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我们都是为你好

第一百一十章 我们都是为你好

        接下来不长的时间里,夏语冰从台上的讲师嘴里,大概得知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公司’。

        ‘公司’采用五级三阶制度,最初进公司的人,是最低一级员工,要花16888买10份不存在的‘产品’,然后通过介绍下线,推销产品发展业务。

        当下线超过三个人之后,就能升一阶,从下线出获取提成……

        升级到第三级后,每个月就有好几万的固定工资……

        乍一听,这就是一份销售职业,按照讲师的介绍,晋级到一定程度之后,靠着从下线拿提成一年就有上百万收入。

        夏语冰却想起来了以前听她妈妈讲过,沿海地区有一种叫做‘传销’的非法活动,90年代盛行一时,害的很多人家破人亡,后来被国家取缔,一直在重拳打击。

        怎么看,眼前这个‘公司’都像是传销公司。

        有家族金融背景的夏语冰比同龄的学生,对传销这种非法活动更加敏感,认识更深。

        短短一个小时的全部课程,包括介绍公司‘经营’模式、鼓舞士气、喊口号,等听完这节课之后,夏语冰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陈德伟进了一家不折不扣的传销公司。‘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刚准备去拿装着手机的包,陈德伟已经抢先一步,把她的背包一把拽过去,抱在怀里。

        “走,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房间!”

        不由分说,拉着她上了复式二楼左边一间卧房,卧房门口贴着‘第四组’三个字。

        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却像大学宿舍一样,挤了两张上下双人床,窗户外面焊上了铁栏杆,窗台里晒着几件女士内衣,挂着毛巾。

        三个铺位都胡乱的堆着脏兮兮的被褥,空的那个上铺胡乱的堆放着两只脸盆和一些行李。

        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苏童、刘军。

        “正式介绍一下,苏童、刘军,都是我们一组的,以后我们四个人住这间房。”陈德伟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收拾着唯一一个空床位,说:“冰冰,我把我的下铺让你给,以后我住上铺。”

        “你们感情真好!”苏童羡慕说。

        “所以德伟和冰冰你们更要努力赚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刘军有些激动的说。

        夏语冰沉着脸,看了眼刘军和苏童。

        “这样,冰冰第一天来,我们先出去,给他们小两口留一些私密空间。”刘军拽了拽苏童,苏童笑道:“好,冰冰,你们聊。”

        说着,两人离开了房间,顺手带上了房门,却没走远,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上。

        夏语冰等这两个人一出去,立刻轻手轻脚的反锁上了门,用力拽了下陈德伟,压着嗓子小声说:“德伟,你上当了,这个公司是传销公司,是骗子!”

        陈德伟一愣,回过头来,只见夏语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冰冰,你别不开心,这里挤是挤了点,可是咱们这不是创业阶段嘛。你放心,只要我们努力,很快就能赚到钱。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买大房子。”

        说完,陈德伟自己为夏语冰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又补充说:“我们各睡各的,我向你保证,在升级到第三级老总,有足够的实力给你美好生活之前,绝对规规矩矩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明白没?”夏语冰急得汗都要出来了,拽着他小声说:“我说,这个公司是非法的,传销,传销你懂不懂?是骗子!”

        “怎么可能是骗子?!冰冰,你可别乱说。”

        夏语冰没想到陈德伟连传销是什么都没听说过,当然也有可能,陈德伟是听说过的,但已经被‘洗了脑’,深深的相信这是一条致富的康庄大道。

        “你想啊,正经公司,怎么会没有办公地点,这么多人挤在民房里?”夏语冰急促的问。

        “冰冰我告诉你,我们公司经济实力不容怀疑!”陈德伟正色说:“之所以在居民楼,就是为了让所有员工在一起相互鼓励,相互帮助。今天给我们讲课的讲师你看见了吧,金老师,我们的公司的创始人,人家创业不到两年,就已经是千万富翁,开奔驰,住别墅。我亲眼看到他的奔驰……”

        说着,透过窗户的栅栏朝下指,一脸羡慕的说:“喏,就是那辆,你看你看,一百多万呢!”

        见陈德伟这副狂热模样,夏语冰心里一凉。

        他已经被洗脑了,一时半会的,讲道理没有任何作用。

        “你把包还给我。”夏语冰一伸手。

        陈德伟警惕的朝后一缩,把夏语冰的书包藏在身后,“你要干嘛?”

        “你如果不相信这是骗子公司,我打电话……嗯……我打电话去工商局查询一下,有没有这家公司注册不就知道了。你不信我,总该相信政府吧。”

        夏语冰话到嘴边,把‘报警’换成了‘去工商局查询’。

        “冰冰,我知道你要干什么。”陈德伟还是把包藏在身后,语气却缓和了些,语重心长的劝说道:“我一开始来,也觉得不太对劲,也产生过怀疑,可是,当我放下戒备,敞开心扉,认真的去倾听老师的讲授,和大家分享我的一切,真正融入了这个大家庭之后,我发现我的担心绝对是多余的。世界上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贫穷,有的人却能香车宝马,就是因为人们被世俗的观念束缚住了手脚,不敢去挖掘自己的潜力……”

        “够了!”夏语冰打断了陈德伟的洗脑灌输,说:“我就问你一句,你跟不跟我走?”

        陈德伟果断的摇头:“冰冰,我是爱你的,我一定要赚到钱,向你证明我的能力!”

        夏语冰气得小脸发青,“好,你不走,我走。把包还给我!”

        “冰冰你别激动!”陈德伟连忙一把抓住夏语冰的手,紧紧的攥住。

        “你放手……放手……你弄疼我了……”

        陈德伟这才稍稍放松了点,却依旧拽着夏语冰的手不肯放,眼神炙热,说:“冰冰,金老师经常教导我们,真正爱一个人,就要让对方和你一起共同提高!不光我不走,你也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相信我,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你就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夏语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友,对方眼神中流露出的狂热,让她觉得没来由的一阵恐惧。

        “你松手!”夏语冰猛地一甩手,用力的挣脱开了陈德伟,拧开了房间门锁,冲出房间。

        刘军和苏童就站在门口,一左一右拦住了她。

        “你干吗?”

        “你要去哪?”

        “你们让开。”夏语冰咬着牙说。

        刘军看了后面跟上来的陈德伟一眼,陈德伟连忙又拉住夏语冰,说:“冰冰,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呢?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是啊是啊,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没人会害你的。”苏童‘挽住’了夏语冰的另外一只胳膊。

        “你放开我!”夏语冰用力的挣扎着,越是挣扎,苏童拉得越紧,陈德伟干脆把夏语冰拦腰给抱住了,朝房间里拽。

        楼上这么一闹,动静传到了楼下,刚才的‘金老师’带着几个男性学员上了楼。

        看到这局面,金老师脸一沉:“你们怎么回事?陈德伟,你放开她。她虽然是你女朋友,也是我们大家的亲人,不许你动粗!”

        “是,金老师我错了!”陈德伟立刻松开了手,点头认错。

        “冰冰啊,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和金老师说一说吗?”金老师扶了扶眼睛,语气和蔼的问。

        夏语冰心里害怕极了,硬撑着说:“没什么,我这次来是探望男朋友的,我有工作,不加入你们公司。现在我要回家,请你们让开。”

        金老师脸色微微一沉,不悦说:“难道这里不是你的家嘛?难道大家对你不好吗?你看,虽然第一次见面,可是刚才大家欢迎你的时候,那种发自肺腑的热情,你应该能察觉到吧?”

        “我再说一遍,我要回家。”

        金老师很自然的拉住夏语冰的手,另外一只手在夏语冰的手背上轻轻拍着,说:“冰冰啊,你可能对我们有所误解。”

        “你放尊重点!”夏语冰脸一沉,用力的抽回手。

        金老师眼睛一眯,扫了陈德伟一眼。

        陈德伟犹豫了一下,低声对夏语冰说:“冰冰,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金老师呢?金老师是我们的引路人,大家长!金老师是为了我们好,你这个大小姐脾气应该改一改,难道你在家也是这么对你爸爸说话?”

        听到‘爸爸’这两个字,夏语冰终于爆发了,狠狠一巴掌打在陈德伟脸上。

        “你放屁!”

        “你……”陈德伟捂着脸愣住了。

        一巴掌打出去,夏语冰的胆气壮了三分。

        陈德伟有句话其实没说错,夏语冰的确有大小姐脾气,因为她从小就是大小姐。

        虽然父亲常年不见面,但身份特殊,军衔颇高,是国家的烈士;母亲家族,在金融界有很深厚的背景;之后一直对她颇为照顾的王炎,更是在苏南省横着走的人物。

        夏语冰虽然不欺负别人,但也从没被人欺负过。

        她盯着金老师,语气强硬的说:“你们这是非法传销,非法拘禁!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放我走,后果自负!”

        “冰冰啊,看来你对我们的误解很深嘛。不过不要紧,很多兄弟姐妹一开始都不能理解我们,来日方长,你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就明白谁才是真正的亲人了。”

        金老师说着,向陈德伟和刘军使了个眼色,说:“你们一个寝室的,要照顾好冰冰,她人生地不熟,不要让她乱跑。”

        陈德伟和刘军会意,把夏语冰朝房间里拖。

        夏语冰眼睛通红,一点点的扭过头,绝望地看着陈德伟。

        陈德伟脸微微一红,但随即就挺胸说:“冰冰,你打了我,误会我,我都不怪你,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是真爱你,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