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你们还想评先进?

第七十四章 你们还想评先进?

        首都某园林式办公单位中,夏建国正拿着几份文件审阅。

        桌对面,秘书正在向他做汇报。

          夏建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家庭背景,个人努力之外,还有个很有帮助的天赋:一心两用。

          比如现在手里的文件内容,和听到的秘书汇报,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他却能同时进行思考。

          

        “电影这一块查过了,票房都是真的,2.4个亿,力压进口大片,还不包括未来的各种版权,在国内娱乐圈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小斐是出品人……”

          “这个孩子……”夏建国随手把一份文件放下,手放在了办公桌的红机上,想了想,又收回了手,拿起另一份文件,一边看,一边随口说:

        “钱倒是无所谓,只要不是一门心思掉到钱眼里,能正正经经的做点事就很好。不过,这部电影能成功,主要原因还是在赵……赵泽君身上吧。”

          “是的,剧本是他写的,连冯大刚都赞不绝口,电影的宣传力度非常大,营销手段有效,是导致电影成功的主要原因。赵泽君手里有博客中国,和几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战略合作,几乎是国内最大的舆论宣传阵地。他想要全力宣传一部电影,即便是烂片,也能火。”秘书说。

          “舆论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握在蠢人手里,越锋利,对自己的危害越大,关键是看他会不会用。”夏建国翻动着手里的文件,淡淡的说:“小斐和他,还有那个乔,乔欣龙吧,一起办的慈善怎么样了?听说在网络上闹出点动静?”

          “是的。”秘书简要的把近期网络上发生的慈善风波向夏建国做了汇报。

          说到天欣慈善在发布会上,公布那张奇怪的‘捐助地图’的时候,夏建国翻着文件的手微微停了一下,然后把文件放在一边,一心一意的听秘书汇报情况。

          

        一心一意的做一件事,就表明了夏建国对件事重视程度很高,秘书见夏建国放下文件,想了想,试探着问:“首长,他这么做,是不是越界了?”

          “凡事都有一个度,做什么都要在规则以内,无论是明规则还是潜规则,如果依仗着自己手里有牌,就胡闹一气,最后只能被赶下牌桌。”

          夏建国并没有直接回答秘书的话,而是玩味笑了笑,才继续问:“这么说,赵泽君本人、他控制的博客、以及天欣慈善,包括小斐和乔欣龙在内,都没有直接向那个县开火?”

          “没有。他应该只是抛出了一个诱饵,全部是网友自己猜测出来,自行找到的凭证。嗯,有一些凭证,可能是事先有人埋下的伏笔,但也是通过网络翻出来的,并非直接出自他们。”

        秘书顿了顿,说:“现在网络上,大多数人都认为天欣慈善为了顾全大局,受了委屈却不能说。”

          夏建国摇摇头,嘿然一笑,颇有些长辈看到小孩子玩闹时候的表情,然后问:“对了,这个赵泽君今年多大?”

          “不到24。”秘书见到夏建国的笑容,大约已经猜测到对方态度,于是也跟着笑了,说:“实在是太年轻了,根本想不到,这么老练的手段,是出自于一个23岁多的年轻人手里,小斐这次交了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是啊,有能力、有运气、有背景,足够聪明的年轻人很多,这些都不可怕,但年纪轻轻,就知道进退方圆,摸清楚规则的底线和边缘在哪里,能熟练的游走在规则之内,利用规则为自己服务,已经脱离了小聪明的范畴,这才是最难得的。”

          夏建国点点头,起身背着手,望着办公室墙上的一副‘兴云布雨图’,淡淡的说:“龙行变化,可大可小,小时如泥鳅潜伏深潭淤泥之中,大时腾于九天之上,兴云布雨。”

          

        图中,只见漫天云朵,风雨大作,却不见龙身龙首,只在云雾之中,隐隐绰绰的露出真龙一爪。

          “首长,您对他的评价,是不是太高了点?”秘书笑道:“要说是龙,小斐才算吧。”

          

        “小斐啊……”夏建国笑了起来,语气之中有几分政治家罕见的洒脱和大气,说:“当官也好,赚钱也罢,都想着一代传一代,一代比一代好,可哪有万年传承的王朝啊。我这个儿子嘛,即不是从政的料子,也不是经商的人才,要他成龙成风,那是强人所难,画虎不成反类犬。把慈善真正做好了,争一份民望民心,我看倒也是不错的选择,也算是他为这个家尽了一份义务。”

          “明白了。”秘书点点头,看来以后对于天欣慈善的事情,必须大力支持。

          不,不是‘以后’,从这次开始,就必须大力支持。

          

        “那泽字系方面,要不要给予一些照顾?”秘书问。

          “对于赵泽君这个人,不用刻意的做什么,像这种人,只要不去拦他的路,就等于是帮他了,他自然能走出一条通天大路来。行了,不说他们了,说说你,”夏建国回头问秘书:“你今年37了吧?”

          “37岁零两个月。”秘书说。

          “一转眼,也跟了我六年多了。再继续留在我身边,耽误了你。下去历练历练吧。”夏建国看着秘书,眼神里有一种长辈看晚辈的目光,即欣赏,也有期许。

          “首长……”秘书还想说什么,夏建国挥手打断了他:“也不是立刻就给你安排,提前打个招呼,你自己心里有数,考虑下未来。我总是要退的,将来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要相互扶持。”

          “明白了。谢谢首长。”

          

        ……

        ……

          远离建武市和首都都在千里之外的西康市。

          作为全省最穷的几个市之一,西康市每年都会召开若干次扶贫工作会议,详细安排下阶段的主要工作,扶贫工作是当地的重要工作,几乎每次都是市长或者书记亲自挂帅。

          

        “之前的几项工作,各区县一把手挂帅,两个月之内落实,到时候市里由我带队逐一检查。”

          市长宣布完主要工作任务之后,喝了口茶,然后继续说:“另外呢,教育块始终是扶贫的重点工作,这次虽然没有纳入具体任务中,但各区县还是要紧抓不懈。文化教育,是脱贫致富的根本,也是一项长期的投资。”

          目光在西康市下辖的几个县领导脸上一扫,笑道:“我听说,最近你们三个县教委,都收到了一笔百万规模的捐款,希望你们当地能妥善使用这笔经费,确保钱真正的用在教育上。”

          “我们和捐助方将共同监管这笔钱的使用,这也是对方捐款之前提出的唯一要求。每一笔钱,都会有详细的明细,公布在政府网站和对方的网站上。”一位来参会的县长说。

          “对,这个方法好。在扶贫、捐款这一块,我们的压力很大,需要给社会一个清清楚楚的交代,提高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信心。我们市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但网络的建设,已经开始逐步的普及,作为执政者,我们这些人,更要先人一步,熟悉、使用网络工具,学会在新时代、新技术下进行工作。我个人半年前就开通了博客。真别说,很是开拓了眼界,看到以前很多我们注意不到的问题。就比如说最近吧……”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目光一闪,落在一个中年男人脸上,似笑非笑的问:“孙县长,你们平海县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人家捐款,周边兄弟县都有了,偏偏你们这个全市最穷县一毛钱都没落到?”

          虽然是带着笑意问的,可语气中,却有着明显的质问。

          平海县孙县长来之前就在为这个事担心。

          他平时不怎么上网,但是家里孩子上网,县里也有网络工作办公室,最近听说了一些关于‘捐款问题’的传闻,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有人给附近的几个县都捐了钱,偏偏漏下平海县。

          “这个事我特意问过主管教育的王副县长,还有县教委的同志。”孙县长连忙说:“之前我们县已经收到了两笔捐款,一共120万,其中一百万来自于天欣慈善机构的董事之一赵泽君。”

          “哦,也就是说,人家已经捐过了,所以就没有二次捐款,是不是?”市长问。

          

        “应该是这样的。对了,教委已经拿出一部分钱,用于下面乡里小学翻修和教职人员生活条件改善,县里宣传办还专门做了报道,向市教委备案了。”

        说着,看了眼市教委的领导。

          “对,有这回事。”市教委领导补充说:“最近在评选教育先进单位,各县教委都在材料。平海县教委不光上报了扶贫材料,还在市里日报社刊登了一篇文。”

          “先进单位?”市长的脸上的笑容忽然之间就消逝了,眼睛一眯,望着孙县长,一字一句的问:“孙县长,你们县还想评教育先进单位?是不是这个会开得太久了,你犯困发迷糊了?还是早上出门,就压根没睡醒啊?”

          市长一番话说得非常不客气,几乎就差指着鼻子骂了。孙县长心里狂跳,额头上冷汗顿时渗出来了,支支吾吾的说:“市长,这……”

          “什么这这那那的!”

        市长一拍桌子,喝问:“我问你,捐给你们多少钱?!你们扶贫用了多少?剩下来那些在哪?怎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