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到底是什么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到底是什么人?

        尚荷最深处的小别墅中。

          丁岚穿着一身睡袍靠在沙发上,手中的高脚杯中,小半杯红酒在灯光下折射出幽幽的光泽。

          赵泽君站在吧台前倒了一杯矿泉水,一边问:“这个丹尼尔你怎么认识的?”

          “来过几次尚荷,不算熟。这个人我查了,的确是香格里拉的发展部高级副总经理,全名丹尼尔.泰勒,牛津毕业,专攻酒店管理和心理学,曾经参与过首都、沪市的香格里拉项目。”

          说完,放下杯子,问:“怎么,你对他有怀疑?”

          “怀疑谈不上,相反,我倒是觉得这是个人才,很专业,也很懂得怎么样去和人沟通,大概是有心理学的背景吧,老外的心理学和我们国内的所谓心理学可不是一回事。”

          赵泽君摇摇头,转过身和丁岚面对面坐下,说:“只是觉得有些巧合了,正好我需要和大型酒店合作,对方就找上了们,今天正好拿到五千万可用资金,之前我还在想怎么用这笔钱,恰好这个合作项目的保证金,就需要五六千万。”

          丁岚沉吟了片刻,“听上去是有些巧合。不过有没有可能是你想多了,据我所知,这些年香格里拉的确在大力朝内地拓展业务,去年市里还有过传闻,香格里拉要来建设酒店,后来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而作罢。这个丹尼尔是负责华东这一块的,再次把眼光投入到建武市也理所当然。”

          “这个郭氏集团,倒是对内地的情况很了解。”赵泽君笑了笑:“关系就是钱,关系就是股份,没想到,我的面子还挺值钱的。”

          “你以为呢?”丁岚看着他的侧脸,说:“你早就不是当年为了女人打老师的大学生了,你说泽字系不存在,可外面的人并不这么看。在苏南省,尤其是你没花钱就拿到了一块那么大的商业用地之后,你赵总的名声,几乎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几次很随意的卖人情出去,对方都跟着轻轻松松赚钱,长生药业,百度腾讯股票,甚至是南屏工业区,哪个不是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南屏工业区明显就是市里未来的工业重点区域,你和花老二加起来,再加上那位顺丰小哥,你们三个,几乎就是南屏工业区的话事人。你这样的当红炸子鸡,谁不想巴结你,跟着你后面赚一笔。”

          说着,抿嘴一笑:“你看,我巴结你都巴结到床上去了。”

          “哦,你是为了这个目的跟我上床的啊。”赵泽君挑起丁岚的尖尖的下巴,眯着眼问:“你在承业公司也有股份吧,听说赚了不少,那你和欧阳靖,巴结到什么地步了?”

          “你猜呢?”丁岚毫不示弱的看着她,笑吟吟的反问,还故意眨了眨眼睛。

          “我才懒得去猜。”赵泽君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说起顺丰小哥,你要是有闲钱,他又愿意,也能巴结巴结,我看好未来的快递业。”

          “我还真问了,人家顺丰不愿意,把股份看得比命都重。”丁岚说。

          “顺丰吗,老总很强势,或许有别的大额资金来源,不缺钱也说不定。”赵泽君嗯了一声,王伟在国内商圈向来非常低调,在上市前十几年,几乎根本没上过媒体,大多数人连他长的什么样子,是胖是瘦都不清楚,因此对于顺丰的资金状况和来源,融资过程,老赵其实也没太多了解。

          说回香格里拉,合作的话,需要赵泽君提供一块地,酒店是高层建筑,占地面积不大,于是问丁岚:“紧挨着泽业广场的商业用地,你能不能拿到?”

          “正规途径拿的话肯定很贵,你赵总在那开了个泽业广场,把整个腾飞街道的地价都带高了,新规划的商业用地招标,竞拍价格吓死人。不过嘛……”

          赵泽君看了眼丁岚:“不过什么?”

          “也没什么,前两年有人欠我钱,把腾飞社区的一块商业用地抵给了我。”她冲赵泽君眨眨眼:“你说巧不巧,正好就和原来的星星厂,隔着一条马路。”

          “多少钱,我买了。要不,给你折算在酒店股份里,你不是喜欢到处入股嘛。”赵泽君说。

          

        丁岚笑眯眯的看着赵泽君,不说话。

          “要不,咱们去床上聊?”赵泽君朝上凑。

          “少来,我要巴结的人又不止你一个。”丁岚晃着手里的红酒,悠悠的自言自语:“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人都给你了,地再给你,那我拿什么去巴结人家。建武市要地的年轻帅哥,可不止你赵总一个。”

          赵泽君嘴角一挑,明白了,女人终究还是女人,刚才开玩笑问她和欧阳靖‘巴结’到什么程度了,这女人当时嘻嘻哈哈的,其实心里记着仇呢,现在发作了。

          “你这话不对吧,我这是付出体力劳动的。”赵泽君说着话,把衬衫扣子解了,露出精壮的上身。

          “你干吗?吓唬不懂事小姑娘啊?”丁岚慵懒的靠在沙发,两条长腿交叉在一起,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说:“有本事裤子也脱了,又不是没看过,吓唬谁呢?”

          “我从来不吓唬人。”赵泽君抽出皮带,凌空打了个爆响,一脸凶残的逼近到沙发边。

          丁岚飞过来一个媚眼,轻咬艳红的嘴唇,腻腻的说:“要不要翻过身,让你打?”

          说完,侧躺在沙发上,留给赵泽君一条起伏的背影,半透明的丝绸睡袍下,两瓣水蜜桃形状微微扭动着。

          

        赵泽君甩开皮带就扑了上去。

          ……

          一场在计划之中,却提前了时间的炮战。

          “我他妈就说这是体力活吧。”赵泽君一身汗,咕咚咕咚大口喝着水。

          “嗯,看在你还算卖力的份上,地给你吧,有钱给钱,没钱就折算股份,不许黑我。”丁岚把盘在头顶的头发松开,看了狂灌水的赵泽君一眼,忽然扑哧一笑,说:“还说我该补水,瞧你那样。”

          说着,拿起放在边上茶几上的红酒,抬起腿用大脚趾顶了顶赵泽君的脊梁,“帮我去冰箱拿几块冰来,多拿几块,热死了。”

          赵泽君起身到边上的冰箱里,舀了一小勺碎冰,倒进丁岚的酒杯里。

          “年纪也不小了,少喝点冰的。”赵泽君看了丁岚的小腹一眼,“当心肚子疼。”

          说起肚子,丁岚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阴霾。

          “怎么了?”赵泽君坐下问。

          丁岚脸上的异样一闪而过,随机恢复正常,挤出一丝笑,说:“你违规了哦,我们说好都不问的。”

          

        赵泽君看了她几秒钟,点点头,嗯了一声,坐下点了支烟。

          丁岚坐起身,从后面搂住赵泽君,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不是对你见外,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再说它于事无补,反而心里不好受,我不好受,我知道你听了你不好受。又不想骗你,所以干脆就不说了。”

          赵泽君反手在她脸上摸着,说:“不想说就不说,什么时候觉得想找个人说说了,我愿意听。”

          “我知道啦。上楼睡吧,明早我两看地去,下午晚上我都脱不开身。”说完,咕咚喝掉了杯子里的红酒,搂着赵泽君脖子痴痴地笑说:“我有点晕,你抱我上楼。”

          赵泽君正要发力抱她,一低头,看见桌上的红酒,脑海里猛地一亮,整个人愣住了。

          “怎么了?”

          “你等下。”赵泽君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吟片刻,拿起手机,播了一个电话。

          “喂,孙哥,还没睡吧。郭氏集团旗下的航运公司不是和你有合作嘛,麻烦你个事,帮我查一个人,郭氏集团旗下的香格里拉酒店集团的高管,叫丹尼尔。嗯,尽快吧,能今天晚上有结果最好,我要他的详细资料和本人照片,发到我邮箱。好,谢谢,我等你电话,辛苦。”

          挂了电话,对丁岚说:“天隆的孙总。”

          

        “你还是对丹尼尔不放心?”丁岚问。

          “说不好。”赵泽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11点了,也不知道老孙隔着一家公司,什么时候才能查到结果,对丁岚说:“你先睡吧,明天有结果了我再跟你说。”

          丁岚随手把头发重新盘在头顶,也打了个电话,“杨经理,你两份宵夜来我这里,清淡点。”

          挂了电话,对赵泽君笑笑:“酒会这种场合根本吃不饱,陪你吃点宵夜,一起等吧。”

          赵泽君心里微微一软,好像被什么东西被撩拨了一下。

          其实从上辈子开始,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阅历增加,赵泽君内心柔软敏感的点也越来越少,几乎不会被什么所感动,但有极个别敏感点,非但没有消失减弱,反而极大的增强了。

          这辈子,先是苏昀走进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刚才丁岚,似乎也在不经意中触碰到了他的敏感点。

          

        “好,一起等。”赵泽君说。

          没多久,门铃响起,丁岚开门,拎进来一个大食盒。

          两份老火清粥,四色的什锦咸菜,两笼蟹黄小笼包,一份水晶虾饺。

          还真是饿了,几下就吃了个精光,丁岚吃的少,就着咸菜只喝了半碗粥,一只虾饺,剩下的全进了老赵的肚皮。

          

        吃完没多久,赵泽君的电话就响了。

          作为公司高管,还是专门管业务拓展、对外合作的高管,丹尼尔的资料并不难查,天隆孙总已经让朋友把资料发到了赵泽君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