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读书人心太黑

第十七章 读书人心太黑

        12月是属于年轻人的一个月,平安夜,圣诞节,元旦接踵而至。

        老孔每天上课,第一句话必然是‘玩玩玩,现在玩一天,一辈子都完蛋!你们都给我把心收回来!’

        赵泽君有次跟夏语冰开玩笑,玩蛋,也是一种人生乐趣,可惜老孔一辈子都不会懂。

        夏语冰睁大眼睛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啐了一句‘臭流氓’!

        然后问赵泽君‘你平安夜怎么过?’

        赵泽君想了想,说去网吧。

        夏语冰盯着他看了几秒钟,风轻云淡的转身,丢下一句‘完蛋去吧你’,然后有三天没给赵泽君带早点。

        日子一天一天过,赵泽君知道自己吃夏语冰包子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一旦网吧证卖出价钱,赵泽君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天天吃夏语冰的包子,相反,还得正儿八经的感谢感谢人家。

        12月20号,学校忽然下通知,为了缓解高考压力,12月31号下午,高三六个班联合举行一场庆祝元旦的联欢会!

        “学校尽瞎搞,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联欢!到时候考不上大学,哭都哭不出来!”

        老孔黑着脸传达了通知,全班人表情精彩到了极点,想要笑又不敢,一个个都快憋出内伤。

        “想笑就笑,你们这些孩子,尽想着玩,当我不知道?!我跟你们打个招呼啊,六个班的联欢,每个班都要出节目,咱们一班不能落后了!有才艺的,踊跃报名,没才艺的,就组织大合唱!”

        全班死寂了一瞬间,然后爆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在老孔的淫威下,还真搞出来一个大合唱,没报节目的全部参加合唱。

        《歌唱祖国》。

        赵泽君本来是想参加合唱团的,可这个合唱曲目实在有点太路人甲,于是夏语冰要不要一起,来个双人对唱。

        “我跳探戈。”夏语冰仰着小脸说。

        上次问圣诞节怎么过的事把这位给得罪了,赵泽君笑嘻嘻的说:“其实吧,我也会点探戈……”

        夏语冰一脸‘你少骗我’的表情,高中生会跳探戈的绝对是凤毛麟角,要是赵泽君有这门本事,早就在学校里出名了。

        “会也没用,说迟了,我舞伴是专业的。”小姑娘故意挺了挺胸,昂着头有一次风轻云淡的走了。

        “专业跳舞的男人都是牛郎!”赵泽君很恶意的想。

        不参加节目也好,节省了不少业余时间,赵泽君放学有空就会去大象的暴风网吧转一圈。

        十二月,网吧开了暖气,生意更火了,连赵泽君这样的常客去都要等位子。

        有次在等位子,和大象闲聊,不经意的说起网吧证,赵泽君透露了点风,说自己有个朋友手里有证,想转让,问大象有没有兴趣。

        大象果然有兴趣,问多少钱。

        赵泽君没直说,笑着问大象哥你觉得多少钱合适。

        大象是个精明人,见赵泽君这副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七八成。

        给赵泽君递了根中华,压低声音说:“兄弟,要是别人,我给五千,你手头有证的话,我再加一千。六千块钱,不低了。”

        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六千块钱绝对不低,这一系列证件办下来,明面上花销不超过两百块,就算有些额外支出,也就是一顿饭,两条烟的事情。大象的情况比较特殊,可真豁出去,舍得花钱也未必就办不下来。

        不过十天之后,这个价格连一根网吧毛都买不到。

        做人坦诚点是有好处的,那天和于今聊天,自己坦白了一些事情,于今话里话外,也暗示了一些内幕。

        上辈子的先知,加上于今暗示的内幕,都说明网吧整顿势所必行,近在眼前。

        确认了大象的确有购买网吧证的意愿,赵泽君就没在网吧继续等,转身走人。

        刚出门,大象就从后面追出来了。

        “兄弟,你手上真有证?”大象有些疑惑,赵泽君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手头怎么可能有网吧证件转让。

        难道是他家里的,或者亲戚朋友的?

        三证在手,赵泽君现在反而不着急,笑呵呵的说:“大象哥,你要说六千,那肯定没有。”

        “那你说多少!”大象问。

        赵泽君没说话,笑眯眯的望着马路对面。

        大象那辆红色的桑塔纳2000就停在马路牙子上,拉风的一塌糊涂。

        市价中配15万,这辆车开了一年多,折价下来,怎么着也得12万朝上。

        大象脸色变了,板着脸说:“兄弟,你手头要是真有证愿意转让,诚心开个价,哥哥还能陪你聊聊。你这是什么意思,逗我玩呢?”

        “大象哥,我听说,市里马上要停办网吧证了。”赵泽君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的说。

        “你从哪听说的?不可能!”

        大象一点儿都不相信,反而说:“兄弟,你别跟老哥来这一套,我是开网吧的,行情我比你清楚,全市那么多网吧都没证,每天还有不少家新开,停办网吧证,这些人还活不活了?这样,一口价,八千。”

        “八千我倒是愿意,可我朋友不愿意啊。”赵泽君故意压低了声音,对大象说:“大象哥,我朋友还向我透露了个内幕消息,不仅要停办网吧证,市里还要开展一系列大检查,整顿无证网吧。到时候,暴风要是给停业了,损失多少,你比我清楚吧。”

        “朋友?你那朋友到底是干什么的?”大象疑惑问。

        “大象哥,你要买就买,不买拉倒,管我朋友是干什么的呢。”赵泽君说。

        赵泽君越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大象反而不相信。

        大脑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先跑来向兜售网吧证,然后又说市里要停办证件,整顿网吧市场,问他所谓的‘朋友’是谁,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摆明了是想抬高网吧证价格。

        “小赵,你真把哥当小孩呢。”大象不悦道。

        “大象哥,反正我话说到,你不信就算了。”说完,转身就走。

        赵泽君走了,大象回想刚才的经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网吧证虽然还没有停办,可的确越来越难办了,他这个月前后跑了三几次文化局,以前去,人家还接待,告诉他需要哪些手续,现在根本不搭理,就冷冰冰一句:年底局里事情多,节后再说。

        也许赵泽君真的有什么内幕消息?

        朋友?嗯,常跟赵泽君一起来的,有姜萱,还有个戴眼镜的小瘦子,好像姓于。

        姜萱是个混混,打架站场面可以,政策方面的事不可能有内幕;倒是那个小瘦子,出手阔绰,一身名牌,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说不定家里是当官的。

        难道说,那个小瘦子和赵泽君透了风声?或者干脆,就是那个小瘦子家里的证?

        大象坐在吧台后面想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

        “妈的,这些读书人看着斯斯文文的,心太黑了,不就是一个证嘛,想要我十几万,做梦呢吧!算逑,就算真有风吹草动,我花个两三万块钱送礼请吃饭,各方人马还不是照样摆平!”