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还缺秘书吗?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还缺秘书吗?

        吃饭的时候和乔欣云聊了几句。

          全世界金融危机,雷曼兄弟这样的顶级投行都倒了,其他投行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本就要裁人。

          “裁谁也裁不到你吧。”赵泽君给她的杯子里倒了半杯柠檬水笑道。

          “谢谢。”乔欣云握着水杯,微微点头,才说:“正好不太愿意做了,投行这一块,总是要用我爸的资源。以前经济大环境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现在局面紧张,东西方碰撞太严重,再用他的资源,我爸就得担一份人情了,容易犯错误。为了这点年薪犯不着。”

          赵泽君翻眼看了她一眼,意外说:“你还蛮有政治头脑的。”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怎么可能浑浑噩噩,什么都不想。”乔欣云耸耸肩说。

          “以后准备怎么办?”

        乔欣云嘴上说得轻松,‘那点’年薪,一年税后少说是7位数字,这位乔大小姐平时也不从家里拿钱,花钱倒是大手大脚不怎么计算,忽然没了工作,也不知道她后期准备干点什么。

          乔欣云笑吟吟的问:“你还缺秘书吗?”

          “不缺。”赵泽君摇摇头:“吉安娜管理董秘办,手下有一群秘书呢。”

          乔欣云眼睛一瞪,圆溜溜的大眼睛:“那你就开掉一个,给我腾个位置嘛。”

          

        “我说大小姐,不要说你家的背景了,就是凭着你个人的资历和能力,在国内随便一个大公司找个好职位都易如反掌吧,非要来我这里和刚出校门的小姑娘抢饭吃,似乎有失厚道吧。”赵泽君说。

          乔欣云心想,我这可不是和什么小姑娘抢饭吃的问题。

          世上很少有什么一见钟情的事情,按照常理,乔欣云和赵泽君之间,充其量也就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以乔欣云的条件,身边也并不缺乏优秀的男性,赵泽君再好,也不会让她巴巴的主动送上门。

          

        不过,男女之事,就怕琢磨。

          主观上,乔家有意给乔欣云和赵泽君朝一起拉,乔欣云是知道的,因此先入为主,每次遇到赵泽君,十分之中总有那么两三分,不完全是朋友见面,而是带着观察、考察的态度,甚至类似于相亲了,只不过还没相亲那么目的性明确。

          客观上,赵泽君本人的确太优秀。

          一个年轻女人,对另一个年轻男人天然就有好感,不停的给予对方更多的关注,在相处中,发现对方不断的取得惊人的成就,释放出各种吸引人的魅力。

          最初印象就非常好,接下来主观客观双管齐下,这种情况下,不喜欢上那才叫怪。

          赵泽君带着苏昀去敲钟,让看起来很强势冷静的女强人秦沁打了退堂鼓;

        可相反,温温柔柔,和和气气的乔欣云,反而从中看到了机会。

          她辞职,不敢说全部,少说有一半原因,是为了进一步接近赵泽君。

          不过,赵泽君到底没给她‘安排’工作岗位。

        这两个人是在同一个层面上的,赵泽君还不至于真以为,乔家大小姐连个工作都需要自己帮忙。

          乔欣云不需要赵泽君帮忙,但是有人需要。

          杭城,孔慧家。

          160平方精装修的复式房子里,就孔慧一家三口人,显得很宽敞。

        但此时家里的气氛,却非常的压抑。

          孔慧父亲,在杭城某区法院担任中层领导干部的孔明,眉头紧皱,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从烟灰缸的烟头里,多少能看出一个人抽烟时候的心情。

        烟灰缸里的烟头,长短不一,有的已经烧到了烟屁股,有的却还有大半截,可见孔明在抽烟的时候,情绪非常不稳定,很焦虑。

          孔慧老妈坐在对面,也是满脸的愁容,说:“我说你怎么这么糊涂呢,现在是什么市场?人人都知道,金融危机呀!那个人本来就是个诈骗犯,还是你们法院判的,你怎么就敢相信他的呀!”

          孔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说话。

          他有个‘朋友’,叫江源,就是孔慧老母口中那个‘诈骗犯’,十几年前孔明当书记员的时候,正要遇到江源的诈骗案,江源判了几年,出来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和已经升官的孔明联系上了,一来二去,交上了朋友。

          江源出来之后,做起了金融公司,又是搞民间借贷、又是炒期货,没几年就混得风生水起,成了杭城这一块的知名人物。这几年,还带着孔明一起,着实赚了不少钱。

          民间的金融公司,多多少少有些打擦边球的情况,孔明也知道江源笼络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大家心知肚明不点破。

        违法、违反原则的大忙不好帮,可是他现在的职位,在原则以内的小忙,随便一句话,就能帮江源减轻不少麻烦。

          最简单的例子,江源做借贷,有人不还钱,打官司、执行都需要关系。即便法院判了,如果内部没人,可能几十年都执行不了。可有孔明在,帮着催一催,很快就能把钱拿回来。这也不算是违法乱纪。

        由于孔明的关系,江源还能结实不少公检法内部的朋友。

          期货这东西太玄,孔明不敢碰,但是民间借贷,其实就是高利贷,有孔明在不存在会亏,于是江源把家里的活钱,全部放在江源的公司,每个月都有很高的利息回报;

        孔明也是好心,还劝着家里的亲戚,一起投资赚利息。

          哪知道,这次金融危机来得太快太猛,江源的好多债主公司全倒闭了,这些公司大多都是到处欠债,按照优先级,即便是破产,资产也是先还给别的债主,尤其是银行,谁都没本事和银行抢钱。

          孔明得知这些情况后,第一时间找到江源,想把自己和家里亲戚投资的钱都给要回来,哪知道江源公司人去楼空,居然已经带着钱跑路了。

          这下好了,孔家的积蓄全部打了水漂,连这些年赚的和原本的钱,一股脑赔了个干净。

          这也就罢了,日子毕竟还能过,可家里那些亲戚的钱,加在一起好几百万,现在全部来找孔明要说法。

          

        “这些人真是白眼狼,尤其是你那个堂弟,太不是东西了!当初赚钱的时候,那副嘴脸,胸口拍得山响,说什么亏了算他的,赚了算你们哥两的。哼哼,这些年,他少说赚了三四十万吧,可分过你一分钱?现在江源卷钱跑了,他第一个来闹!还去我们幼儿园门口堵着,见人就说……”

          孔慧老妈气得脸都发青。

          他们夫妻两都是体面人,虽然算不上什么模范标兵、道德楷模,可对家里亲戚还是挺有人情味的,以前孔家条件最好,家里这些穷亲戚,能帮的都帮,哪知道这些亲戚在他们走背字的时候,非但不帮忙不理解,还落井下石。

          “哼,投资都是自愿的,没人强迫他们,我还就不搭理他们了,看他们能怎么样!”孔慧老妈气鼓鼓的说。

          孔明把手头的半截烟头狠狠的掐灭在烟灰缸里。

          现在还真不是赌气的时候。如果只是亲戚们来家里闹闹也就罢了,有几个亲戚,就是以他那个堂弟为首,甚至已经闹到他们法院去了!

          院长和书记都分别找孔明谈过话了,要求他尽快处理好家庭内部问题,不要因为这个问题,再闹出什么法院的丑闻来,搞得他很被动。

          万一和江源的关系,真被揭开,拿到台面上来说事,那几个混不吝的亲戚又非要把事情闹大,孔明的公职肯定是保不住了,说不定连爱人幼儿园的工作,都会受到牵连,甚至有违法的嫌疑。

          孔明一咬牙,抬头看了看家里的房子。

          夫妻俩一起过了几十年,孔明有什么心思,什么性情,孔慧老妈再了解不过,她吃了一惊:“老孔,你不会想卖房子吧!”

          “事到如今,先把房子卖了,过了这一关再说。”孔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家里还有套老房子,咱们先住几年,我再想办法……”

          “你还想什么办法啊,去贪啊?!现在房子涨得多快,一套房子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凭我们两正当收入,根本赶不上房价买不起房了!”

        孔慧老妈说着,瞄了眼孔慧,“我们老两口年纪大,住老房子没问题,慧慧怎么办?老房子就一室一厅,她一个大姑娘,难道和小时候一样,住在阳台啊!”

          “我给慧慧租个房子……”

          “爸妈,你们别说了。”

        一直没说话的孔慧忽然开口了,平静的从小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放在茶几上,“这里有280万,你们先拿去,还了亲戚的钱,应该还能剩下个三四十万。你们二老自己留着过日子。”

          “慧慧,这是……”老两口一愣,惊诧的盯着银行卡,然后又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孔慧。

          “慧慧,你钱从哪来的?”孔慧老妈忍不住问。

        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孔慧一直上班,收入虽然还不错,但也就一年十万块钱的规模,这个丫头花钱又不计数的,大手大脚惯了,随便一件衣服、一套化妆品,都能顶一般人一两个月工资,她从哪来的钱?!

          说着话,孔慧老妈一把拉住孔慧的手,担心的想,别是这丫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