直奴役至今……”

        “隋朝虽然亡了,但我大唐尚在。”

        “自然要登岛看看,是什么人囚禁我朝子民。可问题是,本侯还没登陆,就遭受到岛上军队的袭击,我开打很正常吧?”

        “结果……”

        秦长青叹了一口气,“你们的军队太不抗揍了,本侯的军队脸冲锋都没做,他们就溃不成军了。本侯也是心善,不想让这里成为无主之地,随后就占领了。”

        “我这么说,你没意见吧?”

        “……”

        阿倍保利:我特么有意见,我意见大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