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青春已逝人生初始

第二百一十四章 青春已逝人生初始

        泽业广场方面正在积极筹划非诚勿扰特别期,大门外广场搭建临时的舞台,配备影音设施。

        搭建个舞台相对便宜些,木板地铺上漂亮点的‘皮’就成,嘉宾的话筒、站台什么的,也都是现成的,搬过来就能用。

        但配套的影音设施可不是几个聚光灯,几个大音响那么简单,要符合电视台节目的录制标准,档次高,设备专业,如果买的话,一套下来要好几百万。

        泽业财务方面的意思是租用,报告打到姜萱这里,姜萱考虑了下,找到了赵泽君。

        “我的意思是直接买,作为泽业广场的固定资产。”姜萱说。

        “哦?怎么这么想?”赵泽君放下批文件的签字笔,问。

        动辄买上千万的车,老赵可以不过脑子,那是个人生活享受,不存在什么性价比的问题,也不影响公司发展,纯粹是花钱买大爷我高兴,老赵要是心血来潮,用钱朝水里丢光听响都行;

        但是公司业务上的钱,无论多少,有要明确用途,用之有理、有利,一分钱都不能乱花。

        “泽业的室内步行街和室外广场,原来规划里,就有一项用途:举办各类活动。现在有了这个梦露的雕像,标志性建筑物,未来的活动肯定更多。每次都需影音设备,与其临时去租哪些二流货,倒不如我们自己买一套上档次的,一次性到位。”

        姜萱顿了顿,“你这边和黄小明不是还有宣传合约嘛,有机会请他来站站台,唱几首歌,再增加增加人气。对了,要是能把那个刘艺菲一起拉来更好。”

        过完年,黄小明的神雕侠侣开播,收视率还不错,凭着这部戏,黄小明正式跻身国内一线男星,顺带还捧红了刘艺菲。

        “黄小明应该问题不大,刘艺菲嘛,这小姑娘后台水比较深,愿不愿参加商演还不一定。到时候我问问再说吧。”赵泽君笑道:“不过你这个想法倒是和我一样的,门口休闲广场的梦露雕像,不能就单纯的当个摆设……你看……”

        说着,把手头的文件递给姜萱。

        国内一个还算是知名的乐队,通过周媛媛的关系,联系了赵泽君,想要在泽业广场的梦露像下面开一场小型演唱会。

        姜萱说得没错,以后泽业广场,各种展会,各类大型活动会越来越多。

        “那就买吧,不过我修正一点。”

        赵泽君那笔在报告书上‘作为泽业固定资产’几个字上一划,随手批了另外几个字‘作为天泽固定资产’,然后还给姜萱,笑道:“术业有专攻,业务分离,让天泽买,泽业用的话就借调,周媛媛掏钱,这妹妹现在不缺钱。”

        姜萱一乐:“行,反正她就听你的,别说买设备,你让她钻小树林她都二话不说跟你走。”

        “说起钻小树林,你今天下午有空没?”赵泽君问。

        “怎么讲?让我跟谁钻小树林去?”姜萱笑道。

        “周娜毕业典礼,让我去参加。万一看见夏语冰挺尴尬的,你带我去一趟?反正她也哥前哥后的叫你。”赵泽君说。

        “是哦,这一晃都四年了!你要是当初没退学,今年也正好毕业。”姜萱感概了一句,然后摇摇头:“我不去,你那个妹妹什么脾气你比我知道,现在又学了点防身术,到时候没看见你,跟我发飙,我可受不了。你不是号称宠妹狂魔嘛,自己搞定。”

        “谁他妈这么无聊,取这个外号?”

        “要是我说,你还真该去。”

        姜萱回头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放下手里报告坐下来,给赵泽君低了一支烟,说:“你现在发展这么快,盯着你的眼睛很多。你是局中人,站得太高,有些话,有些事,有的人的想法,反而传不到你耳朵里来,我在外面做事,有些信息可能比你知道的全面点。”

        “嗯,那怎么说呢?”赵泽君从抽屉里摸出个铜制烟灰缸放在桌上两人之间。

        “泽字系的真实情况怎么样,除了你自己,谁都不清楚;公司表面上的样子都是能装点的很光鲜的,也看不出所以然。外人想要大致知道你的真实情况,就只能从侧面一些小细节上观察推测。”

        姜萱弹了下烟灰,“就比如从周娜身上,就能看出点端倪。都知道你宠这个妹妹,你对她好不好,态度有没有发生变化,就能一定程度上,说明你最近的事业,到底顺不顺利。”

        “就是说,我要是没心思管她了,有可能说明我工作上遇到了一定的麻烦。我要是把她宠得无法无天的,反而说明我底气足?”赵泽君笑了:“这个判断有点片面了吧。”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姜萱笑笑:“不过这就是个说法而已,人红是非多,你站得越高,看你的人就越多,什么说法都有。”

        “照这么说,我还真得去参加一趟。”赵泽君又从桌子里摸出一张请帖晃了晃:“喏,科大也在请我出席毕业典礼,我这个退学生,变成优秀校友了。”

        ……

        苏南大学和科大的毕业典礼,一前一后两天举行。

        先去了一趟苏南大学,和姜萱聊过之后,老赵这趟去苏南大学,干脆大张旗鼓,一辆奔驰开道,一辆悍马殿后,中间是凯迪拉克房车,带了六个保镖,一路浩浩荡荡的杀进大学校园。

        毕业典礼的大礼堂外,停了不少好车和豪车。

        苏南大学出美女是有名的,这两年大学的气氛受到社会上影响,炫耀攀比的很多,开车来的人不仅有学生家长,也不乏所谓的男朋友。

        赵泽君的车队几乎是在一路的注目礼中来到停车场,整场毕业典礼,总是不停的有人回头,冲着坐在靠后的赵泽君方向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毕业典礼结束,老赵请周娜整个寝室的人去搓一顿,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的选车,居然都选了第二辆保姆车。

        “这也坐不下啊,那我坐前面一辆车去。”赵泽君说。

        “啊?你不坐这辆车啊?”一个胸很雄伟的女孩子一脸失望的说。

        正要上车,就看见有个穿宝蓝色学士服的女孩,远远的站在树荫下,朝自己笑。

        夏语冰,还是遇上了。

        走上去聊了两句。

        夏语冰的工作已经搞定了,在建武市某家银行省公司,居然跳过实习期,直接就任主任助理。

        “业务完不成,给我打电话。”赵泽君留了一张个人名片给她。

        “你怎么知道我完不成?小看人。”夏语冰还是把名片收进包里。

        “那,我先走?”赵泽君指了指不远处的车队,一大群莺莺燕燕还在车外等着自己呢。

        “去浪吧,不要欺负小朋友。”

        ……

        参加完苏南大学这边的毕业典礼,第二天是科大的毕业典礼。

        这次老赵就比较低调了,只坐了保姆车,下午典礼开始,中午先和原来寝室几个人吃了顿饭。

        上辈子的老板白俊,还未毕业,他老爸就给他安排好了工作,进中石油;

        所以说上学时候,千万别瞧不起有些成绩不好的人。

        最底层的人来大学,是未了改变命运,稍好一些的普通人,来大学是为了一块敲门砖,而有些人,就是镀个金,走个过场,他的未来是已经确定的,和大学学到了什么毫无关系。

        郭小超自己找了一份销售工作,孙凤城准备考公务员,站神孙亚辉暂时无业,在游戏工作室打金。

        老赵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和别人交心的人,再加上大学就上了一年,还有大半时间都不在寝室,所以寝室这几个同学,真正深处的很少,酒桌上没有多说别的,只叙旧,倒是喝了点酒。

        “你过来帮我吧。”

        上厕所的时候,赵泽君对欧辰说:“南屏工业区那边,星星厂是一个,你以前干过的长生药业也搬过来了,要有个人帮我看着。”

        欧辰点点头:“行。”

        “对了,那个前女友呢?”赵泽君随口问。

        当初为了前女友,欧辰差点跟人家玩命,被老赵带去狠狠嫖了一夜,又去山里的星星厂工作了一个暑假。

        在这个女人身上,欧辰虽然学到了东西,但也的的确确是栽了大跟头的。

        “那个啊,怀孕退学了,生了个女儿,后来听说那个男的赌钱连房子都输了,两个人就在他们以前的小区外面,开了个烧烤摊子。”欧辰说。

        “你没去看过?”

        欧辰摇摇头:“想过,但没去过,觉得也没什么意义了。”

        赵泽君见他脸上神情和话语间,还是有那么一分芥蒂的,于是笑道:“大学结束了,该了的事都了结它,今天我陪你再去见一面。”

        欧辰想了想,“好。”

        下午开完毕业典礼,又和寝室吃了一顿,赵泽君给每个人留下一个吉安娜的电话,天黑后,和欧辰一起坐车,来到了当年他要带刀冲进去杀人的小区外。

        小区外的人行道上,有一溜排大排档,开车的军子记性很好,在一个靠路边垃圾桶的摊子边上停下了。

        一辆豪车忽然出现,引起了周围食客的注意。

        唯独那个烧烤摊子的老板,光着膀子,斜斜的叼着烟,还在低头烤串。

        赵泽君和欧辰下车,站在他面前。

        这才两年多功夫,赵泽君几乎认不出这个人。

        眼前这个手指黢黑,秃顶,一身肥油的胖子,就是当初那个身材高大强壮,把欧辰揍得满地找牙的中年型男。

        “要什么老板?”老板语气聊赖的说。

        欧辰看了他一会,说:“你好。”

        老板这才抬起头来,奇怪的盯着欧辰和赵泽君。

        “你……你们……你是……”老板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目光朝他们身后的凯迪拉克和两名一中一外的保镖上一扫,面露惊诧。

        甚至连手都微微抖了一下。

        “你发什么呆,妈**的烤个肉烤半天,人家客人还等着吃呢!没出息的东西……”

        一阵粗鲁骂声,从后面油乎乎的小门脸里传出来,一个系着围裙,满脸的油腻的女人,已经看不出腰肢来,叉着腰从里面走出来,指着老板就骂。

        “你……你同学……”老板小声说。

        “什么我同学,你又想去赌了吧?”女人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转头看向欧辰。

        整个人忽然如遭雷击一般,一下子怔住了。

        “欧辰……是你啊……你怎么来了……”女人连忙卷起自己的头发,尽量挤出一个看起来美好些的笑容。

        可惜这几年的艰难生活,早就让她不复当年的容光。

        几根胡萝卜一样的手指,满是油渍和龟裂,脸上也早早的泛起了皱纹,一头黑发中,夹杂着大片营养不良的灰白色。

        和当年那个带着几分秀气的,外人口中的傍大款的漂亮生大学生,判若两人。

        欧辰盯着她看了足足有快十秒钟,极力的想要从面前这个粗鲁妇人的身上,找到初恋的影子。

        然而只是徒劳,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把那个能让他豁出命去保护的女孩子,和眼前这个满口脏话的油腻‘中年妇女’联系在一起。

        有些事,有些人,一旦过去了,永远回不来,找不到了。

        十几秒后,他才很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正好路过。”

        “两位老板……要不……去家里坐坐?”老板的语气有些惊恐。

        欧辰想了想,对他说:“我们喝杯酒吧。”

        说着,从烧烤摊子下,拎出两瓶啤酒打开,一瓶放在老板的面前。

        老板愣住了,女人用胳膊捅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酒瓶,小心翼翼的和欧辰碰了下。

        欧辰仰脖,咕咚咕咚喝干。

        “走了,再见。”放下瓶子,欧辰转身离开。

        凯迪拉克缓缓发动,远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夫妻俩。

        车中,欧辰靠在椅子上,忽然流下两行眼泪。

        “想帮她,就去帮帮她,也没什么。”赵泽君说。

        欧辰摇摇头,平静的问赵泽君:“老赵,我们的少年青春,是不是就这样,已经结束了?”

        赵泽君想了想,点点头:“但我们的人生,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